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后宫

      “抱歉,宫里的胡萝卜太好吃……”了ᄪ。

      ꥯ 白君唯提起兔子就把它扔出窗外,其他人看不见兔子,视线全部定格在她身上。

      뇼只见白君唯淡定的收回手:“胳膊不太舒鶱服,活动活动筋骨,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宫女们立刻低头,霍斯酒也淡蓷淡收回视线,熟练的抱起她,白君唯下意识的搂住他的脖颈。䩚

      “὚霍斯酒,我还没常洗漱呢。”

      “雨露已经帮你洗过了。”腅

      鼝“……”

      看到桌子上的美杺味佳肴,白君唯索性抛开先前칦的事,专心致志的填饱五脏六腑。

      无意间转头恰好燭对上一道킏温柔的目光,白君唯顿时寒毛竖起,喉咙一噎옲。

      “咳咳咳……咳咳…牑…”

      太特么的惊悚了!

      抬手抚上胸口,嘴里不住ᴢ的咳嗽,眸中有些复杂,沉寂多年的心刚刚似乎有了跳动。

      튰只是她低垂着妯头,无人看到她的情堡绪,抬头满眼泪水:“霍斯酒,你ㄌ知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

      “好,我ᙈ的错,慢点吃。”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把她吓到了,霍斯酒已经递了碗汤过去,另一啉只手不断轻抚她的后背。

      一顿早餐,就在这尴尬的气氛中度过,霍斯酒还有奏折꡼需要批阅,早早就得赶出凤仪殿。

      刚踏进御书房的脚步微微一顿,毫无感情的嗓音随之响起:“你怎么来了?”

      千泽对舺于他的态度不甚很在意,첻摇着手中的折扇说道:“你会是喜欢上了我们少门主吧?”

      㫊“共患难同甘苦,对她好点应该的。”

      他这话说的模棱两可₩,听在千泽却非잿常惊悚:“你还真的喜欢上我们少门主了。”

      “不过少门主知不知쬖道?我看ꏧ她对捡你췯似乎没有这个意思。”不管从哪个方面看轉都没有。

      霍斯酒面色不变,已经拿起奏折开始批阅:“你是不是最近太ﻟ闲了?不如朕将其他几国都交给你打理?”䞑

      “别别别,我错了,♑一个石国就够我受的了。”想到㖍那里苯的男人,他就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见霍斯裄酒不打算理会他,千泽自顾自的继续说颈道:“要乭不要我帮你牵个红线也好ꞣ早日有情人终成眷属。”

      霍斯酒低ꘋ垂的头缓缓抬起,千泽立刻从椅子上起身,表情严肃,似有大事发生。

      “突然想起还有㒲些事没处理,告辞。”

      背影怎么看都有种落荒而逃。

      둢霍睯斯酒重新低下头,䇏手上拿着毛笔也不落下,盯着奏折,思隙绪早已飘远。

      ⱀ 这天,霍ﴖ斯酒下朝,如同往日那般来到凤仪殿,没有看到白ꅂ君唯,包括雨露都不见人影。

      喊住从他身边经过的宫౺女,面无表情的开口道:“펀娘娘呢?”

      “回陛下,娘娘留下一封书信便带着雨露姐姐离开,奴婢不敢多问,更不敢擅自打开书信。”

      霍斯酒面上并无不端倪,却让宫女无端的打了个冷颤,二话不뎱说的跪在地上请罪。

      “陛下,奴婢知错了,求陛下开恩!”

      本以为就要大难临头,不想霍斯酒居然绕过她进入娘娘寝殿,宫女这次呼出一口气。

      不多时就见霍֎斯酒拿着一封书信从里面出来,宫女屏住呼吸,半晌没听到脚步。

      再次抬头时,哪里还有霍斯酒的身影?

      此时,鬼涯正气氛凝重,鬼医等人站在木屋外,神色看起来有些紧张,临风伸手搀扶着他。

      “原来র如此,你们是从那个时候就知道了我的身份,甚至推测出我们下一步的行动⃂。

      难怪我派出去的人会发现你们的尸体身上还留下信绹物,现在想来,是我自以为是地跳入陷阱。깑”

      他们的尸体?

      ᨠ 白君唯脑中灵光一闪,难怪她后面的事情会进展的如此顺利,原来他躲在暗处做了这么多事。

      퐨没得到白君唯的回应,宣廖笑了笑接着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这ꂊ个人报复从来不会迟到,当日在朝堂上我已经教训完了,现在不够是讨杯茶喝。

      霍斯酒没对你动手,想来是顾念师徒情分,娎我看你还是带着老头双宿双飞吧,也省的他磂心里不痛快。”

      “……”

      宣廖抽了抽嘴角,眼皮也跟着跳动几下,双宿双飞是这么用的吗?夫子到底是怎漫么教她的?

      [叮䯭!主线任务ꃟ:为霍斯酒准备丰盛的晚餐。]

      最后的晚餐吗?

      以鬼医为首,三人齐齐出动购买食材,路上也询问了宣廖他们下午谈话的内容。

      宣廖提了ꛍ下最后一句话,那就是白君唯让他们父子俩双宿双飞,鬼医差点从半空中掉下去。䝍

      回来的时候还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不过心里魛还是高兴,他不想徒弟甐跟儿子生出嫌隙。

      骕白君唯让他们把桌子端巔到外面,雨露负责端菜,很快一桌菜就上齐。

      ࡵ 光是看菜色和闻起来的味㾠道,鬼医就有些迫不及待的伸手夹菜,팢却被白君唯一苳巴掌拍开。

      “霍斯酒呢?怎么还不来?我不是已经留了书信给他。”白君唯小声樣的嘀咕。

      完全忘了自己留下的书信根本没有챷邀请的意思,而是告知,䩭大有一种你别来找我的意味。

      正在思考需不需要蓍让暗卫把人请过来劚,霍斯酒姗姗来迟,白君唯冲他招招手,大言不惭。

      “霍斯酒,你终于来了,特意为你亲¦手准备的一桌好菜。”

      磗霍斯酒听言顿了顿,挑眉落座毗,냀更不提她信中的内容,若无其鑹事的拿起筷子夹菜。岠

      本以为他엁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不想做出的饭菜丝毫不输ೠ于宫里的厨子。

      僑 见他动手,其他人也跟着纷纷夹起夹菜品尝,鬼医顿时竖起大拇指。

      릮 “不䖣错,没想到老夫的徒弟还有这等手艺。”早知道当初拐回来的时候就应该让她做饭。

      [叮!恭喜玩家完成主线任务。]鮎

      숺热热闹闹的⊴吃到一半,白君唯突然身擷子一软,闭眼趴在桌子上,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霍斯酒几乎是察觉到她不对,便立刻起身抱着她来到木屋,探上脉搏的瞬间,脸色骤然降到冰恂点。

      汶 [叮!恭喜玩家完成任务,请玩家选择离开否?] ᦱ

      “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