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破解版app下载西西软件

      或许是近来吃得太饱,木兰不像过去那么急色,没有拉着百合子十人组立即玩一龙十四凤。况且,外边还有个麻烦精,于是干脆将四合院留给女孩们内部磨合,木兰负责将麻烦精捎带走。

      前往托尼家的途中,托尼的心思全然不在那叠写满歌词的稿纸上,假装表现得漫不经心地问:“所以,你那小小的院子里,要再搬进十位住户?你每天都要同时面对十四位女友?”

      木兰目光落在托尼拿反的歌词稿纸上:“怎么?羡慕嫉妒恨?那你也得有一副铁打的肾来支撑这种生活。”木兰不会去炫耀黄金屋里的闺房之乐,与十四女大被同眠什么的都属于常态。

      托尼也发现自己拿反了稿纸,干脆放下:“羡慕?呵呵呵,开什么玩笑。我从来都不是个念旧的人,我宁愿枕边人天天换新的。哪会学你,跟个愚昧的旧时代地主一样,就守着家里的几个女人。而且说起来,那十姐妹的父母是怎么生的?基因也太强大了吧,生十个一模一样的女儿,说说,她们中有双胞胎或三胞胎吗?”

      木兰:“我不知道。”

      托尼有些激动:“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额!说起来,似乎不知道更加让人兴奋,你果然会玩。”

      木兰:“你觉得,自然条件下,一对夫妻能生出十个一模一样的孩子?”

      托尼眼睛闪亮:“你是说生物克隆?她们不是自然诞生的十姐妹?是靠克隆出来的?难怪长得那么相似。可话说回来,要是有这技术,为什么不克隆更加漂亮的女孩。哦,小朋友,我不是说你的女友们不漂亮,而是纯学术地讨论这种做法的目的。刨除伦理道德的问题,但从表观、发育、和多能三大难题的。额,好吧,看你一脸傻样,估计连这些名词都没听说过。”

      木兰也好像漫不经心地给出答案:“因为百合子是变种人啊。”至于百合子漂亮与否的问题,木兰心里有个答案:“内惠”,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个答案让托尼立刻收声。他眼珠子乱转,思索着这个答案后的巨大信息量。

      一直以来,托尼都把眼前这位霓虹小朋友看成一个才华横溢的普通艺术家。才华横溢与普通并不冲突。托尼认可,以这位霓虹小朋友的才华,或许能够名垂人类历史。可人类历史上多少才华横溢的人,终身无缘接触非凡的世界。而变种人就是非凡世界的一个重要标识。

      如果这位霓虹小朋友仅仅是个才华横溢的普通人,那托尼之前与之相处的方式就毫无问题。托尼掌控着绝对的主动权,哪怕俩人相识才不久,他就被这位霓虹小朋友坑了一大笔。

      可若是这位霓虹小朋友是个能接触非凡世界的人,那托尼就不得不反思,对方接近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跟自己合作出一张专辑的目的又是什么?说出女友是变种人的目的更是什么?

      变种人啊。虽然没有具体数据与理论支持,可变种人的数量,确实是随着核武器的使用与核试验的进行,而愈发增多起来。变种人的存在与对待问题,也逐渐成为世界各国的严峻难题。

      托尼试探地问:“所以,需要我帮你物色新房子吗?”

      所以?这里边哪有因为所以的直接关系?一个所以让木兰看出了托尼的顾虑,摆摆手道:“不用担心,我会让她们十姐妹回霓虹。我来米国是留学的,买那么多房子做什么?”

      一个不用担心,算是木兰戳破了托尼的某些小忧虑。托尼嘿嘿一笑,随即问:“话说起来,你这算不算是睡歌迷?她们因为你的歌而投怀送抱?”

      木兰:“怎么了,又羡慕了?等这张专辑出了,你可以全国巡演啊。”

      托尼眼中带着向往:“我也想向那些摇滚明星一样,一边全国巡演,一边睡遍全国歌迷,甚至睡出国外。可公司离不开我啊。哎~”

      木兰瘫在座椅上:“地球少了谁都转,斯塔克工业少了你最多发展倒退一些。世上离不开你的有且只有你自己。”

      托尼前一刻还在YY睡全国粉丝的画面,下一秒就被木兰这好有道理的话糊了一脸,懵了一会儿居然找不到反驳的地方。于是另开战场,问:“虽然你说得很玄乎,但我更好奇你是怎么认识这十个变种人女友的?是十个一起,还是一个一个地拿下?”

