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骑天天操

      淘汰一人后,赵舞天又瞄准另一人。⏸

      舜刚与其交战上,就有一人从背后向赵舞天攻来。

      原来此人还有帮手,瘀见同伴有难,自然要来支援。

      “媶小子,想把我们踢出局?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贞

      一䡰名武者愤言道。

      自ﯨ与冰熊㉦、龙初对战后,赵舞天积累经婌验,梩战斗的领悟直线上升。

      以一敌二,他面色ᱞ不改,出手老辣,大开大合。

      不到三分钟时间,赵舞天接连将二人打伤,迫使他们退出战场。

      “你最多三十岁,就能成为大宗师。冰心果对你来燔说是鸡肋之物,何必与我们这些老人争夺。”

      一名被赵舞天盯上的老者,浑身发毛,不忿地道。

      י

      “你安뱉知冰心果对㖡我无用?”

      赵舞天反问一句,然后好言相劝,道:“你最好退出鏷争夺,我们无冤无仇,我不会杀你,但与我对战,免ꇾ不了受皮肉之苦。”

      冰心果是炼丹的好材料,毪就算不炼丹,也能增加䜯修为,对赵㋵舞天至关重要。

      老者不信邪,与赵舞天战在一起,不几合ӓ,便败,灰心下山。

      퍮 那边的南宫奚就没有赵舞天这么客气,他手持神兵利器蛟龙软剑,斩杀ꉅ拿冰心果者,夺过艌冰心果。

      “南宫奚,你已经半步玄境,还参与争抢冰心果,黵还懂不懂规矩?”

      南宫奚以一敌ѐ十,不落下风,众人才意识到南宫奚的修为。

      半步玄境,已经踏入玄境门坎,领悟了突破玄境的方法,离大宗师只有半步之遥。

      通常达到这种修为的武者,只需闭关一段时间,就能突破玄境。

      “规矩?刚才抢走那枚冰心果壋的人,也是半步玄境,你们难道쀧不知道?半步玄境,并没突텇破玄境。规矩是武道至尊制定,我怎敢冒天下之텊大不㎿韪?”

      南宫奚昂首挺胸说道。 ㅊ

      “好,南宫奚,算你狠。”

      面对此,有识时务者不再对付南宫奚,而是转向另外两枚冰心果。

      半步玄境,又手持南鉮宫家族至宝蛟龙剑,他来收拾残局,谁能御之?

      另一边,南宫翎、南宫骏媯妄图抢夺冰心果,却被上云门四老吊打⽨。

      上云门酮四老宛如心腹手足筨,四人抢夺一枚冰心果后,共同进退,如出一辙。

      他们四人是师兄弟,共同修炼一种奇异功法,修炼时,四人必须在一起,精气神相连,若遇瓶颈,一起瓶颈;若꜁是突破,一起突破;要么믺同生,要㌘么同死。

      㨴 这四人被摆了一道后,在一旁袖手旁观ಃ,也是蔢在时机差不多时,过来清理残局。

      “留下冰心酅果。”

      南宫奚不甘只获得一枚冰心果,手持蛟龙剑,杀向上云门四老。

      “南宫奚,你虽半步玄境。可我上云门四老,岂是一般化境圆满?”

      上云门四老中的老大向其他三人说道:“老运友们,让这个小辈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

      “天!떶”

      “地!”

       “玄!”

      “黄!”

      “阵起!”

      四人成四腬方形,八掌相交,同时默念咒语。

      一时间,四老身上金光大作。

      “去死!”

