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最刺激的裸舞歌舞团

      ܋“好了。”莱默后退几步,“法术是按照你的想法塑形的,怎么说呢,你的审美,马马虎虎吧。”吴林生满脸黑线地看着这个不着眱四六的伯爵,虽然他的想法是照着地球上的自己来的,但很难说不会往里面加入一点吴彦祖元素什么的,但即便这样这个伯爵还是觉得自己“马马虎虎”。

      “你那是什么表情?虽然对于庶民来说你对美感ꙡ的理解已经合格了,但要挤进贵族的圈子还远远不够。”说完莱默环起双手,好像是要加强他的观点一样。

      “如果你要这么认为那我就当你说对了好了,那么合作愉快,伯爵大人。”说完他鱈自然地把手矃伸出去,而莱默只是疑惑地歪了歪头。吴林生拍了拍脑袋:“这是我家乡的礼节,代表合作,握一握手?”

      莱默也伸出手,和吴林生握了握:“真是奇怪的礼节,先生,但我入乡随俗好了。”

      “那我们就此分别吧,伯爵先生,我会按弋照当地历法,以合适的时间整理关于四勇者的消息,怎么获取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鐋

      “那好吧。”莱默耸了耸肩,“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愿意为此支付一点小小的酬劳,毕竟我不希望看到我的线人在大街上穷困潦倒,这有失我的身份。”

      说着莱默从背后解下一个黑ṟ底金纹的袋子,将它抛给吴林生。“这里面有整整一百个金库伦。”

      “等等。”吴林生掂了掂钱袋,“这能买多少东西?”“只要没有大幅度的物价波动,这个袋子足够支撑你在普通乡镇大手大脚地活一年了。”

      “这么多?!”吴林賺生突然开始觉得手脚有些不灵活了,这种感觉像极了小时候有一次考了第一,爸爸奖励了10块钱,却感觉像笔巨款,事实上,一百个金库伦是真正意义上的的巨쫚款。换算成人民币估计也有三十万左右

      “怎么,觉得受之有愧吗?那我帮你取٫出一些好了。”“不了不了不了。”吴林生急忙挡住,生怕莱默真的把库伦拿走,搧“有钱有动力嘛。”

      面具下的莱默会心一笑,然后说出了横跨两个世界的经典台词:“那随你吧,我对钱不感兴趣。那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我也有我的任务,记住你的承诺,我嵋会每个弦月天来쵺取情报的。”

      在吴林生道别之前,莱默行了一个屈膝礼,身体化作完全的漆黑,像水一样溶进树荫里。不过经历了自杀,穿越첱,面见真神之后,这种诡异的消失方式也不能震惊到他了。

      稍稍休整一下之后,吴林生启程离开了,他现在首要目的是赶紧离开丛林,聖回到文明社会,而脑海中来自异域的记忆像潜意识一样指引着他的方向,他也不怕走错路。

      此时就在离吴林生不远处的阴影中,两条漆黑的烟雾纠缠盘旋着,像是潜伏在水中的游蛇一样。在吴林生走远后慢慢扩散成ﵫ为两个人形,其中一个是莱默伯爵,另一个则是一个身着巨甲的女性塞,背后挂着一把一人高的宽刃巨剑,和莱默一팍样带着假面,不过不同于莱默那种华贵的风格,她的假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装饰。

      “这个人根本没鳀有ﲸ多少值得利用的价值,莱默,你本来应该杀了他的。”面具之下的女人声音冰冷无情,好像是一台运行良好的机器一样。

      “没有吗?我亲爱的小姐,他是一个放弃了生命的人ꕎ,如今命运给了他第二次机会,Ѩ我想知道他能੾在世界的重压之下会爆发出怎样的力量。”莱默托着下巴低下了头,“真有趣,Ψ这是加兰德千万年以ഛ来从未有过的史诗题材,一次也没有。”

      “你就那么自信吗?”女人歪了歪头,指向吴林生的方向。

      莱默却以为她还在谈论史诗的话题“我确定,回去吧,亲爱的小姐,在我漫长的生命中,我阅览过所有的史诗。每一册,但他我确定会是个例外。”

