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

      天边浮现一抹鱼肚白。

      呱……呱……

       几只黑色雀形䳣目鸦科生物发出沙哑叫声,扑棱翅膀飞向远处矮树。݋

      夏季왗晨风微凉,郁郁葱葱的野草倒向风吹过的方向,空气中飘荡的草木清픡香,ꟙ如果没有那一抹血腥味,这是个非常恬静的清晨。

      一面褐色土坡上狼籍不堪,散落着金属碎片和断裂的木质残片,还有……人,一动不屜动的人,在医学上被称为尸体。

      溪 梁墨躺在人群,噢不,十多具尸体之间,感受到凉风吹拂,他眼皮轻轻颤动,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微微睁㪻开双眼。 㖙 綾

      뒀沉重的眼皮缓缓抬起,淡蓝色的眼眸中充满了迷惑,三个月前花八千多统配的电崳脑不见了,前任女友送的仙人掌盆栽不见了,喝光的肥宅快乐水易拉罐也ቐ不见了……

      “天好蓝啊……”

      ᛄ迷糊之中的梁墨仰面朝上,看着锦缎一般的蓝色天疂空,心中感慨,可随即他察觉到不对劲。

      “天……裣好蓝?怎么会看到天,哪里来的天……我记得我回到家里了,ꛦ怎么䃻可能……嵓”

      隫消失的不止电脑可乐,还有졪天花板吗?这不对⯪劲!

      梁墨常年租住在地下室,除非整栋楼都飞꽽了,不然他不可能躺在家里看到天空。

      “这是哪里?”

      深深瓡的吸了一口气,梁墨发现身体不怎么受控制,他转动僵硬的脖颈,看到三十厘米远的地方,也就是触手可及的位置,一名西方面孔的男人与他面对面躺倒在地。

      男子头戴劣质头盔阻,身上穿着同样劣质的盔甲,胸甲中央印凈着两柄歪歪扭扭的斧头,脸上涂抹着血浆,一副惨死的模Ի样…歂…

      “影视拍摄财基地?道具真够简陋,演员演技还行,和真的死了一样,啊……疼……”

      梁墨以为在拍电影,那些头盔、盔甲大概是道具,和自己躺在一起这群人则在饰演战死的西方中世纪士兵,可为料什么会从地下室穿越到影视城?

      没欹有容他继续胡思乱想,一㬪阵剧烈的疼痛遍布梁ꐨ墨全身᥹。

      “啊……沃日,真尼玛疼!!!”

      Ს梁墨大喊,身子不自觉的抽搐,响起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

      ﮭ⧑ 紧接着,梁墨像一条被菜刀砸昏蹳的草鱼,僵直身子一动腵不动,他发现自己说话发音十分古怪,绝非天朝语言,但却能说会听。

      䑰凉爽的清晨,梁墨额头上汗珠滚动,一切的一切让他明白发生不得了的大事ఁ了。

      梁墨勉强转动脖子看向四周,环顾一圈,除了土坡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多名同样穿着劣质道具的人,并没有汙看到任ꐙ何有关电影拍摄的设备和片场人员……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梁墨转身抬霏手摸到“触手Ի可及”那名“演员”的脸上。

      真实却没有温度且失去弹性的皮肤,在他触碰下,对方嘴角缓缓流出血液,不再鲜艳,色泽发暗。

      “死人……真的死了……我……我这……这是穿越了?!”

      既肯定又疑惑的语气。

      肯定是在肯定穿越的既定事实,疑惑是疑惑自己凭什么就会赶上这个时髦,С成为穿越大军的ퟄ一员。

      回想自己睡着,或者说昏迷之前,梁墨清楚记得,晚上终于忙完工作之后,在朋友的催促下,火急火燎谎登陆山口山怀旧服(没玩过不듲影响阅读),准备参加团队活动。

      然而就在他登陆游戏读蓝条(加载进度条)的嚕时候,心ꃗ口一阵强烈的刺痛让他十分不适,心跳变得极度紊乱。

      心脏不舒服的情况嶡早就不ⵗ是第一次,쯰长期熬夜让他身体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但从튒来都没有哪一次像这次这样难受,看着还没有读完的进度条,梁墨双目一黑,身子往后靠倒,昏了过去。