      南宫奚用凌厉的剑气斩向四老。

      四老分开덻,一挥衣袖,就将剑气挡住。

      㼼这时,他们身上金光消散,但是每个人的掌心却渡上一层金色。

      上云门四老主动出击,攻向南宫奚。

       屎此时他们不论气势,还是实力,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䒵

      众人能看出来,上䏥云门四老皆有半步玄境的战斗力。

      南宫奚依蛟龙剑之锋利,却只灸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南宫奚还发现上云门四老掌心那层金光,有摧枯拉朽之势돰,礢并且可以直挡蛟龙剑之锋。 ꛬ

      南宫奚暗骂太大意了,早知똳上云门四㇫老这么厉害,就不来惹他们了。

      南宫翎、Ὤ南宫骏见此,使出绝学,帮南宫奚对付上云门四老。

      二췰人能力有限,只能稍稍打乱上云门四老的阵型。

      南宫奚功力深짬厚,借机脱身。南宫翎和南宫骏却成了替罪羊,被上云门四老打得吐血,撞在山石上。

      “穷寇莫追。”

      本应是乘胜追击的时刻,老大拦住三人。

      “南宫奚身上也有一枚冰心果,灁正好抢过来。”

      老二不解地说道。

      “南宫奚已知晓我们的厉害,不会再与我们正面争锋。对我们来说,一枚冰心果쏽足矣。我们的合击之术虽然厉害,但弊端也巨大。宵小已被我们震慑住,此时走为上计!”

      老大向其⓰余三人解释道。 餿

      贪功冒进,必会将他们墨置于死地。上云门其余三人听到老大的解释后,纷纷会意。

      他们大摇大摆地奔下山去,肋扬长而去,无人֜敢拦。

      4 南宫奚都不是上云门四老的对手,蔃谁会嫌性命长?

      能站着的武者不多了,还有一颗无主的冰心果,令人眼热。

       赵舞天那边,用逐个击破的办法,一连皨打败十几名武者,抢夺下冰心果。

      冰心果入手冰凉,却很舒服。赵舞天뫴还来不及把玩,就又有十余ꕶ名武者向他冲来。

      这些武者都是ᛸ另外两边的,他们那边已经无望获得冰心果,只有赵舞天这䐅边还有希望。

      “把我当软柿子了。”

      赵舞天将冰心果揣在兜里,郁闷地说道。

      “万衍神拳第一式,裂山式。”

      郁闷归郁闷,赵舞天还是拿出绝世神通。

      赵舞天上衣无风自鼓,全身真元궭力动于右臂。

      䫈 他这一拳,不仅包含自身真力,还隐隐调动山河䦊大势。

      “这小子非常厉害,一起上,先宰了他。”

      十余人一起蘎出手泰,刀气、剑气、掌力、拳ព力,向赵舞天呼啸而去。

      隔着数丈,赵舞天一拳打出,大气磅礴的力踇量瞬间឴化解众人的攻击,并且余力不减,直摧众人,众人赶紧使用真罡护体。

      “咚!”

      一声巨响,十余名武者七零八落。

      他们一个个身受즽重伤,无再战之力従。

      “呼!”

      蓟 赵舞天ค粗쾤喘一口气,连番战斗,他的真元力所剩无几,他已不可能再施展出《万衍神拳》。

      휝其余还准备⒀上去抢赵舞天챭的武者看到这一幕,倒吸一口凉气,㊢顿住脚步。

      这是什么拳法,竟有如此声势?

      “走!此地㊀不宜久留。”

      南宫奚飞掠至赵舞天身边,拉着赵舞天。

      赵舞天点头,随南宫奚一起,从侧面下山。

      追?

      ᒺ不追捒?

      还有不少武者干瞪着眼。

      两个人都这么狠,他们的危险程度,不比上云门四老低욍。

      众武者可以为冰훞心果拼命,但那是在势均力崥敌的情况下。

      明知是死,还要拼命,那就是傻。

      冰心果没了,冰熊早就被平四方杀死后驮走。

      蕻几枚冰心果,ॶ造成上百名化境቗高手死伤♣,令人唏嘘不已。

      这些死者,若是有家族门派的,뛪还有人帮他们尸体驮回去。若是独修者,只能长眠于此,沦梧为野兽盘中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