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视频免费网站

      沿着山坡向下,来到了村长彭世月的小木屋。

      彭村长不在,连洞府都已经被填死。

      “莫非辟谷已经结种枯萎?”

      这不无可能,这里的精气毕竟不是很充足,已经栽种了三年有余,辟谷提早死亡也很正常,至于能不能结种就不得而知。

      朱天赐取了曾经合伙人的一套干净衣服换上,有点宽大,但他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荆棘挂破了两个小口,不能穿出去见人。

      村里的居民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仍然在努力地耕种。

      将裤腿扎住,朱天赐向谷外行去。

      经过另外一个村子的时候,依然没有异常,他提起的心慢慢放下。

      到达清源镇,天色已晚,依然住进清源客栈,让店小二替他代购了两身衣服和一匹快马,晚上冲了个澡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就驱马奔向盟城。

      与以往不同的是,天上不断地有人飞来飞去,气氛有些异常。

      中午之前,朱天赐就到达盟城,却不进城,直接南下,沿着大道向远去行去。

      这几年,他对四大联盟略有些了解,丹清门在西,符金门在东,仙剑派在北,玄天派在南。

      朱天赐并不是想去玄天派报信,而是因为南面一马平川,便于行路,而且仙剑派也死了人,符金门也知道追云帕的事,只有玄天派并无干系,在玄天派的地盘更安全一些。

      他也不是想在玄天派的地界长驻,而是想离开四大门派联盟,邪派显然谋划了很长时间,现在已经对四大门派动手,四大门派已经是是非之地,还是离开为妙。

      修炼界并不只有四大门派,甚至四大门派联盟只是几个小门派相互依存,在修炼界根本排不上号。

      朱天赐想到更广阔的天地去寻找长生的途径。

      上一世他只活到十八岁,既然这一世有希望长生,为什么不努力呢。

      天黑前,朱天赐来到了玄天派的一个大城,天北城。

      玄天派的地界比丹清门大得多,天北城仍然处于玄天派的北测,到玄天派的主城玄天城至少还有数日的路程。

      “简直像一个中等国家。”

      进天北城虽然不需要交费,却需要登记身份,朱天赐以丹清派外门弟子李山的名字进行登记,反正丹清门对外门弟子管理松懈,连他们自己可能都不清楚有多少外门弟子。

      朱天赐原本以为已经脱离危险,不会再有麻烦,但第二天一早,推开客栈房门,他就看到一个熟人,显然是在等他。

      彭世月!

      这个彭村长倒真是个怪人,拿了他一件衣服,居然追到这里来。

      “村长,你不在村里种植,来这里作什么?”

      彭世月笑道:“咱们也是老朋友了,我能不能进去说?”

      “进来吧。”朱天赐回到床边坐下,房间里倒有两把椅子,但他不想离这个琢磨不定的家伙太近。

      彭世月跟进来,将门掩好。

      “你请坐。”

      彭世月不客气地坐在椅子上,赞道:“你长高了不少,连我的衣服都能穿了。”

      “靠,真是来算帐的,抠门!”朱天赐伸向怀里。

      彭世月伸手阻止他:“不,为件衣服我还不够路费呢,我找你另有别的事。”

      “什么事?”

      “听说你能炼制丹药?”

      “刚刚能炼,还不太熟练。”朱天赐疑惑在道:“你消息这么灵通?或者满大街都知道了?”

      彭世月呵呵一笑:“我两年我一直在关注你,买你的消息也花不了多少钱。”

      “草,我都没有隐私了!”朱天赐不耐烦地道:“说吧,找我究竟什么事?”

      “我想找你合作。”

      “合作什么?”

      “炼丹。”

      “我自己都能炼,为什么要跟你合作?”朱天赐摇头:“我想吃独食!”

      彭世月笑道:“我知道你仅能炼制补气丹,我能给你提供精元丹的正宗炼丹术。”

      “丹清门的精元丹?”朱天赐有些心动,“你为什么不自己炼制?”

      彭世月摊摊:“我没有炼丹资质。”

      “你不是能炼辟谷丹么?”

      “那不一样。”

      朱天赐想了想,正品补气丹价值二十精石,而正品精元丹却能卖一百精石,还供不应求,成本却比补气丹高不了多少,绝对是暴利,另外,正宗的炼丹术他根本没有渠道购置,更不要说丹清门的精元丹。

      他确实心动了,不说丹药赚不赚钱,学会了精元丹的正宗炼丹术却是他自己的,是用精石买不来的。

      他问道:“怎么个合作法?”

      “你只管炼丹,其他的都交给我,等我把买炼丹术的钱挣回来,剩下的两人平分。”

      “多少钱?”朱天赐很好奇。

      “五万精石。”

      “靠!”朱天赐笑骂:“这么死贵!你哪儿来这么多钱?”

