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脒色の女教师mp4

      搬完柜子,菲姐热情的道谢,说着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盒巧克力递给我,笑着说:“麻烦你了,这个你拿着吃吧。”

      我推辞说不要,菲姐却一把抓住我的手,把那巧克力生生的塞进了我的手里。

      见推辞不掉,我只好笑着道谢,见她摆弄行军床,索性又帮她把行军床打开试了试位置,这才带着我的疑问离开了基藏部的大办公室。

      还没等回到一楼,菲姐的信息也过来了。

      “以前都在书库午休,被你吓的,不敢去了。”

      我看了信息微微一笑,回道:“你在书库可不只是午休吧?”

      “呵呵,既然你都知道了,何必再问我。”

      然而,我却依然好奇,继续问道:“你经常去书库玩吗?不怕被人撞到?”

      “中转库是我负责的,别人没钥匙的。”

      我笑着耸了耸肩,迈步进门,见王姐不在,便直接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继续给菲姐回信息。

      “为什么自己玩呢?你老公……”

      “呵呵。”

      看来,李雪菲这女人也有难言之隐,我怕她不方便说,也就不再多问,好心提醒道:“以后还是注意点吧,被人看到了不好。”

      菲姐回了个害羞的表情,又问:“你真有超能力吗?”

      被李姐质疑之后,我不想再自我吹嘘,索性回道:“没有,逗你呢。”

      “不可能,你说的那些……,都对。”

      我很是得意,却故意矜持的答道:“所以你信就有,不信就没有。”

      “我信。”

      菲姐和李姐的鲜明反差,让我再次燃起了信心,我本想再和菲姐吹嘘几句自己的“超能力”,可还没等回信,屏幕便突然变了,是冷雨剑打来的电话。

      电话接通,小冷急不可耐的问道:“哥,你又看见啥了?”

      我扭头看了看门口,见房门虚掩,房间里再无他人,便肆无忌惮的答道:“看到单位一个女同事,跟男人车震了。”

      “真的假的?这么爽?”

      “爽不爽我不知道,反正就是感觉挺刺激的。”

      “哈哈,我就说你这能力太爽了。”

      我也呵呵笑了笑,“谦虚”的说:“也不行,主要是我不知道啥时候有和啥时候没有这种能力,不受控,这就比较尴尬了。”

      小冷嗯了一声,沉吟了片刻,又说道:“其实吧,我也听说过这种能力,怎么说的,也不能说是能力,至少我觉得这种现象从理论上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我兴致大增,起身把门关好,这才问道:“是吗?怎么说?”

      “我记得在书上看到过一种黑科技,可以把墙壁后面的人成像出来,原理大概就是把多次反射的光收集起来,再用一种技术手段还原出来,不过也只是还原出大概形状,能简单辨别位置,像你说的这么清晰的,大概还没实现过。”

      我略有些失望,反问道:“你这不是B超吗?”

      “不是B超,绝对不是B超,这个,哎呀,其实我也说不太清,反正就是可以隔着墙壁看到后面的物体或人体,有红外线的,也有用别的手段的,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

      我哦了一声,又问:“可是,我不仅仅是隔着墙壁看到人体啊,是在我看到这个人之前她所做的一些行为也能感知到。”

      “这个嘛,说来就有点麻烦了,或许涉及到广义相对论了呢,三五句话都说不清,哈哈。”

      我还以为小冷是故意卖关子,便催促道:“哎呀,你快说。”

      “真的,真不是三五句就能说清楚的,再说我也不太懂,有时间吧,下次我请您吃饭,我当面跟你解释。”

      我点头说好,见王姐推门进来,便跟小冷道别,挂了电话。

      王姐见我闲下来,便低声问道:“你听说了吗?”

      我听了一愣,问道:“听说什么?”

      “馆里又要调整了。”

      我哦了一声,却依旧不明就里,问道:“调整什么?”

      “领导班子呀,张馆调到局里,来一个新领导。”

      我还是不明白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却迅速意识到这事对李玉洁不利。这女人不管出于何种目的跟张馆那糟老头子走到了一起,都是有利可图的。只要张馆在,她在馆里就能轻松自在,若是张馆调走,她的日子恐怕也没那么滋润了。

      如此说来,这样的调整,恐怕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不过,不管谁家欢喜谁家愁,这一切都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至于李姐嘛,她就自求多福吧。

      下午,李姐主动过来串门,神色有些暗淡,想必她也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亦或者,王姐的消息还是她提供的呢。

      果然,李姐过来后一言未发,王姐却笑着问:“张馆到局里哪个部门?”

      李姐叹了口气,低声说:“反正不是什么好部门,他都那么大岁数了,再干两年也该二线了,还能给他安排好地方吗?”

      王姐也叹了口气,或许她想宽慰李姐两句,可一想到李姐和张馆这种微妙的关系,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俩人便沉默在那里,谁都没有再说什么了。

      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李姐突然开口:“晚上一块吃饭吧,我请你,小韩也去。”

      我听李姐要请客,回想上次的饭局,不免有些犹豫,可我还没找好托词,她就又开口了。

      “你别说有事儿啊,今天必须去。”

      王姐笑了笑,也跟着劝道:“是,去吧,小韩也去。”

      于是,三个人便这样定下来,晚上一起吃饭,至于去哪里吃,李姐没说。

      目送着李姐走了,我在心里泛起了嘀咕,小冷说我的这种能力也能解释的通是什么意思呢?

      正在那发呆,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王姐接通了问好,又笑着应了两声,放下电话便对我说:“晚上去李姐家里吃饭,一会儿我早点走给她搭把手儿。”

      我哦了一声,试探着问道:“我去她家里,会不会不太合适?”

      “那有啥不合适的?”

      我呵呵笑了笑,又问:“那是不是应该买点什么?”

      “不用,我一会儿路上买点水果带上,就说是咱俩的心意。”

      我哦了一声,顿感王姐这人体贴,便笑着说:“那也行,那谢谢王姐了。”

      王姐摆了摆手,说你别客气,又拿起电话噼里啪啦的按了一通,跟家里请了假,放下电话便收拾东西先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