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吸天天舔

      爷孙二人跟着孙译来到他家,윯他家离孙海东家不远,相距只有百多米的距离。

      还没走到孙◁译的家,就已经听到有人在悲痛的大哭,这应苵该是␶孙译的母亲和他媳妇的哭声。

      孙译家围了不少街坊邻居,全是好奇他们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看到客厅里羫摆放着一具盖了白布的尸体时,众人才知道孙译家竟然发生了白事。

      “不会吧,老庠程早上还跟我一起下地来着,怎么转眼间뗙人就没了?”

      有人惊呼,甚至感到不可思议。

      “请让让좮。”

      爷孙二人排开众人来到了客厅,孙东海退散了围拢而来的人群后,这才揭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白侻布᣹。

      “嘶!”

      当白布揭开,一具长满血泡的尸体暴露出来,孙飞顿时倒抽口冷气。

      死人他见过,因为大爷爷经常帮人看风܀水,做白事,少不了与死人接触。

      所以他见过不少死人,但是像孙译৳父亲这样面目吓人的尸体,他还是头一次臘见到。

      孙译的父亲名叫孙찔程,今年五十二岁,在村里是一个老实巴交的갂人,他生前憨厚耿直,面慈心善,死后的样子竟会如此骇人悚然。

      身上的血泡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一颗颗黄色脓包,且破裂流露了出来,散发出一股恶心的腥臭味,鲜血与䀝黄脓的混合就像一张贽皮活生生从其身上剥了下来。

      “我的天呐,快别看了。”

      靠得较近的人被这一幕吓得连往后退,并拦下了身边的小孩,将他们推了出去以免受到惊吓。

      “孙老太爷,他这是怎么了?”

      不少人被这恐ᕤ怖的画面惊到,强忍着恶谙心的冲动,询问身边面낿色如常的孙海ꨨ东。

      ࣏孙海东哪会看什么风水卦象,这些只是他用来忽悠人的手段,但多年下来的习惯,已经让村民们潜移默化的认为,孙海东是真有这方面觏本事的人。

      祆 “我暂时没看出什么。”

      孙海东看了许久才摇头,然后将白布盖上,一脸沉重的坐到一旁矮凳上,望着地上死了许久的尸体,沉默不语。

      ⇗“让他们都回去吧,我有些话想要私下问问你们。”沉吟片刻,孙海东让孙译汵一忰家屏退众人ꑠ。

      “节哀!”

      팱 见状,村民们也不蔇好多说什么,安慰了几澄句㈖便带ࠥ着自己的家人纷纷离去。

      “孙飞你过来。”

      众人走后,孙海东对着孙飞招手道。

      “哦,来了。”孙飞正在帮忙整理杂乱的家具,听到大爷爷喊他,便放下了手上的杂活。

      “大爷爷。”

      돖 孙飞来到了孙海东的身边,痂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脨刻的大爷爷面容严峻,目光犀利,丝毫没有残烛老人的暮气。

      可能是因为当룉下的气氛沉重,让孙飞有了一种错觉。

      “孙飞,从这一刻开始,你必须仔细留意大爷爷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做了什么,问了什么,你都要去动脑子思考,大爷爷为什么会这么问,又为什么뭞会这么做。”

      挬“现在不懂没关系,等事后结果出来后,你再重新复盘下我今天所做的这一切。”孙海东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甚匿至连孙飞的小名都不叫了。

      “额,我知道了大爷爷。”

      袳 孙飞愣了一下,他从未见过大爷爷这么ꀳ严肃的样子,心里突然쾮有了一种不祥的预鱑感,总感觉有事将要发生,而且与孙译父亲的死脱不了干系。

      村民驱散后,孙海东把孙译一家三口喊到身边,道:“我且问你们,孙程今天一天可有什么잠异常举动没有?”

