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爱的奴隶

      ﱵ“哼,想要灭口,当我万妖王千年白活的。”万妖王早有戒备,手一指,刀光挡住飞下的银月飞轮。

      但是在碰仴到的瞬间,银月飞轮一闪消失,下一秒出现在花无禦月身后。ꁢ

      这飞轮速度快如流光,根本来不及反应,好在ヷ她鐲危险的时候,月珠自动放出太阴真火,形成白色光罩挡住了银月飞轮。

      不过在飞쯀轮刚触碰光罩的瞬间,又一闪消失,下一次冲向周安。

      只惁是这次大家都有防备,周安的日珠放出太阳真火护住周身,万妖王周围出现蛇鳞护盾。

      这时银月飞轮白光一闪,穿透地上冰封的太祖魔身,同时旁边出现一条空间裂痕。

      太祖魔身内飞出一团黑气穿过空间裂痕消失⋏。

      周安三人早就猜到对方不是救人就是灭口,但是꟝实在是银月飞轮速度太快,还能穿越空间,实在反应不及。

      ꜚ在太祖化籡为魔气飞走的时候,银月賭飞轮立即飞向空间裂口,这时天子剑、万花玄光剑뿚、九阴妖刀同时挡住银月飞轮,将它困住,在半空飞舞冲撞。

      “哼,虚空轮暂且留在你们这里,以后自当上门讨回。”空中的裂口传出男子心痛的声音,接ण着这银色月牙飞轮飞落在沙地៊,空间裂痕也跟着消失。

      三人飞落下来,周安用天子剑化뾕成的赤龙咬住飞轮带回,收进系统空间,只要放在这里,就算对方实力再强都别想拿回去。

      这时画中世界消失,变回原来普通的山庄。星言一脸心痛,不甘心的跺脚道:“主人抱歉,没能困住他。”

      “这Ṹ不怪你,没븞想到对方会有这种神奇的法宝,起码这件宝物㺩现在落在猔我手剰中,够他心痛的了。”周娩安平淡的说道。

      花无月᱄说道:“靭虚空轮曾经是天道门的仙宝,我师尊还是小妖灵的时候,天道门才是正道魁首,天道七宝威震天下,䀛由七位最抪杰出的弟子驾驭,而且都是度过六重天劫的高手。

      其ঌ中一个就是拿着虚空轮,是修仙界最不愿得罪的人,虚空轮来取自如,엊极少有阵法和볉法宝能困住。

      虽然这次没能消灭入魔的太祖,但是得到虚空轮,反而对我们更有利。”

      万妖王皱眉说道:“当年天道七子盛极一时,得罪太多大能,쁦相续死在魔道和妖道之手,但是七件仙宝并未听说被别人所得,后来七件仙宝再未出世,没人知道是留在天道门,还是被人偷偷藏着。

      现在虚空轮出现,如果对方真的是天蝉子,我担心另外六件틌仙宝也在䗂他手上,那样我们的人就危险了。

      除了我们三人还有对抗之力,其他人遇到只有被屠戮的份。”

      ꓛ 周安쟟笑笑说道:“你们忘了,现在我可是天道门弟子。万妖王ൾ,无月,这段时间乾京你们多照看,天蝉子我自会处理。”

       “好。”两人点头,甮这一战万妖王是真正的对周安心服,휨以前只是因为他是大哥传世,在没有恢复记忆之前,他不可能真心把周安当做大哥。

      更重要的是周安是他渡过九重天劫的最后希望,这两点加起来才能让他甘愿臣服。

      周安在庄园签⁔到,点亮这里地图,得到炼尸百解胻。

      虓 他招来周菱纱,将炼尸百解交给她说道:“锦衣卫工作非常危险,┕以后少不了和邪道、妖魔接触,过于혤危险的战斗可以让僵尸替代,我说过,没有邪恶的功法,只有邪恶的人。千먘万记住,不要被这些功法坏了道心。”

      “是。”周菱纱接过这个,炼尸对锦衣卫来说不难,找个至阴之地,收集各种材料还不轻松,而且可以堂而皇之的炼制。

      銙 尸体他们弄到太容易了,犯≿下重罪被处死的囚犯每年都多不胜数,甚至他们用都用不过来,哪像邪道弄这些都还要躲躲藏藏,效率太低。

      之后周安三人化为流光返回乾京,锦衣卫留下处理后事。

      转天中午᬴,周安和往常一样在乾阳宫书房参悟天道门功法,等待皇后处理完国事回来一起吃饭。

      没多久,宫女进来道:“䖗皇上,皇后娘娘来了,是否上菜。”

      周安收功起身道:“上菜吧。”

      挈他走去客厅,皇后和几位宫女行礼,周安见她脸色不是很好,微챃笑问道:“怎么了?今早朝上有什么不高兴的事?”

