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xxzz2.xyz苹果APP下载APP下载加入收藏夹官方永久网址邮箱获

      朝堂上的大多数大臣虽然不乏大儒,一直践行仁义礼智信,但也有不少修行杂家之人。

      这些人想皇帝之所想、急皇帝之所急,可以说完全是皇帝的急先锋。

      若是他们能够早些知道方子平写的诗词文章,在朝堂上“无意间”说出来,定然会让皇帝龙颜大悦。

      这就叫投其所好!

      方子平却很郁闷!

      眼看再有两天便可以将第一本漫画的雕版雕刻完毕,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情。

      但是谁让他拜师了呢,师傅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吧。

      他只能拿好自己的文房四宝,朝着后山赶去。

      来到周墨的大院内,周墨只是给他讲解了一下这次的任务,让他喝了杯茶水之后,便带着他前往祭酒的书库。

      这书库并不是很大,毕竟只是私人书库。

      而且有很多书,邱云山早已经放入了书院的藏书馆内。

      所以这书库中的大多数书,其实都不适合大多数儒家学子读。

      但是毕竟也很是珍贵,祭酒便一直放着,每年都会让人进去清理一下。

      这次清理的只有周墨和方子平两人。

      方子平先按照周墨的指示,将其中大多数完好的书抱到太阳底下晾晒,随后才是整理那些残损的书籍。

      其中有很多是纸张还未发明时候的古竹简,上面的一些绳子因为存世太久和被人翻阅太多次的原因,都已经断掉了。

      需要用上好的宣纸将上面的内容誊抄下来,然后编订成书。

      这个工作量可是不小,因为每一卷竹简上面的字实际上都不算多,但是拿开一卷誊抄一卷,还是有些费事。

      他总不能只誊抄那断线的一卷,只要有一卷损坏的,他便需要将一部完整的书全部誊抄下来。

      至于看书,那是工作完成后的福利。

      方子平连续抄了三天,每天一大早便来,除了吃饭和方便外,一直抄个不停,终于在第四天上午的时候完成了这次需要誊抄的部分。

      周墨看他有些疲惫的脸,脸上也有些微微心疼之色,对他说道:“下午的时间,这书库中的书便随便你看,但只能看不能抄,能记住多少便都算你的报酬了,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虽然没有什么我儒家的神功秘法,但是其他流派的秘法也不少,说不定对你小说的创作有什么帮助呢。”

      方子平听了,这才明白周墨让他来帮个忙的原因,竟然只是为了他写小说的时候有素材,心中不由得苦笑不得。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自己这位老师的好心,只能作揖道谢。

      草草吃了顿午饭,便开始看起来。

      他这几天誊抄的东西,大部分竟然都是些前朝野史,让他间接了解到了前朝的情况。

      现在随便看书,他可不愿意看那些野史,没有什么用不说,还浪费时间。

      他倒是对一些剑谱、拳法之类的很感兴趣,可惜他从未练剑练武,看了也根本看不太懂。

      不过他想起自己二叔方乾宇的大脸,便想着给他记一门好的剑法给他。

      这儿能够被祭酒这位二品强者收集的,就算是没有达到顶尖,恐怕也是当年被祭酒击杀一些敌人留下的。

      能被祭酒当成敌人,哪怕是他年轻时候当作对手,恐怕留下的剑法也十分不凡。

      他选了一会,找到了一本名为《落月剑》的剑谱。

      上面除了一篇上千字的总纲外,还有几十幅小人画,每幅都是手中持剑摆出各种姿势。

      方子平本身便是漫画家,记忆这样的小人画,对他来说是小事一碟,只是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不但将上千字的总纲记在脑中,还将几十副小人画一分不差的全部记了下来。

      他只需要回去之后,将脑中记下来的东西画出来便是。

      反正只是不让他抄写,没说不能将记下来的默写出来。

      随后还有几个时辰,他便这儿看看、那儿看看。

      阴阳家的秘术、墨家的机关图谱、法家的律令之术、道家的道书,所有藏书任他阅读。

      就在他连看了这么多的秘法,心中都要装不下的时候,他将手上一本通灵师职业的《通灵之法》最后一页看完便要合上的时候,突然从最后封面的夹缝中掉落出来一块薄薄的丝巾。

      他咦了一声,弯腰将这块丝巾捡起来,发现上面竟然使用细细的丝线,绣着一些无色的小字,若不是现在便在太阳底下,他恐怕还看不清楚。

      他仔细看了眼,发现最上面稍微大些的三个字是:瞳中剑。

      “嗯,瞳中剑,从未听说过这种秘术,藏得这么隐秘,莫非是那位通灵师藏起来的不成?”

      方子平心中想着,稍微倾斜了下手中的丝巾,朝着下面绣着的小字看去。

      一共只有八百多字,他只是几分钟便看完了。

      等方子平看完,眼中流露出微感兴趣的神色。

      “这竟然是一种神奇的职业——瞳师的修行之法,只需要用一些特殊的药材洗眼,然后运用这上面的秘法吸收药力,便可以修行达到九品,可以从眼中射出剑气伤人,还真是奇怪的传承。”

      “而且按照这上面绣字所说,若是将这门《瞳中剑》修行到六品,便可以前往一处秘地,将这门《瞳中剑》提升为《破妄之瞳》。”

      “如果说《瞳中剑》是瞳师传承中的一般功法的话,《破妄之瞳》便是瞳师的一流功法,看上去好像很有意思呢?”

      他将所有内容全部记在心中后,将这块丝巾随手塞到原来的封面夹缝中。

      反正就是一个用来传承的丝巾,也没有什么不同之处,方子平可不会随意带走。

      万一是祭酒这老头专门留下考验学子的手段,那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什么对他重要,什么对他次要,方子平心中分的很清楚。

      他可不是真的只有15岁,心理年龄可是32岁。

      而且就算是这《破妄之瞳》能厉害到上天,也还是不如他的正经修炼来的重要。

      另外方子平也不相信,这样只是藏在封面夹缝中,不会被祭酒这老头发现。

      恐怕书库中有什么东西,缺了什么东西,祭酒这老头一清二楚。

      毕竟儒家的言出法随实在诡异,说什么就是什么。

      到时候祭酒老头对着自己的书库说一句:“书库中缺失的东西,都回来。”

      那时候这丝巾从他身上飞出来,那可就太尴尬了,恐怕他在书院也待到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