      “这几年我也赚了一些钱,但不如你赚的多,不过,我可以赊帐,所以还要还一些利息。”

      “你对我这么有信心,能炼出好丹药来?”

      “当然,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合作,我很看好你。”

      “可以合作。”朱天赐说道:“不过,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在哪儿炼丹?”

      如果回盟城,他宁可走掉。

      “龙涎山,那里最安全,离玄天城近,丹药也好卖。”

      “成交!”

      这买卖不干就是傻子。

      只是需要防着这位合伙人再度起什么异心,不过,等帮彭世月赚回五万精石的购置款,他随时可以终止合作,不会等到精石足够多到引起同伙的贪心。

      “好,我在玄天城等你。”

      “你不跟我一起走?”

      “我还要买炼丹术呢,你不同意合作我哪敢先买到手。”

      “好吧。”

      当天,朱天赐以极低的价格将马匹处理给客栈,然后租了一辆马车,不紧不慢地向玄天城进发。

      马车的好处便是让别人看不到,进入玄天派地界,行人越来越多,在马上修炼太招眼,不如在马车之中,何况他已经不用急着赶路。

      他着重练习驱物术。

      闪电术倒是快,但威力实在太弱,对于低手或许还行,对于高手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

      驱物术只要练习得足够熟练,仅一枚精石亦可伤敌,何况他的大把的精石。

      他锻炼的是驱使精石的速度和精度。

      速度是力量的源泉,是战力的基础,而精度则是取得实战效果的保证。

      练习次数多了,朱天赐发现,他两次解读同样的控物术并非完全没有用处,作用是在一些精微之处,两枚玉简似乎完全一样,其实在某些细节上还是有少许的差距,尤其是上面蕴含的经验,这些少量的不同却在他熟悉驱物术之后,在精确控制上有不小的帮助。

      原来还可以这样。

      只要手头允许,以后再买法术时,可以多买几枚同样的。

      从玄北到玄天城坐车走了四天才到,朱天赐原本还想着如何找到彭世月,哪成想这位神秘的村长就在城门外迎接他。

      马车进城要检查身份和有没有违禁品,主要是军弩等利器,以及有案底的人员,为的是维护玄天城普通人的治安。

      朱天赐打发马车回程,与彭世月一起进城。

      玄天城是玄天派第一大城,却并非玄天派驻地,驻地在城东百里的龙涎山中。

      彭世月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已经给你办了新身份,名字就是你自己起的李山,却是玄天派的外门弟子。”

      “啊,这也能改?”

      “只要有钱,这不算什么。”

      果然钱能通神。

      “今天咱们就住在客栈里。”彭世月说道:“明天,给你配一个助手。”

      “助手?”

      “只你一个人效率太低,我找人帮你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比如预先配置灵草,补充炭火,收集丹药,另外,照顾你的生活。”彭世月笑了笑,似乎带着某种深长的意味。

      朱天赐感觉不对:“不会是女的吧。”

      彭世月呵呵:“当然是女的,必须是女的,成天对着一个男人,你会上火。”

      朱天赐就有些为难,炼丹的时候,因为炎热,所以穿得很少,在女人面前就会很不雅,何况女人也会热。

      “算了吧,我自己能行。”

      “不行!”彭世月很坚决:“我投入这么大一笔,要尽快赚回来,追加点投入不成问题。”

      “投入?”朱天赐问:“你是说工钱吗?这样又赃又累又尴尬的活儿,会有人愿意?”

      “没问题,明天你就知道了。”

      当夜,沐浴之后,朱天赐取出彭世月给他的玉简,为了安全,彭世月就住在隔壁,上楼时刚交给他。

      玉简并没有异常,与其他的玉简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朱天赐放在面前,发动灵眼。

      玉简慢慢地破碎,散成一堆粉尘。

      朱天赐闭上眼,一动不动,慢慢地阅读刚刚得到的内容。

      精元丹比补气丹要复杂得多,更严格的温度控制,灵草用量更精细,时机掌握得更精密,更重要的是,多了一味灵草,控制的难度成几何倍数增长,尤其是在结丹的时候,不仅要保护精气不至于散失,还要保证三种灵草间的微妙平衡。

      对朱天赐来说,技术再复杂,只要按步细分,也没什么太大的难处,正宗练丹术最重要的不是技术,而是封存在里面的经验。

      朱天赐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幻境,进行着实际的炼丹操作,从淬炼灵草,到将灵草精华汇集,三种精华相互揉合,然后结成一团稳定的精气团,最后将精气团分割凝聚成一粒粒的丹药。

      这些都是添加到他脑海里的记忆。

      这是修炼界用法术来进行的高科技知识灌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