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小生粤语

      放在后世,如果让陈祎选一个新种花离瀛洲最近的时间,他一定会尽量将时间往后推:因为随着新种花在新世纪中军事实力的不断增强,时间越往后,解放军解放瀛洲的难度就越小。

      甚至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选择权已经不在瀛洲省政府手里了。

      不过,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当陈祎看到了林升的信件之后,才突然想起来:1950年前后,大陆在瀛洲的情报网络遭遇了毁灭性打击,明面上有将近六千潜伏人员牺牲……

      接到信件的几天里,陈祎辗转反侧,夙夜难寐,几番衡量之下,才决定拼一把,当一次挡车的螳螂。

      然后,军统资深特工王天木就进入了陈祎的视线。而最让陈祎觉得庆幸的是,作为一名老牌的情报人员,王天木的骄傲,让他坚持到了最后一刻……

      当陈祎带着李森拦住了正要出逃的王天木时,王天木表现得十分镇定,冷冷地看着陈祎:“你们是谁,我是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的撤离人员。”

      “呵呵,”陈祎笑了笑,“你是谁,我都知道!对了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老头子在你们那边似乎有个代号,白泽!”

      尽管王天木面色平静,可心里还是掀起了滔天巨浪:共军最厉害的情报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什么白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都是千年老狐狸,你跟我玩什么聊斋呀!”陈祎笑着往前逼了一步,低头看了一眼王天木正在往包里伸的右手,“王天木先生,能麻烦让我看一下你的右手!”

      王天木哪能让陈祎如愿,右手迅速地掏出枪来,可没等他瞄准陈祎,手腕就被陈祎一记手刀给斩折了。

      “不好意思,有点太用力了!”

      王天木脸色微变,竭力地想要保持镇定:“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要借你的身份用一下!”

      “不可能!”

      陈祎笑着瞥了一眼王天木的左手:“既然这样……”

      说话的时候,陈祎蓦然出手,抓起了王天木的手腕,用力一掰。

      “啊……”

      剧痛之下,王天木没有忍住,喊出了声。

      “这也疼吗?”陈祎笑了笑,“被你出卖的天京卫的军统特工们,临死的时候,可都没喊疼!”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我不都说了吗,借你的身份用一下!”

      面色有点苍白的王天木,冷冷地笑了笑:“那你死了这条心吧!”

      “呵呵,”陈祎的嘴角翘了起来,“这个时候,您的骨头怎么硬起来了,当初你可是主动投靠七十六号的!”

      “你……”

      “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得要多得多,你配合一下呢,咱们还可以让你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生。”

      王天木抬起头,看了看陈祎:“你想知道什么?”

      陈祎笑了笑,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枪,打量了一下:“你投靠七十六号的目的是什么?”

      “曲线救国!”

      陈祎满意地点了点头想了一下问了一句:“当初天京卫站站长曾澈的下属万俊,你认识吗?”

      “不认识!”王天木困惑地摇了摇头。

      “哦,”陈祎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大名鼎鼎的枪手沉湖呢?”

      “认识!认识!”王天木不停地点头。

      陈祎看似很不经意地问了一句:“那你平时跟上线是怎么联系的?”

      “主要靠接头,这边的街头地点……”

      街头地点、街头方式,王天木说得头头是道,只是坐在地上的他,并没有发现,陈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

      “是吗?”

      “是!绝对是这样!”

      陈祎笑着将枪扔给了李森,伸手将王天木拉了起来。

      王天木在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刚想让陈祎给处理一下伤口,突然感到眼前闪过一道影子,心口一疼,直接瘫倒在地……

      “你这是把我当傻子呢,你这家伙天天无线电联络,你跟我说你是地下接头?”

      “师父……”一旁看热闹的李森伸手拍了拍陈祎的肩膀,“你把他给杀了?”

      陈祎点了点头:“对呀,有什么问题吗?”

      李森皱起了眉头:“师父,你不是说要借他的身份用一下吗!”

      陈祎笑了笑,回过头看着李森:“你有没有觉得我跟这个王天木长得有点像?”

      “您这么一说……”李森弯腰打量了一下王天木,又抬头看了看陈祎,“还真有点像,可是……”

      “接头的办法,山人自有妙计!”陈祎笑呵呵地看着李森,“想不想去瀛洲逛一下?”

      李森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师父,有什么事情,您就直说吧?”

      “有这么一个任务,需要你用一辈子,或者说需要你们家数代人的努力,才能完成,”陈祎叹了口气,两眼直视李森,“你愿意吗?”

      李森重重地点了点头。

      “从今天起,李森就死了,你的名字叫做王启年,王天木的私生子,至于是他的资料,路上我交给你……”

      而后,陈祎将王天木给葬了,使用送葬术过去了必要的信息之后,领着李森一路南下……

      有王天木的记忆托底,陈祎很容易就通过了军统那边的人员识别。而后,陈祎以“王天木不适合再在大陆上出现”为由,撤到了瀛洲。

      到达目的地之后,陈祎利用王天木的积蓄,在鸡窝市郊盘下了一块种植园,当起了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闲暇之余,陈祎利用买来的课本帮李森补课。

      其实,在天京卫窝着的四年里,李森已经自学了小学和初中的部分内容。现下,陈祎只是接着以前的进度,继续教下去。

      教了一阵子之后,陈祎突然有点后悔了:不是因为李森是榆木脑袋,而是因为李森实在是太聪明了,按照自己的计划就在瀛洲实在是太浪费了。

      不过,木已成舟,陈祎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陈祎才等了不到半年,校长就领着残兵败将来到了瀛洲。

      刚来到陌生的地方,校长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怀疑,而且已经在情报方面上吃过亏的他,决定加强情报方面的工作。

      之后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军事情报局的人将所有退到瀛洲的人员都梳理了一遍,变节人员倒是发现了不少,可大多数人都“罪不至死”。

      一场危机,消弭于无形之中……

      而在这段人心惶惶的时间里,苟了大半年的陈祎,终于行动了,靠着一些李森都不知道来历的美钞,盘下了鸡窝市内的几家机械加工厂。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陈祎指点李森招兵买马,不断地扩张,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成为了机械行业的翘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