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E078

      进入房间,把行李放下,美少妇坐在床上,把鞋踢掉,揉着黑丝美脚,这坐车时间长了,脚都有点胀。姐我来给你揉揉吧。

      小弟你这手可真有劲,比专门做足疗的按的都好,不疼,力到好像渗透到肉里了。小弟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钟奇,姐姐你的名字?

      刘纯丽,你叫我丽姐就行。

      丽姐这算啥,我这天天锻炼,可不是为了做足疗的,这真正的能力,不遇到对的人,我都不显露。

      那姐姐算不算对的人。

      早上九点,刘纯丽掀开被子,捡起地上的衣物一一穿好,扶着腰,一步一步挪到了卫生间,照了照镜子,去了卫生间开始洗漱。

      这王八蛋,快把老娘弄散架子了,自己吃饱了,连个招呼不打,早早的就跑了,不过结婚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感觉这么放松,像一头壮驴。还挺怀念的,算了不想他了,反正这趟燕京算是没白来。

      拿开了床头柜上的二千元,露出了下面的纸条:姐这次实在太忙,不能陪您同游燕京,实在遗憾,留下二千元,当做请姐姐吃饭,聊表寸心,勿念……

      这小混蛋还算有点良心,把钱塞到包里。

      此时的钟奇已经在燕京最大的,万仓水果批发市场里,早上正是进货高峰,一车车满载的水果,进场,一群群商贩围住汽车,询问价格。万仓水果批发市场占地一千多亩,有经营蔬菜,水果,干调,坚果。就是一个大杂烩,在里转了半天,了解了一下当天水果的价格和质量,心里大概的有了一些数,这时的新果还没上市,尤其是大枣,目前价格比较坚挺,苹果,橘子都还能卖上不错的价格,就是这梨目前价格比较低,销量不好。今年的杏价格不错,算是惊喜,不过杏树当初种的比较少,目前万仓水果市场每天水果交易量七万多吨。

      经过两天,不停的考察了解,通过热心人介绍,找到在市场经营多年,做的比较大的批发商。

      你这水果质量还行,就是我们一般直接在水果产地直接收购,价格很低。

      张老板,你这直接去果园,选果不过是为了价格有帐算,不过您去果园选果,一趟吃喝拉撒,也不少开销,把货运来路费也不低,这运水果路上,还有有破损有损耗,挑的水果也不能达到我这么标准,而且现在全国大部分地区新果没有上市,你就是去果园,也最少等半个月一个月,等这新果下园,您这进价便宜,卖价可更便宜。我手里的货正好在新果没上市时,你还能卖上价,也不耽误你去果园进货。

      当然这事不能强求,得你情我愿,正常情况我直接雇车拉到这市场卖,还能多赚点,货离这还很近,但我嫌麻烦。别人介绍,我直接找您,您要觉着行,咱就今天拍板,下午去拉货。您要是考虑考虑,那咱就当今天认识了个新朋友。

      那小弟咱就说说这价格吧,老哥看你老弟豪爽,对哥哥胃口,只要你的货都是这个水准,老哥我在价格上不能让你吃亏……

      老哥这家饭店你咋发现的,这位置这么偏,可这菜真是正宗啊,这厨师是鲁省来的吧,应该是家传的。

      唉老弟这嘴可挺刁啊,我请这么多朋友吃饭都没吃出来,就知道好吃,可根本不知道这菜的来历,只有你是个识货的,这老板顿时有得遇知音,惺惺相惜的感觉。告诉你,这厨子以前祖上是燕京城里的御厨,人家好几代,一直干这个的,这饭馆开不了几天了,在有三月人家就去,燕京城里面去开了。

      走出饭店,两个人互相揽着肩膀,打着酒隔,唱起了男儿当自强,这老板有点喝大了,满脸紫红,大着舌头,老弟以后来燕京直接找哥哥,给你安排的绝对明白的。有好货直接拉哥这,有多少,哥要多少。

