橘梨纱下马了吗

      炽 一旁,小兰道:你们这说的都什么跟什么啊。

      闻言,药不理尴尬一笑道:没什么,现在뛸就等阿文了。

      桪 小兰……䔎。

      ꁶ 片刻后,一楼大门被推开,阿文走了进来,左右一看,愕然发现药不理在左边自己롔的房间中看图纸,阿武和小兰居然在煮东西吃,这热气翻滚的样子,都要传㴤递到楼梯间了。

      似乎是发现퉽有人进来,ᱩ药不理放下图纸走了过ヘ来,发现是阿文,道:药带来了吧。

      阿文螂急忙쨝点头道:带来了,带来了,现在要怎么做。

      药不簔理无奈道:把药给我啊。

      瀼啊!哦。阿文闻言很是尴尬的反应过来。

      ᾖ拿着药包,药不理又检查了一遍,发现东西没ᆫ错ꇞ,道:随我来。

      㱔 看到药不理带着药包进来,小兰担心뎻的道:药郎中,现在可以了吗,⿑别真煮坏了少爷啊。

      阿文闻言,一脸惊愕的道:原来你们硼在煮大少爷啊,你们怎么下的去手。

      䈔 阿武붫道:我可是全听药郎中安排的,他怎么说,我瀓就怎么做,等会味道不好,你们可要给我作证。

      药不理看不下去了,道:去去去,你们是巴不得他死是吧ㇲ。

      小兰急道:哎呀你们别吵了,药郎中快说吧,下一步该怎么做。

      卶 药不理闻言,랼不跟他们一般见识,道:你们两个把木桶稍微抬起来点,我放点佐料,啊呸,放点药材쪾。

      闻言,阿武自告奋勇的起身道:我来。

      说着,马步一扎,运气调节,双手用力甩动几次招式后,双手环抱木桶ꬨ两侧桶壁,口中大㚨喝:起!

      顿时,阿武一身青筋凸起,脸部充血,将木桶缓缓的ꌤ抬了起来,足有十公分高。

      见机,牷药不理赶紧将药包中的一份药材仍进锅里,道:好了,放下来,大火烧一刻钟转小火。

      闻言,阿武又轻轻的爐将木桶放下下,全程孔没有人萱木桶倾斜过,更没有晃动过,紧接着괛便开始添加木材。

      这时,药不理接着小凳子的力,爬上灶台,将剩余的两份药材全部倒进木桶中,跟着苦竹一块煮丱。

      做完这些,药不理下了灶台,拍拍手道:记住了,从现在开始,懟你们要注意木桶中水的颜色,每次水质全部变成黑色又没有沉淀的时候,你们要就换一쑽次水,而且是要热水,换完三次后,如果水质不再浑곘浊,就表示可以䒿了,反之继续。

      小兰道:好的,我记住了,药师傅还有什么要交代吗。

      药不理闻言,想了想,才道:别的到是没有了,就是肚子有点饿了。

       小兰笑道:好的,没问题,安排。

      药不理笑道:哈哈,准뾽备好记得叫我,我在书房。

      小兰道:放心吧,罇药郎中慢走。

      ⲽ 当筅药郎中上楼后,小兰道:你们两个可以啊똦,搞出这么大的乱子。

      阿文尴尬道:这也不能怪我们啊,每天晚上我们都不敢出现在他面前,真有什么,我们自然什么都不知道咯。

      小兰叹道:哎!罢觺了罢了,你多注意一下水的颜色,我去做饭了。

      ⵖ阿文拍着胸膛道: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 鐯

      ……

      一顿收拾后,小兰在用着苦竹旁边的另一口锅做菜,正煎着豆腐,无意间看了苦竹的木엌桶一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好气又好笑的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啊,把他放这里。

      阿文抢先道:这可不关我的事,我完全不知情。

      阿武道:药郎中说要煮,我就想到厨房了啊,不然我们要去外面用酒缸来煮吗쀓。

      小兰有些哭笑不得的道:不是还有小火炉加小缸吗,鼎也可以啊,干⸁嘛一定要用厨房的锅。 唦

      闻言,阿武反应过来,一拍脑门道:哎呀,我忘记了,最近看大少爷煮酒煮多了,脑子不好使。

      ඙说到酒,小兰来了兴趣,问道:这段时间少爷有新品出来吗?

      拶 鈓 阿武闻言,面带激动道:有!而且还不只一种,瓶饰颜色哏都非常好看,我们跟大少爷讨要一瓶,大少爷不答应,说这是女孩子喝的,你一个ೡ大老爷们馋什么馋。

      小兰闻言,眼底冒星星道:覶真的非常好看吗?放在哪里。

      阿武道:㩒就放在有水池的那个山洞角落里,不过被大少爷下了命令,谁뼀都礚不能碰,我们也只好悻悻收回心思了。

      小兰听到这话,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不在焉㉽的炒着菜。

      ……

      켦饭桌上,四人一块入座,药不理吃了一口土豆泥,惊喜的称赞功道:哇読哦,没想到小兰ɭ的厨艺竟然級这么好,这夫人身⋵边的红人就是磑不一样,我们几个可⛶是沾光了啊。

      ᆸ小兰不好意思的道:哎퉓呀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小锅菜味道浓ꈀ一点而已啦。嗷

      药不理认真道:这可不是客捵套话,小兰姑娘温柔쪤贤惠,美貌能干,心灵手巧的,难怪能得夫人如此宠爱。

       媂 小兰看着药不理,无奈道:好了啦,有軧现成的大锅饭不吃,偏偏要我做,是有什么事吧。

      렄 闻言,药不理有些尴尬道:潥我就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小兰肯定的点点깼头道:是!

      ꚺ 药不理无奈道:好吧,我承认,有件事想ㄊ请你帮忙。

      小兰道:说吧。

      药不理道:你跟大少爷的关系好,又是夫人ꊵ身边的红人,说话的份量应昜该比我大了,我想请你帮忙劝劝大少爷,让他料跟我学医。

      学医?小兰闻言,有些愕然的道。

      药不理道㵱:是啊,我看了他的酒方,和他画的图ꤱ,用药理的方式创造出了酒方,不ጀ过我观쬓这副酒方还有很大的改造空间,我也老了,想将毕生所学找一个传쐖人传承下去調,출他有这么好的㲁药理天赋,我不想浪费这个人才。

      小兰听着听着,摇嘊头道:这恐怕不行,少爷他对酿酒有特殊的情怀,不会轻易转投其他路的。

      药不理嗨道:所以我想请你帮忙啊,不过你也不用先忙着拒绝,我观他的ී图和酒方的思路,忽然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闻言,小兰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办法?

       药不理道:那就是把药当酒酿,只需稍微改造一番就可成。

      小兰闻言一脸的不信,道:酒是酒,药是药,怎可沦为一谈᳝呢。

      药不理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说了你也不懂,你只要帮我把枡这个作为突破口劝他,就成긠了。

      想了想,小兰道:这样吧,你也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ꝇ帮你这个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