      木兰懒得应对托尼的八卦:“你有这八卦的心思,不如多看看我给你的歌词,一共十一首,一首单曲,十首专辑。”

      托尼却不打算轻易放过:“别啊,我可是天才,歌词才几个字?看一遍就能记住,等会按照旋律唱就好。我这也不是八卦,而是想了解你对变种人的看法,纯属客观学术的讨论。虽然还没有明确的数据证实,但变种人的活跃程度确实随着核力量的使用而提高。你也知道,我那个臭老爹就是负责那个项目的。况且站在我的位子和高度,也不得不正视愈发尖锐的变种人与普通人的冲突。”

      木兰:“你觉得,能从我一个才上大一的留学生这,得到某种答案,或者提示?”

      托尼:“你就随便说说呗,哪怕你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出发。”

      木兰:“没有什么艺术家的角度,简单来说就是蠢。”

      托尼愣了一下:“什么意思?谁蠢?”

      木兰:“还能是谁,当然是变种人蠢。造成这个局面,纯粹是因为变种人蠢。”

      托尼玩味:“哟,我可听说,变种人首领之一的查尔斯,可是身怀好几个博士学位。你说这样的人蠢?”

      木兰左手右手各举起食指:“笨和蠢是有区别的。笨是智商问题,蠢是逻辑问题。说变种人蠢,是因为他们都不懂得思考,逻辑混乱行为盲目。”

      托尼来了兴趣:“哟,你这说法新颖,解释解释怎样才是正确的思考。”

      木兰:“一切都在选择。就拿你有钱来举例吧,如果你的是个变种人,你的变种能力就是有钱。没有觉醒变种能力前的你没有钱,有且只能吃汉堡披萨。觉醒成变种人后你有了钱,是不是意味着你有了选择,即可以继续吃汉堡,也可以吃更贵的鹅肝鱼子酱?”

      托尼点点头:“是这么说。所以呢?”

      木兰:“可变种人的思路却是:你因变种能力成了有钱人,你就只能吃更贵的鹅肝鱼子酱。汉堡披萨是没有钱的普通人吃的,你有钱却不能吃。”

      托尼歪着头:“是这么说的吗?”

      木兰:“一个普通人觉醒了能力成为变种人。那他究竟只能是变种人?还是即可以是变种人也能是人类?”

      托尼若有所思:“我大概听懂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说:普通人没有能力,就只能做普通人。变种人有了能力,那他们即可以做普通人又可以做变种人,因为他们比普通人多了选择。可是,有不少变种人的能力彻底改变了他们的身体构造,比如背后伸出翅膀,头上长出犄角什么的,这些变种人怎么做普通人?”

      木兰:“不完全是。侏儒算不算普通人?顶尖运动巨星算不算超人类?做不做普通人,外在不是唯一的条件,心态才是最根本的指向。还是那个比喻,有钱只能吃鹅肝鱼子酱,再有钱都不能吃汉堡披萨,是不是蠢?”

      托尼不是很确定:“听你这么说,确实很蠢。可这也不是多难的逻辑啊,就没有一个变种人想到?”

      木兰:“给你两个提示:其一,养贼自重;其二,心灵掌控。”

      托尼嘶地吸了口气:“你是说,X教授和万磁王在演戏?”

      木兰:“再想想,在米国境内,为了变种人而活跃的角色,就他俩?”

      托尼:“不是吧,你这是在隐射军方?”

      木兰:“不然,冷战之后你的军火卖给谁?”

      托尼无语,自执掌斯塔克工业以来,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这世界的水真浑啊。

      随后,托尼进一步被木兰的“万磁王洗不洗头?”的理论彻底说服。便道:“所以你一开始说变种人蠢,不是真的蠢,而是有人刻意制造出当下的局势,让其他多数变种人有且只有一种选择。对吗?”

      木兰一脸认真地看着托尼:“在这件事上,我是真的希望所有变种人都蠢。因为造成变种人当下的危局,不是蠢就是坏。”

      托尼沉默了,这是个细思极恐的话题,连变种人这词汇都是变种人的首领抛出的,简直就是将所有变种人圈成了普通人的舆论靶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