      老哥,我是看明白了,这玩意没意思挣不了几个钱,我想明白了,回去种川贝,那个价高赚钱。回家我就种去。

      老弟你那还能出川贝吗?川贝川贝,得川省种出来的才叫川贝,你那佑安种出来,得叫佑贝。这叫生在淮南为橘,生在淮北为枳,这老哥喝大了,摇头晃脑的来了一句古语。

      在我这,不管啥药,只要我种,那就全是道地药材。比原产地的还道地。

      那是,老弟你种啥,啥地道。老弟,今天这酒,你好像喝的没我多啊。

      钟奇看了看空间里的九十多万现金,决定去商场给沈虹买点礼物,进了郡王府大商场,逛了一圈,我去,这才零二年,这就这么贵,这件衣服都够村里老百姓干一年了。这不行啊,这钱我也不敢敞开了花啊,这还打算把村里那荒山打造成香港的太平山呢,这离我过,任意逍遥的日子,好像有点远。

      先别走了,在燕京在好好逛逛,钟奇决定去种点贵重的中药材,卖点钱,去了几家规模较大的药房,问了问价格,大概了解了一下,目前的冬虫夏草,野山参,海马,川贝母,灵芝的价格都很高,但是海马是海里生长的,这个没戏。至于其它的中药价格都不算高,这还是零售的价格,至于价格昂贵,一是药用价值高,二是产量非常低,一定是种植条件要求苛刻,导致产量的低下。

      打算去离燕京不远,锦省的平都中药交易市场看看。那个市场是全国八大中药批发交易市场。那里有很多摊位的老板,即是批发的商贩,家里也是种植户。

      找了一家杂酱面馆,进去要了一碗面几个小菜,打算填饱肚子,在去。

      钟奇你怎么跑这来了?

      钟奇侧头一看,这不那晚上,本想做吃人的老虎,结果别人当绵羊给吃了的,刘纯丽吗。

      快过来,快过来,来姐姐这。

      钟奇坐到了刘纯丽的旁边,这姐姐今天换了条蓝色的裙子,肉色的丝袜,上身粉T恤,墨镜斜插在头顶。整个一时尚靓丽的都市丽人。

      钟奇拍了一下刘纯丽的大腿,姐姐你不是去景点玩吗,怎么跑这逛来了。

      对面做着一个年轻的男子,看到钟奇的动作,有点脸上发青。

      姐姐这位长的这么帅的大哥,您不给介绍一下。

      他叫冯骏,刘纯丽面色有点尴尬,轻嗑了一下,刚认识两天,对燕京特熟,带着我去了不少,没去过的地。你这是又要跑哪啊,一天神神秘秘的,刘纯丽故意开始转移话题。

      你好骏哥,俊哥长的这么帅,真是人如其名啊,我叫钟奇,刘纯丽是我表姐,我俩打小就在一起疯闹,都习惯了,您别笑话我俩啊。说完看向刘纯丽咋了一下眼睛。

      这个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冯俊,看穿着,家庭条件不错。听到钟奇的介绍,对待钟奇的态度,立刻变得热情洋溢起来,你好你好。

      小弟你才是真的帅,你们这家族遗传基因真是不错啊,男帅女靓。

      我姐才是真的漂亮,只是这两年烦心事太多了,有点憔悴了,我姐以前很多有钱人追求她,我姐从不正眼看一下,没办法姐姐这人就是重感情,轻钱财的人。姐这人眼光太高,看不上的人,多一句话都不跟你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男的陪我姐吃饭。