      “真的穿越了……”

      梁墨再次确认痎身边ှ的情况,语气之中已덈经没了㒴疑惑,只剩下肯定。

      强烈的疼痛让梁墨始终保持着清醒,接䀜受过现代网络文学洗礼的他,对于穿越这种事情有极高的适应性。

      關 “穿越就穿越璶吧,穿个好点的环境不行吗,现栫在这……”

      梁墨想起自己看过的小说,有ᬙ穿越成古代王爷醉卧美人膝的,有穿越成废……天才,通过修炼之后执掌天下权的,自己现在这个环境叫怎么回事?

      躺在土坡上,梁墨轻轻晃了晃头,完全不在意身旁甪的死尸,还有什么比自己都快要死了更让人害怕的吗?

      丆生死不过一刀的疤,不可怕,自己要死才可怕……

      让自己活下去是最要紧的,梁墨用力思考,他要搞清楚当下ᣥ的状况,可惜只有非常零碎的前身记忆涌上心头。

      쀏 “奥古斯·格里芬?”

      合 梤 “我穿越成了洋鬼子……”

      继续回忆,梁墨发现他能从前身那里获得的记忆少得可怜,就连最基本的时间地点人物都搞不全,就知道自己现在这个躯体龙以前叫奥古斯·格里芬,似乎是一名什么男爵,约莫十九、二十岁,住在城堡。

      “看样子是西方古代没跑了,不清楚是什么时期……”

      梁墨嘀咕了一句,正要挣扎坐起身,忽然脑海之中有动静!

      一面颇具西方古典气息的转盘凭空浮现在他意识之中띲,古铜色的盘面均匀镶嵌着珠宝,通体闪烁莹莹光泽,显得庄严、神秘。

      “㳵来了,来了,它来了……”

      梁墨知道这动静意味着什么,系统小老弟粉末登场,穿越人士必备装逼……不是,必备发展道具!

      没有信息交流,没有语音提示,转盘被划分成数个格子,훜每个格子里有一枚图标,或法杖、或冒着光芒的锤붫头、两把带着毒液的匕首等等。

      对于这些图标,梁墨丝毫不陌生,每个图标都代悥表着山᭴口山뮇游戏中一个职业。

      “这是……让我选职⽛业?”

      梁墨淡蓝色的眼睛终于有了光泽,系统的出现让他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做黑暗之中的曙光,绝望之中的希望,系统都有了,肯定不会太快领盒饭。

      ꤖ 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梁墨充满期待,连身上的疼痛似乎都消退了一点。

      “选什么职业好呢౰,这可真有点为难……”

      梁墨心中纠结,他对山口늉山这款游戏帐中每个职业都有一定了解。

      只不过玩游戏可以创建N个小켉号,把每个职业都体验一遍,现实可没办法建小号,接下来的窻选择将影响自己諲在异界的未来,甚至说决定人生走向,容不得草率。

      “想想,想想……战士不错,这个世界好像十分崇尚武力,狂暴战天下无敌!”

      “萨满祭司也行,黑旋风打得对方叫霸霸!”

      “德鲁伊,唔……”

      妗 “法师…㦲…”

      梁墨还在斟酌,转盘兀自转动了起来,一颗散发着蓝紫色光芒的珠子在转盘上欢快的跳动,光芒闪动。

      等到㳇梁墨发现转盘根本不受他意志所控制时,蓝紫色光珠完成了最后一次跳跃,精准无比的落在了代表法师的法杖那一栏。

      “造孽啊……”羀

      从冥思之中回过神的梁墨一声哀嚎,游蟥戏之中他玩法师的技术可以用一句老话形容----菜的抠脚。 䚹

      슍 “太草率了吧……还没说开始啊喂,重新来,我不要当法师!”

      完全不賗理会梁墨的抱怨,一道淡淡蓝光탳将他包裹,转瞬即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