      “上↰次臣妾说的科考改革,臣妾让人朝堂Ⴉ上发布皇上麡的旨意,竟然全朝上下都几ⵛ乎都反对,少数几个也低头不语。

      如果左相和右相在,这件事还可实行,맑现在ኡ下面人全都不同意,这件事几乎无法实行了。”皇后气愤的说道。

      周安皱眉,思考一下后说道:“明天早上,我和你一起上朝,朝廷官员是该换一换了。”

      上官蓉吃惊说道:珨“皇㩵上,你不会打算将全部反对的大臣都换掉吧?这会乱了朝纲,没有他们···”

      周安抢着说道:“没有他们,大乾王朝一样运转,现在乾元帝国需要能实干的新血,这件事刻不椈容缓,明天我给你撑腰,皇后尽管放手去做,无需任何顾忌。”

      上官蓉惊讶,然后点头道:“多谢皇上信任,臣妾一定竭尽全力。”

      “好,来,吃˿饭,吃东西要带着好心情,对身体好。”周安点头微笑说着。

      上官蓉笑笑,感觉皇帝遘有时候说话真的很奇怪,不过听着又很有道理的感觉ാ。

      转天早上,所有大臣和往常一样早쌦早的来到朝堂,在偏殿等候上朝的时间。

      ᛆ 当女官宣布上朝,大蒺臣们才走进朝堂,看到皇上和皇后都坐在上面,都露出惊讶的神色。

      在群臣参拜后,周安直⼽接说道:“昨天皇后传达我的旨意,听说你们全都反对?” 辢

      “皇上,科考制度本就是当初太祖皇帝和大臣共同商讨出最佳的解决方案,关系皇家和睹所有大家族之间的利益푫,如果改变,必将天下大乱百。”一位大臣上前大声说道。

      “好一个天下大乱,閃你这是在威胁我,告诉我,如果坏了你们的利益,就要反叛是吧?”〔周安再次问,扫视朝悲堂群臣。

      几乎所有人都齐声说道:“臣等赞同齐大人的意见,还请皇上三思。”

      큛 尳周安暗自感叹,自己忙着修炼和签到,不管朝政,这些大臣礴真的是不把自己放眼里了,如此重的质问,竟然无人在意。

      看下慕后面几位官品最低的官员,这些都比较年轻,周安不知道那几位쑤大臣叫什么,指着后面几人问道:“你们没说话,说说你们的意见。”

      被指的几人一惊,暗骂一声,所有大人都发话了,他们粱哪敢有意见,说出问心里话得罪的是当朝绝大多数大臣,他这官还当不当了。

      但是谁都看出,皇帝的意思,如果跟随大流,ﻴ皇帝一怒之下,不能动前面这些大臣,撤去自己职位也不过一句话的事。

      这些人眴硬着头皮说道:“皇上,科考一事不再臣等职能范围,不懂其中关系|,实在无法回答。”

      繾 他们没昘办法,只能贬低自己来保全位置,䐁虽然还可能因为无能让皇帝৪失望,总比得罪一大群大官和皇帝来得好。

      这时一位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官员大声说道:“皇上,请恕微臣直言,您是否有决断的㨮能力?”

      “放퐅肆,竟敢在朝堂之上藐㶂视皇威,来人,将他拖出去。”一位站在前面的大臣怒斥。

      禁卫军刚要进来把人獑带走,铋周安手指一弹,进来的两名禁卫军直接被两道真气弹飞,倒在地上痛叫连连。

      “什么时候这位大人拥有指挥禁卫军的权利了?잲我不记得有过让这位大人当人禁卫军官职吧?”周安平淡的语气质问。

      这位大臣露出不快的神色,带着傲态说道:“臣不过喊是为了维护皇威,皇上何必小题大做,即便是要立威,你也选错对象ﻞ了。”

      周安嘴角上扬,扫视全场㙹,几乎所有大臣都在看他笑话,眼臻中满是嘲弄和不屑,在他们眼中,周安不过一个废帝,目前掌管国家的,还是左相和右相,皇后作为右相的亲女儿,自然也被满朝文武当做右相派系的。

      所닽以在这뱐里,皇后说的话,只要不触及根本利益,群臣还是要听的。

      但是皇帝的话,就当小孩子过家家,装装퍢样子就行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