      钟奇右手用筷子,轻轻的夹着,碟子里面的花生米,左手在桌子下面。

      刘纯丽夹了夹浑圆有力的大腿,望着钟奇,一脸你懂我的表情,轻轻的扭了下臀。

      冯俊看向刘纯丽,含情脉脉,满是自豪。

      姐我看这家的,老汤酱肉挺贵啊,也不知道好不好吃,没舍得花钱买。

      我去,冯俊站起身。小弟还想吃点什么。

      俊哥这多不好意思,你看着点吧,什么好吃你最了解了,我信你。

      刘纯丽掐了钟奇一把,别闹,这人多。

      姐你办事,挺有效率啊。你怎么和他介绍的,我别一会说露馅了。

      跟火车上说的一样。

      那你跟这位,是想来真的,还是拿他散散心,我看这冯俊人还不错。

      当什么真的,我都快三十了,过不了几年就变成黄脸婆了,哪还有心思,在轰轰烈烈的爱一场。

      姐你这心态就很好,什么事不用太较真,高高兴兴的就好。不过您这也的注意着点,这要是你老公发现了,不好收场。

      我注意着呢,本来也确实是想出来散散心的,在火车上说的都是真的,他巴不得我,多出去几天,自己好在家风流快活。

      小弟,哥给你点了几样,这家的招牌小菜,味道绝对不一样。俊哥

      您这是来燕京旅游还是,来这出差?

      我以前一直在燕京工作,这次来看看朋友,顺便散散心,这不,恰好碰到你表姐,聊的来,就顺便给她做了向导。

      你说要去锦省的平都,那里都是中药材批发的,小弟也打算进入这一行。

      有这方面打算,我想先去,了解了解,在做决定。

      小弟那远不远啊,我这几天在燕京待腻了都,要不跟你去那看看。

      那把俊哥扔这,一人不好吧。

      这两天冯俊正恰逢桃花,食髓知味,只是由于太过紧张,发挥失常,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还没等细嚼慢咽,就囫囵个吞肚子里了,看着刘纯丽幽怨的眼神,实在是心有遗憾。准备从拾自信,在展雄风。决定不放过机会,跟刘纯丽彻底把关系稳固,以后做个长久的红颜知己,赶快接话:平都批发那我熟,我大学同学在哪就有摊位,你了解情况得有熟人,才能听到真话,我正好没事,也想去看看我的老同学,正好咱三个一起走。

      那真的是麻烦俊哥了,咱们就买明天早上的车票,估计四个小时就能到,一会我去买车票。

      不用不用,咱们去酒店,那有火车票代售点。

      三人兜兜转转,找了一家宾馆,到了前台,冯俊心思万转,看着边上的钟奇,正苦寻对策时。

      服务员,开两间房,姐咱俩好久都没见了,今天咱俩一间,晚上好好聊一聊,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冯俊

      开了相邻的两个房间。

      第二天早起,冯俊急忙去敲门,起来去吃早餐,然后去车站,时间有点紧。

      几分钟后,刘纯丽打着哈欠,扶着腰,两腿外撇的跟着钟奇出来。

      冯俊满脸疑惑的看着两人。

      下午二点到了锦省的平都。约了冯俊的同学,在饭店吃饭。冯俊的同学叫魏大光,毕业后没有从事,自己所学专业,子承父业,做起了批发。对各类中药的价格,质量都很内行,对一些中药的种植也很了解,家里也种植了面积不小的黄芩,和柴胡。

      老弟,你们那个省份,也就适合种点苍术,柴胡,党参,升麻,种其他的,要不就长不了,长了也是水土不服,气候,病虫害,水土,废了半天劲,一亩地那点产量,不够陪的,这里升麻价格还可以,不过指望种那些发财,没戏。

      我也知道冬虫夏草,川贝,野山参这些玩意值钱,不过这么贵,这些年,每年价格还是一直往上走,为啥啊?不好种那玩意,真正的野山参那不是种的,碰到那东西得靠命,年龄短了,品相不好,价格也上不去。年龄真要是几百年朝上的,那也不是咱们能遇到的,就是碰到也没用,买不起。别看现在,市面上,卖的一堆,挺漂亮,躺包装盒里面的野山参,那都是林下参,在老林子里洒籽,过几年,在去挖。那种参,行内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卖的也不贵,一根百十多块钱。品相好点的,年头长些的卖个四五百元。你要种林下参,得七八年才能开挖,还得在老林子里种,很多长半道就被兔子啃了。下场大雨,水洼几天下,那参根也全烂。

      这冬虫夏草也是不好弄,那玩意你得在低温地区,用菌种在虫子身上培养……那就是个细活,环境温度苛刻,,这菌种,选虫,温度,还有照料的流程,这哪一项,你没弄好有差错,就是血本无归,这老百姓要是弄这玩意,赔两次,就不用想着翻身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