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偻a片?遮?

      虖夏皇则是带着商尹下了第一层,两人走入书柜林中。

      他对炍这里的书卷极感兴趣,只怕都是一些孤本,在外界极雟为难寻兣。

      书柜的布局,如同迷宫,商尹只管跟着,根本记不清自己已经绕了多少圈。

      当夏皇停下脚步的时候,轻轻一推其中的书柜,边上的石壁有一道门户打开。

      商尹没有多想,跟在夏皇背后,进入其中。

      这是一个地下室,沿途的两边墙壁上有火ᓒ盆熊熊燃烧。

      当他们走到尽头,有一个人,믈他的身体被诸笝多铁索洞穿,一身是血,有诸多狰狞的伤口,触目惊心。

      在一张桌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满了文字,还有一个手印。

      쮥 “曹修?”虽然他看起来很狼狈,但商尹还是认出来了。

      “不错,在这上面有他的供词,这是我夏国愧对你啊,希㶼望你可以体죲谅一下,此事不能够公诸于人前,还需谨慎。”夏皇收敛了神色,道。뼒

      商尹来到桌案前,看了看,在上面是关于曹修当年暗害自己父母一事。

      看到这些文字,商尹只觉得气약不打一处来,之前自己只是推断是洪武军中的人所为,但具体不知道是谁,没想到竟然是曹修?

      “曹修,你竟然能够做出这等事来?就不怕遭报应吗?国难当前,竟然通敌卖国!”商尹神色震怒猝,咆哮道。

      曹修看向夏皇的眼前中充郱满了恐惧,这些时日只觉得生不如死,他无에力道:“当年,我只是洪武军僲九营的一个副将,洪公公让我将商行道夫妇所率领的散修奇袭路线,交给一个神秘人,我又岂能够不听?更何况那么做以后,能够让我在洪武军中的地位,有更大的提升,此事就算我不做,也有其他人会去做,只能怪你父母的命不好,他们只是一群散修而已,死了便%是死了,无伤大雅!”

      霢“如果说,我父母遭遇伏击,是别人所害,那我奶奶应该휿也是了?”商尹脸色一沉,没想到曹修在这个时候,竟然还如此态度。

      “洛伽神女之事,我根本不知晓,那种级别的人物,不是当时的我能够接触得到的!”曹修只觉得脸色一촬变,┧看来商尹是知䣺道了当年的一些事。

      “此事,孤也问了,的确他不太可能췳知道,夏国愧对你藢啊,商尹。”夏皇神色显得有些悲痛,道。

      “夏皇给我看这些,只怕也明白,凭着曹修的供词,ि最大情况也就是把洪昇治罪而已,此事关联不到太瞤后。”商尹能够看到,这一份供词上面,都避开太后这个要害所在,而夏皇目的自然是想要将太后从现在的位置上拉下来。

      “的确如此,但孤想要냷让⤻你知道,无궀论如何,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老仙师为我夏国付出太多太多了,如今ߝ看到你,就觉得心中有愧。”夏ᐣ皇长叹陓道,神色中还带着惋惜与悲痛。

      “看来夏皇也是知道ꋙ当年젗的那些事。㌛”商尹问道。

      “有所耳闻,但却没有证据,无从查起。”夏皇握着双拳,神色极为愤慨。

      “这是我家事,自己会查的,既然曹修已经供出当年一事,那么基本上能够肯定,我奶奶也是遭到奸人暗算,我希望此事夏皇可以配合我。”商尹知道,这才是夏皇要见自己真正目的,就是帮自己证实当年那些流言。

      “好,只要뱫你一句话,曹修生死由你。휝”夏皇斩钉截铁道。

      “就让他先活着吧,这就是覯夏皇要送给我的礼物?”商尹很快便收拾自己的情绪,道。

      Ʊ “当然不是,这才是孤要送给你的礼物。”夏皇手Ǜ中,拿出一小道玉流苏,道。

      “此为何物?”商尹有些费解。

      “这是当年母后所修炼出来的本命法器,落神簪,这是其中一部分,当年与蛮族一战,此物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母后说是因为与蛮族顶尖仙境一战损毁,但我却不这么认为,如果你想要去蛮族调查此事,我想这应该是非常重要的线ﵝ索。”夏皇看着ό商尹,神色凝重。

      “夏雞皇是怀疑当今太后?”商尹没想到,他竟然会如此直白,但自己还是要装一装的。

      “我也希望自己的怀疑是假的,但如果是真的,一切都会按我夏国律法处置,就算是母后也不能例外,不然的话,我夏国历代先皇何以能够面对天下百姓?”夏皇义正辞헗严,给人感觉仿佛出自真心:“将此事告知,也是希望你往后要多加小뭙心,免得被人加害。ḕ”

      “多谢夏皇,此物对我来讲,的确非常重要。㟏”商尹将这玉流苏,放进空间戒㓱指誓当中,道:“到时候若是有真凭实据,只怕要劳烦夏皇了。”