      榺 孙译一家人彼此互望了一眼,思索了片刻都摇了摇头,孙译的母亲张玲,道:“ܡ老程今早务农回来和往日一样,并没有什么异둇常举动,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就多了几口米酒,可也不至于喝死了吧。囈”

      孙飞见大爷爷听得无比认真,听完后就陷入了沉思,随即又问道:“饭菜你们都有动过?包括易他喝的酒。”

      “饭菜我们都吃过了,米酒我儿子和老程都喝了一碗,就我跟儿媳妇没喝。”땡张玲道実。

      孙海东皱着花白的眉头,一脸的思索之色,嘴里细の语:“不是饭菜也不是酒,问题莫非出在电视机上?如果是务农,死的就不是一个人这么简单了。⇺”鰘

      看着大爷爷自言自ᕎ语,孙飞满脑子问好,崟不知所云。

      “孙程平时看电视的时候是只看一个频道,还是随机看频道?”

      “这个没有固定,老爷子有的时候看新闻就能看半个小时,有的时候也会看괙其它鍕频道。”孙译答道。

      蕝 “没有固定频道。莞”孙海东手指敲打着桌台道:“孙程看电视的时候,有谁和他待在一起?”

      “饭后我陪老程看了一会儿电视剧,我看了差不多十几分钟就出去喂鸡食了。”张玲道。  

      “孙程死前都有人陪在身边,张玲出去喂鸡食的时候,孙程必然做了些什么举动,才招来了杀身之祸。”

      孙海东沉吟,一番询问下来,居鴙然没有丝毫옡收获,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你们在这㱼等着,我进去ﰛ看下。”

      孙海东走进房间,ⶕ房内空间很小,大概二十多平的样子,且有点昏暗,正门右侧方向摆着一台老式电视㫾机放在支架上。

      孙海东打开电视,坐在床头边上的靠椅上,这是孙程死生前㸮经常坐的椅子,手里遥控不断的变更频道。

      门口,孙飞等人看的一阵莫名其妙,不懂大爷爷这是在干嘛。

      孙译等人虽然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出声打扰,孙海东毕竟是村쓐里最老的一痜辈人,且又懂风水卦象的本事,这么做定然是与风水有关。餢

      䂑半个小时后,孙海东关了电视机,从房间里出来。

      硺“按正常习俗安葬吧,你爹应该是被毒虫咬死的,毒素在他体内里肆意破坏,禑导致身体长出诸多血泡샳。”孙海妩东说完,便带着孙飞离开了孙译家。

      ꇸ回去的路上,孙飞脑海里不断重复大爷爷刚才的一举一动和一言一行,实在想不出什么结论。 

      孙译父亲的死,难道真是被毒虫咬死的吗?

      孙飞怎么鲣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可又找不出䖌别的原因。

      蚚 “小飞,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孙海东突然问道。

      “大爷爷的意思,这是闹鬼了?”

      孙飞愣了下,莫非大爷爷觉得这件事不是意外,而是有鬼在作祟?

      这怎么可能,如今科学这么发达,鬼神之说早被科学给推翻了。

      孙飞心里虽说不࿤信,但想到大爷爷一百多岁的人了,他那个时期的뎀人,思想还是比⊀较封建迷信的。

      更何况大爷炄爷搞了十几年的风水卦象,思想不免受到影响。

      “他没嗰见过又岂会相信,是我太心急了。”

      见孙飞一脸的不信,孙海东只是½笑笑,沉趏默了片刻,又道:“不管你现在信不信,但是我今天的所作所为幂你必须牢记,还有,从现在开始你别离我太远。”

      “知道了,大爷爷。”孙飞点头,胓他请假回来本来就打算一直陪在大爷爷身边。⩫

      蹐回到家里,大爷爷进了房间,说是找什么东西。

      没多久,大爷爷东翻西找,终于从一件破旧的衬ꃧ衫上,摘下一枚扣子丢了过来。

      “这枚扣子你放在身上别弄丢了,我就剩这么一个了。”똞

      孙飞拿起灰色扣子看了又看,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放在춎手里的时候出奇的冰凉。

      扣子似胶似铝,手工粗糙且老旧,具有一定年代感,只是看不出是什么质料做的。

      ㏴这种冰凉的感觉⊚让孙飞颇感诧异,不过他也没多想什么,或许只是扣子的材质比较特殊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