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经济管理学校

      马卡洛夫死了。

      他死的很快。

      他就这样静静的死掉了。

      就如同一片轻轻的羽毛,在飞翔。

      ————

      到最后,马卡洛夫甚至都已经不知道“暴风雪”的温度有多低了。

      他已经放弃了对于“暴风雪”的调控能力。

      只是任凭扭曲的魔力转化着他的身体。

      或者说,马卡洛夫已经失去了这种能力。

      他的脑袋已经几乎无法运转。

      正常情况下,在如此失温的状况下,马卡洛夫应该已经倒下了才对。或许是因为他的人类生理结构以及灵魂已经被扭曲化,他的头上长出了荆棘一样的两支鹿角,人类的脸庞也变得渐渐异化,变成了鱼,鹿和人的混合体。亦或许是马卡洛夫个人的意志力。

      无论如何,我们无从得知。

      因为马卡洛夫可能不会回答我们的问题。

      更何况也已经没法向他提问了。

      ————

      不过,他手中的火焰,反而燃烧的更旺了。

      他的眼睛几乎看不见,身体失去了知觉,留下的只有一个简单的命令:

      “向前冲锋。”

      其实,他想要做的事情,就在刚刚已经做完了。

      接下来,他所能做的,也不过就是再额外拖一会儿,就可以了。

      他已经知足了。

      ————

      “别打了!”

      艾伦一边躲避,一边继续大声的喊着。

      “你都快死掉了!”

      看马卡洛夫的状态,已经没有阻挡艾伦逃走的能力了!

      但是艾伦却没有逃出“暴风雪”的范围。

      艾伦仍然抱着一线希望,如果能够把马卡洛夫活捉,说不定能够联系上俄国的人,这样就能够直接顺藤摸瓜找到“迪奥·布兰度”,完成任务!正因此,明明可以领着斯内普跑路的艾伦,却留在了这里。

      只有一天的时间,时间太紧。而线索太少。

      ————

      马卡洛夫向前冲锋,而艾伦依靠着强大的防御力“龙皮术”,游刃有余的躲避着。

      或许在马卡洛夫心里会这样骂:

      “有能耐你停下来!”

      尽管他不会这么说,因为他知道没有用。

      如果马卡洛夫这么说,艾伦恐怕也什么都不会回复。

      因为艾伦也有点动了恻隐之心。

      面对这样的硬汉,他不想让马卡洛夫死。

      他可以亲手把迪亚里·布兰度杀掉,也可以对赫敏·格兰杰使用“夺魂咒”。前者想要荣华富贵,艾伦偏偏要把他杀掉,后者之事是出于自保。但是一心以死来阻拦艾伦的“马卡洛夫”,却反而激发了艾伦的同情心!

      但是,艾伦也不可能无条件的救助这个危险的敌人。毕竟艾伦也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

      所以,快投降吧!或者好好谈判沟通不行吗?

      马卡洛夫!

      艾伦在心里这样想着。

      马卡洛夫和艾伦·阿普比,以及斯内普之间的战斗。

      就好像荒诞剧一样,太荒诞了。

      就好像五毛特效的挨喷电影。

      首先同时拔出法杖,法术对射。这只花了几秒钟。

      随后斯内普喝下药剂,变身“力量猛男”,却被马卡洛夫出其不意,险些一枪毙命。

      就是喝个药,掏个枪。甚至最后什么严重的后果都没有产生,因为一团莫名其妙的,不会烧着的火,把斯内普开瓢的脑袋治好了。斯内普喝药,马卡洛夫开枪,艾伦挥法杖,没了。

      再后来,马卡洛夫揍了艾伦两下,但是艾伦却逃跑了。

      然后又出现了莫名其妙的雾霾。甚至直到现在,艾伦和斯内普也不知道这“雾霾”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尽管这也并不妨碍他们干掉马卡洛夫。

      然后斯内普撞开二楼,跳窗户滚下来。

      然后就是互相打两拳,马卡洛夫追着艾伦跑。

      最后,他就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

      在不知情的人看来,

      这就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

      就像“不可燃物”。

      ————

      “扭曲”。

      马卡洛夫已经变成了怪物。

      当人类,盲目的驾驭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的时候,会带来什么?

      魔法的本质从未被揭秘,这门学科的逻辑,事实上是一门技术。没有人知道魔法的真正来源是什么,恐怕就算“旧日支配者”也不知道。就算其中有人知道,但是他们也不会说。更何况,世界就是这样冷漠,他从来不会对我们说:

      “喂!快来使用我,改变你们的生活状态!”

      “我是普罗米修斯,让我把火送给你们。”

      不会的。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自然规律就是这样,冷漠而无情。如果你没有发现它,那么就只有自己承担这份苦果。当你发现了规律,世界也不会给你任何奖励。

      没有奖励会发给我们。

      没有人会说:

      “哦!我亲爱的赫尔墨斯,你今天发现了牛顿第一定律。干得好!”

      “我决定赏赐你可以飞翔的靴子。”

      没有神会来这么做的。更何况,他们也有他们要做的事情。有哪个神,会放着自己的本职工作不做,专门在六十亿人之中,专门找到某个特定的人。然后奖励他呢?如果真的有这么闲的“神”,这反而会成为最大的噩梦。

      人类就是这样,在宇宙间孤独的存在着。

      难以置信的孤独。

      人类与宇宙之间是这种冷漠的对峙关系,而人与人之间也何尝不是如此。最后成为了一场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每个人都成为了一个孤岛。多么奇怪,在聚集密度大得多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近,但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却茫远的如同圣赫勒拿岛的拿破仑皇帝眺望着法兰西。

      这就如同马卡洛夫与艾伦,斯内普的你死我活。

      相信我,你不会想看到马卡洛夫冻死的尸体的。

      ————

      真可惜,尽管我们用很大篇幅描述了马卡洛夫的梦想,却并没有时间留给他悲壮的煽情。

      他当时就是死的很快。

      快到不像花几万字特意描述的一位强者。

      我们能够讲很多东西,是因为我们现在站在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来看。

      作为高维存在,作为讲述者和听众,我们在交流的时候,

      马卡洛夫的世界,以及艾伦所在的这个世界,时间是停止的。

      但是,身处一个世界之内的人,

      在这种不存在维度之间差距的情况下,时间也就只能够按照相同的速度流逝。

      没有特写,没有缓缓倒地,没有壮烈的遗言。

      就是普普通通的,冻僵了。

      他的表情也既没有释然,也没有兴奋,恐惧。

      就是一张冷冰冰的,看待敌人的脸。

      ————

      到最后,他也没有和艾伦说一句话。只是继续向着艾伦,做着堂吉诃德一样的冲锋。

      ————

      这就是马卡洛夫的结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