      䶴 莱默拉起女人的手,摘下假面在手背上轻轻一吻,两人沉默了一会,身体开始虚化,重新化母作烟雾꾀消失在阴影中。

      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莱默嫌弃吴林生的审美也不是毫无根据。

      ————————————

      吴林生走出丛林的时候肚子已经开始打鼓了,他想㧟起来从醒过来开始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森林的界限外是一片牧草地,远处有一条平整的碎石小道,既然有了道路,那么就一定ࣽ会有人烟。

      吴林生赶过去沿着嚪道路走了很久,一直走到一√个山谷,还是没有看到人活动的痕迹。道路两旁✛有排水用的水渠,而且维护得很好,所以吴林生没有往回走的想法。

      走得久了难免无聊,他突然记起自己的这幅身体原先是一个奥术大贤。于是吴林生四下张望了一下,确认没人之后,吴林生瞄准了一颗躺在路边的石头,上面还有凿过的痕迹,应该是当初修建道路时的遗留。

      吴林生本人对魔法一窍不通,最多是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特效而已。于是他脑海中自己意淫着施法所需要的步骤,集中精神盯着那块石板。

      “施什么法好呢,最基础的火球?”吴林生很中二地挥了挥手⛨,然而火球并没有出现,连火星子都没有。

      “额,肯定是哪里不对...”吴林生又一次看了看四周,还好真的没有人。他又闭上眼,想象着火焰的热度在手上燃烧,凝聚,然后慢慢扩大,再睁开眼时手上还是空无一物。

      接着吴林生又实验了自己发明的咒语,胡乱画︗的法阵,言出法随,然而没有一个奏效的,倒媷反把自己累的够呛。最终吴林生靠着那块石头坐了下去,拍着石头自言自语:“石头兄啊石头兄,你就不能稍稍给我点面子,或者有没有什么土地公公跳出来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没有回应。

      终于吴林生也发觉这么做好像确实有点傻,尴尬地拍了拍手后他又继续沿着道路走下去。这个世界存在法术是肯定的,莱默消失的方愼式就是最好的证明,那绝对不是一句魔术就能敷衍过去的。而他的躯体里还蕴藏着奥术大贤的力量,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使用,那么只可能是他的使用方式出了问题。

      除了法术之外,吴林生还要考虑以后安身立命的问题,他不知道现在的社会环境如何,但如果Ớ还没有发展到地球水平的话,以他21世纪过来人的身份,绝对处处都有商机。本来他也考虑过法术精通以后当个游方艺人了事,但仔细想想这个世界又是精灵又是邪神又是亚人,用法术去卖艺效果可能不탋是很好。

      谧终于走到天快黑下来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人烟,远处一出开阔地上有一个小镇,传来人声和打铁的叮当声,而且最重要的是,安东尼奥身体的视力似乎不错,隔好远吴林生也能看到人类语言写的“酒馆”两个字。

      敡吴林生看到文字后脑䱌子抽搐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文字有些怪异,不同于地球上文字的逐文逐字的排布,它似乎有一个几何排列的文字基准表,然后用折线按次序链接,最后加几个符号代表连线方向,再把折线提取出来单独作为文字。

      “就这?”这是吴林生首先想到的对这种文字体系的评价,首先麻烦的一批不说,这种文字对于重字和多义近义的表达也是兼容性极低。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文化是贵族的奢侈品,想起莱默花里胡哨的那一套,那种咬文嚼字的劲倒是很适合这种文字。

      춀 他又意外发现安东붯尼奥的脑瓜子也挺活络的,要是放在以前那个二本学渣吴林生的身禶上,可能他想到“麻烦的一批”就止步于此了。但现在那种深䓫层次的想法蹭蹭往外冒。

      즘 “看来你还真是个冤死的学霸。”

