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四级估分器

      汴安的春季,多是连绵细雨,虽不大,但若是就在雨中这么走下去,淋生病了可是不得了。所以一到下雨天,路上的行人,小摊小贩都少得可怜。

      当然,这可不包括街头开酒肆的王二,王二家里上有八十岁老母要奉养,下面还有女儿要照顾。所以他一天不出摊就不行,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姑娘,王二一天的疲劳就全都没有了。自己姑娘可真可爱啊,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爹爹,爹爹”的叫,把人心都给叫软了。王二抬起头,看了看这下个不停的雨,这雨啊,真是讨厌呢。

      等了一上午,没有一个客人。王二打算早点收摊回家陪陪自己的老娘说说话,再和自己的女儿玩一会,等晚上的时候,再和自己的婆娘好好亲热亲热。自家婆娘跟了自己,可是一天福都没有享过,可她却一点都没有怨言。等将来日子好过一点,雇个人,也让她好好歇歇。

      “小二,上酒。”正在想事情的王二,被人打断了。只见一个头发乱糟糟,眼睛通红,身披白色锦绣长袍却脏兮兮的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那个年轻人刚一走进,一股浓郁的酒味就扑面而来,这位公子浑身湿透,看着有些憔悴。出来做买卖的,哪个没有点眼力劲。王二一眼就看出这是个富家子弟,仔细这么一闻,这扑面而来的酒气的酒可比自家的酒好多了。

      “这位少爷,本店店小,可没有什么名酒佳酿,只有一些自家小店酿的粗酒,怕入不了少爷您的嗓子。”王二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只见这个年轻人也不嫌脏,直接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道:“没事,你只管上来,。”

      “只管上?”王二惊着了,自家店里的酒虽比不上汴安城内各大酒楼的,但也要二十个铜板一碗,自己开了这么多年店,豪客游侠也见过不少,却从来没有见过出手阔绰的客人。王二赶忙将这个年轻人扶到椅子上坐下。

      酒是一碗一碗的上,那个年轻人喝了没几碗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王二等了好大一会,也不见这个年轻人醒来,只得走上前去,“这位少爷,这位少爷,小的就要收摊了,您看您是不是去别处再看一看”一连喊了好几声,也不见这个年轻人有醒来的趋势。没办法,又等了好大一会,直到天色逐渐黑了下来,才见这个年轻人慢慢的将眼睛睁开,四周环顾了一下。王二赶忙上前:“这位少爷,天色已经不早了,小的要收摊了,要不您再去别的地方坐会儿。”那个年轻人听到这话,也不说话,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摸了半天,也没摸到什么。王二心里不禁有些骂娘,这小子不会是专门来着白吃白喝的吧。

      “小二,我出门太急,忘记拿银子了,等下自会有人来结账,”说完这个年轻人转身就打算离开。

      王二赶忙上前拦住他,一脸鄙夷道:“结账,你这小子怕不是专门来吃霸王餐的吧。”

      年轻人苦笑一声,可能是喝了太多,竟然有些站不住,又直刷刷的摔倒了椅子上。

      “算了,算了,看你这下雨天还出来骗吃骗喝的也不容易,算我倒霉,你走吧,以后可别让我遇到你。”王二,看着站也站不住的年轻人,心一软,就打算让他离开。

      年轻人道了一声谢,强撑着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出门去。外面还在下雨,这年轻人也不躲,径直让雨珠砸在自己身上。王二在酒肆内看着。突然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头戴青冠,漂亮的不像话的俊俏公子,打一把伞,迎着雨从远处走来,雨水溅到他的白色长靴上,他也全然不顾。看着那个喝醉的年轻人,脸上似是有些欣喜,直奔那年轻人而去。

      东方凡现在头很疼,真的很疼,连带的心都疼了几分。

      细小的雨珠砸在东方凡的脸上,东方凡没有躲,他希望可以用雨水把自己给冲醒,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醉。

      就在今天早上,在那个被他称为“老头子”的家伙身上看到了苍老,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失望。没错,就是失望。他从来没有在老头子身上看到过苍老,他从来没有感觉过自家老爷子的背影是如此的佝偻。哪怕他小时候把御赐的东西摔坏,哪怕自己去调戏良家,哪怕自己获得了一个“汴安四害”的名头,哪怕他做再混账的事情……他都没有从老头子的眼神里感受到过失望,唯独这次考校自己武艺,老头子的眼神里出现了失望。他害怕了,害怕老爷子眼神里带的那种失望,他害怕去面对老爷子眼神里那种情绪,他更害怕的是老爷子有一天离自己远去。东方凡看着老头子佝偻的背影,东方凡的心像不知道被什么揪了一下一样难受。东方凡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出了王二的酒肆,他就这么漫无目的在雨中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家去,不知道回家去该做些什么去把老头子逗笑。他就这么一直走着走着。

      突然,落在身上的雨珠没有了,雨停了吗?东方凡向四周看去,雨水依旧贱在尘土中,把整个世界都打湿了。

      “东方兄,真是好兴致,竟然喜欢在雨中漫步,不知道我有没有打扰了东方兄的雅兴。”脑袋昏昏涨涨,却被一道熟悉的声音给惊醒。向后看去,看到了一张漂亮的不像话的脸,再仔细一瞧,这不就是自己昨日寻人未果的木兄弟吗。可能是因为见到熟人,有了依靠,也可能是在雨中走了好大一会,东方凡只感觉头重脚轻,两眼一黑,刚看到慕傾颜就径直倒了下去,不偏不正,正好的靠在了慕傾颜的身上,软软的,好舒服。临躺下去的时候,嘴上还嘟哝着什么。慕傾颜离近了一些,仔细一听好像是“把我的酒钱给了小二。”慕傾颜抬起头有些疑惑得看向了远处简陋的酒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