      “这是自然,老仙师满门忠烈,此事若是查不清楚,何以面对死去的珞珈神女,商兄夫妇?”夏皇无奈道:“当年我与你父亲,甚是投缘,如同兄弟,当日惊闻噩耗,我御驾亲征去救,可惜终究还是迟了。”

      “多谢夏皇,我们走吧。”商尹大概也知道,夏皇目的。

      “嗯,如果你要调查此事,还要留意䙻一个宗门,名为屠仙门,这是一个专门承接刺杀任务的宗门,似乎乃是神域某位大人物背后撑腰,当年据闻珞珈神女遭到刺杀伏击,还有屠仙좛门的踪影。”夏皇深吸了一ᑝ口气,퓢道:“故而此事牵鵎连甚广,你若真的要调查,定要慎之又慎,需₇韬光养晦,不可冒进。”

      “屠仙门!涉及到神域背后的人?沾奶奶原本不就是来自神域吗?”商㛺尹记忆中,对这个宗门是有印象的,非常神秘,不问缘由,只要价钱合理,谁都可杀。

      夏皇将诸多信息都告诉自己,显然是想要借自己的手,把ₚ太后从当今的位置上拉쬺下来,也只有自己最为合适,能够动摇到太后的根基ㆯ。

      除了自己,整个夏国的其他人,都不行。컅

      如果夏皇真的跟自띫己的父亲情深义重的话,这件事根本不用等到自己这个时候쯈,当年他就会开始彻查。

      商尹很清楚̓,他们原本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嗷夏皇想要让自己将太后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自己需要用夏皇的力量넟来掣肘太后,让她有所顾忌。

      “非常感⧓谢夏皇,能够告㴓诉我这낸些真相,这些事情爷爷从来都不曾跟პ我提起过。”商尹知道,自己表面偷还是要装一装的。

      “想必老仙师是不愿意让你卷入到他们上一代人的恩怨当中,听你这么一说,孤总觉得自己做了多余櫂之事。”夏皇平和ᡑ道。

      “……”商尹觉得夏皇这句话倒有可能是真的。

      很快,他们再度回到阁楼,商尹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

      “ظ此子果然不寻常,从里面走出来,知道洍这么多事,心绪还能够如此平稳,孤果然是没有看错人。嫱”夏皇区亲自为商尹斟茶,笑道:“商公子,你可是夏国的肱骨,孤看好你!” 唊

      “多谢夏皇送礼,那我们就不久留了,过些时间也要参加晚宴了。”商尹很想见识一下,夏国最高规格的晚宴,是什么样,他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那好,就让金仙侍带ⶢ你在宫中走走看看。”夏皇起身,亲自送他们离开御花园:“我们晚上೽要好好喝一杯!␡”

      “好!”商尹笑了笑,直接上了马车。

      目送他们离开后,夏皇对着身旁的陈玄平道:“过一阶段时日,通过些许手段,让母后一些耳目知道,商尹正在查当年的事,此事就让冷公公那边的人知晓吧,就让他们知道是朕将这些消息告诉商尹的。”

      “可是陛下与太后的关系只怕就会变得更为紧张,而且ۼ怕是太后就会Ủ杀掉ڕ商尹啊。”陈玄平眉头一皱,总觉得有些不妥。

      “此事,反正跟母后关系紧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反正又打෍不起来,怕什么?这个时候我就是要向她施压,商尹查出来的话,败坏的是大夏皇室的名誉,毕竟当年乃是国战,还做出那种事,终究是会寒了不少人٧的心,母羹后必败无疑,但如果商尹死了的话,ۡ败的只是母后一라人之名而已,我倒是希望母后不要太沉得住气,但不管是付出多大的代价퍙,该让ᾚ母后从现在的位置下来了……”夏皇来到自己所种植的悰茶树旁边,用那些被煮过的茶渣以及剩䅄下来的茶水,给自己的茶树施肥。

      从太后想要匡扶夏傑接掌地㱗位开始䌧,这已经触及夏皇的底䗻线,他知道势在必行了,不然的话,一旦让夏傑与龙泉军成了气候,太后要是踏入神躯境,很多事情就由不得自己了。

      “属下明白。”陈玄平道。

      䮁“当日千重山的那几个领头的人呢?”夏皇随口一问。

      “他们应该是提前收到消息,人间邱蒸发,我到的时候,整个天风寨根本不见他们的踪影,所有财富也都被席卷一空,已经第一时间派人调查这些人的下落,但目前还是没有消息。”陈玄平道。

      “不用查了,这些人与洪武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当他们已经死了吧,夏侯羨还是护犊子啊,不过ᅁ这几个人从此以后,就不能再见天日了。”夏皇笑了笑,道:“我觉得今天晚宴,应靨该会更精彩。”

      “陛下放心,我定然会全力以赴,不会让太后得逞。”陈玄平恭敬道。

      “去吧⛬。”夏皇摆了摆手,这陈玄꼀平乃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人,这可是当年春猎第一,这么多年以来,办事让他极为放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