      不过再聪明的坳学霸还是要吃东西,吴林生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朝着小镇走去。

      騍镇上还有许多有趣的风土人情,不过吴林生对食宿之外的东西毫无兴趣,他칷花了点力气多转了几圈,找了一家看起来最高档的客栈。

      “帮我安排一间最高档的房间,如果可以再准备一份晚膳,送到房间里来,记住,都要最高水睷准。”吴林生和老板没打算说多㰶少话,只是要求了最高规格的待遇,꽲反正他ၞ现在也不差钱。

      客栈老板看到吴林生之后先是行礼,吴林生的记忆告诉他这是平民对贵族的礼节,摘帽,低下头表示服从,然后右手孾两根指头遮住眼睛,象征不敢直视对方。☆只可能是吴林生身上的长袍,或许是贵族专有的样式,或许是什么特殊的印记透露了他的身份。

      身为21世纪天朝人民,这套繁文缛节倒是吧这个“贵族”搞得不太自在。

      老板亲自把吴林生引到房间,说饭菜马上会由下人送上来之后点头哈腰㏂地出去了,也没谈钱的问题,看来是被剥削习惯了。吴林生虽然怜悯,但也无能为力。这种等级压迫带来的优越感像毒品一样令人上瘾,私心只会催促着吴林生也成为这种压迫者,真正能推翻这种压迫的人都是时代上的伟人。

      不过吴林生从来不以伟人自诩。况且有了贵族的身份,以后行事会方便很多。

      不久之后ꪹ吴林生的晚餐来了,送餐的是一个十六出头姑娘,皮肤因为工作原因有些粗糙,但那种少女独昊有的青春的活力丝毫不减。

      “尊敬的先生,这是本店能准备的最美味的饮食,祝您用餐愉快,欢迎您下次再次莅临本店。”꣨

      她同样执行着客栈老板那一套礼节,十分到位,看来接受过不错的教育,相比压迫感十足的莱默伯爵来说,或许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女孩会是一个更好的向导?

      “感谢你的服务,可爱的小姐,我想问你些事情。”

      “请您吩咐。”女孩虽然崯有些紧张,但举止还算端庄自然,应该是有过和贵族打交道的经验。

      “在此之前我希望氛围稍微轻松些,这么说吧,我是个比较...世俗的人,刚好你送上来믥的东西有点多,我希望有人帮忙分担它,明白吗?”吴林生笑着给女孩递过一块白面包,记忆告诉他这是贵族的专享,普通人只能负担又酸又硬的黑面包。

      女孩先是震惊了一下,确定吴林生的意思是允许她一起用餐之后,她心怀感激地接过了面包。“谢谢您,尊敬的先生。”

      㕸“不不不,我以拥有自己的名字而自豪,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吴林生。当然我相信你也有一个动听的名字,不是吗?”

      “艾希娜尔·月歌。”

       “很优美的姓氏,这个姓氏背后有什么含义吗?”

      “是的,相传我的先祖是极北之地的游牧民族,那里的民族信奉月之女神,每到特定的节日,先祖ℶ们就会祭拜月神,团聚起舞,共同庆祝一年中黑夜最长的一天。而我的血脉是在节日的歌声中来到的,所以以月歌为姓氏。”

      “我喜欢这个由来,能记住从何而来是一件幸福的事,那么艾希娜尔,这是什么地方。”

      “您,不知道这里是哪吗,如果您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艾希娜尔有些惊讶,片刻之后她觉得自己有些ጋ失言,“啊,请原谅我的好奇,我并非怀疑您的动机,我只是,好奇...灒”

      吴林生苦笑着:“艾希娜尔,记得吗,我刚刚说了我是个很世俗的人,在我这里你可ffl以不用在乎那些礼节,你只需要把我当做邻居家的长子,忙里偷闲过来找你聊天的,这就够了。”

      艾希娜尔出了口气,神情放松了些许。吴林生ࣷ掐了掐下巴,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

      “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法师组织下的学者,有一项有关亚人的研究需要到黑森林进行考察取证,但调查途中我被一支亚人扫荡队袭击了,虽然最后逃了出来,我的组织借此机会,以我不能胜任为理由将我除名了,我的位置被另一个人靠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夺取了,而我也对这种现眍象失望至极,所以我简单收拾了一下我的东西摅,希望以后能过上那躮些史诗里游侠的生活숺,但游侠生活远远比我想象得艰苦得多,在漫无目的的游荡后我来到来了这里,想在这里居住下来。”

      “这样啊。”艾希娜尔没有多怀疑,因为这个世界贵族争权夺利就和太阳朝升夕落一样稀松平常,像吴林生这样看透宦海浮沉的为数不多,但也不是没有,“这确实是一噥件令人惋惜的事情,吴林生先生,不过如果您想要在这里久居的뺋话我很乐意替您打听有什么适合落脚的地方。哦对了,这里是盾风镇,盾风堡的附属村庄,您有机会可以去拜会一下那里的主人,领主也訬许很乐意为您提供帮助。”

      “那太챁麻烦你了。”吴林生边说边起开一瓶红酒,软木塞开起来有些麻烦,但也没难到能难住吴林生的地步,然后给艾希娜尔斟了一杯。

      碰 “您是个非常仁慈的贵族,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艾希娜尔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之后吴林生和艾希娜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了解了一些有关这个世界和这个镇子的事情,至于楼下那个老板——艾希娜尔说那是她的父亲——知道有一个贵族想要把他留在楼上估计ᆯ也不会难为她。

      吃完东西后送走城了艾希娜尔,吴林生才第一次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锯木板的逫地面打磨得光滑清洁,床铺也是整洁柔软,还有一瓶娇艳的插花在床头柜作为装饰,一旁的书架上罗列着各种大大小小的书籍,吴林生翻了翻,看似厚重的大部头记载的信息也是少得可怜ڠ,而且没有一本是关于魔法新手入门的,所以他自学魔法的进度也只能搁浅了맢。

      这样的房间以乡镇水准来说也是奢华异常。据此吴林生估计这个地方应该是个交通频繁的地方,因此经常会有贵族到此ꡟ下榻。但吴林生却感到有些困惑,按照莱默的说法,他今天走的路应该是连接盾风堡与米切尔王城的道路,是因为其他什么事情导致道路中蟩断了吗,还是说盾风镇接待的客人只有少数来自王城?

      就现在的线索再怎么想也是白费脑筋,吴林生小手一徍挥只能作罢。酒足饭饱之后自然是要行三急之事的,吴林生的房间有单独的厕所,至少不像游戏里面那样榻榻米旁边摆一个尿桶就算是厕所了,这点吴林生表示满意。 괬

      蹲坑用惯了,再用中世纪马桶自然是有些不习惯,吴林生干脆踩在上面如厕,心里默默祈祷马桶的木板能撑住他的重量,谢天谢地没有出现想象中的一幕,然后一边上厕所一边思考以后要靠什么吃饭,如果一直靠莱默施舍,且先不谈那个伯爵乐不乐意,他自己面子上也过不去。

      提心吊胆地上完厕所,吴林生习惯性地伸手去拿厕纸,手却停在半空中愣住了,摆放“厕纸”的地方是干燥过的白色羊毛,捋好后放在一边,记忆告诉吴林生这就是厕纸没错。不过这也是贵族的专属,像艾希娜尔那样的平民,不出意外应该只有干草可以用。

      想到这里吴林生脑海中蹦出来一个想法,他以后吃饭的家伙事找到了。

      天大的讽刺啊,吴林生想道,一个贵族以后居然要靠厕所里的东西吃饭。

      与此同时另一个想法击榙中了吴林生,他出厕所后马上规划起来。书架上的书都是羊皮或者牛皮材质的,这家店嬲里面的书籍要鲶么是经典到经久不息,要么是过时到不忍卒读,同样,皮质书籍也是贵族的奢侈品,记录内容少,更新换代碃也相当缓慢,获取信息的能力有限。

      记忆告诉吴林䗳生,法师们浹一般都唾弃힞这种低质量的载体,高级贵族和法师一般都使用魔法物品记载大量信息。

      “一举两得啊!”吴林生忍不住为自己的想法叫绝,一家报社枾,一家在这个大陆上从来没有过的报社,一家既能满足莱默的需求,又能让他不至于坐吃山空的报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