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女神大阳

      “药老,这五级灵丹是否对心心的灵力恢复有用?”

      “这是······五级上品丹药!”

      药老惊讶于锦盒中的丹药,纯净无暇,没有一丝杂质,乃是上品中的极品,少说也得价值千金,这么极品的灵丹,不知乐赟从何而来。

      “的确是上品!不过如对灵力恢复无效,那它就与废物无异!”

      乐赟抬头透过窗台望向远方。

      已是入冬,树木萧条,昨夜下起了鹅毛大雪,入眼之处一片雪白,北风狂啸,冰冷刺骨,却抵不过佳人梦呓中的阵阵呼冷声。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昨晚的那一幕!

      “冷······好冷!”

      女人一直蜷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冰冷的双手紧贴在他胸口的肌肤上,原以为是色诱,却未曾想是无意识中寻找取暖源!她还真把他当成火炉?

      只见她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峨眉紧锁,梦呓不断,直呼好冷!

      即使有他的体温和厚重被褥的熨烫,可怀里的女人仍然如冰窖般冰冷刺骨!

      体温在慢慢流逝,灵力涣散的她已与普通人无异,畏寒怕冷,如易碎的娃娃随时仿佛会失去!

      “心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乐赟搂着她纤腰的长臂又箍紧几分,侧躺而下,将她深深禁锢在怀里,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

      也许这是他现在最害怕的事,那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消失,他不能失去她!

      “乐赟,你这样做值得吗?她可是几次三番要害你性命的?”

      药老实在猜不透乐赟的心思,为这么一个女人,倾尽所有,值得吗?

      突然而来的问话让乐赟从遥远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只要一想起他要失去她,他的心会痛。

      “既已心动,不值又何妨?只要她在,便是晴天!”

      这狗粮他不吃!药老无奈的摇摇头,轻叹口气,还是眼不见为净!虐狗啊!

      这情窦初开的小子,真是傻的可以!

      陈语馨啊陈语馨,你是否会回赠给他同等的爱?

      如若不然,怎么能对得起他的一份真心?

      “对了,新进的弟子中有一名唤丁芷的,她已入墨漓门下!她可是你领她入麒麟山的?不怕墨漓这妖孽猜忌她,会想方设法给她难看?”

      说起丁芷这人,长的如花似玉,貌比貂蝉。天资聪颖,在新进弟子中可是出类拔萃,一眼即被墨漓相中。

      炼丹技术可是炉火纯青,小小年纪就已经是三级上品炼药师,如此人才,乐赟怎么舍得将她拱手让人。

      “这是她心甘情愿的!何况我已帮她报仇!”

      临淄国户部侍郎庶女丁芷,自小因母亲被户部侍郎宠爱,招嫉妒的嫡母所污蔑陷害,无辜惨死。

      而她过着猪狗不如,生不如死的日子,甚至还未及笄,就被卖入下等妓寨,只怕也活不过三天。如不是他的一念之仁救了她,为她处置了害她之人,包括她的嫡母。恐怕她坟头的草都已经不知道高了几许。

      她可是他手中最好的利刃,授她名师指点,教她炼制丹药,就为了出鞘的这一天!

      “这丹药不会是她炼的······”

      这应该是如他所想那般?

      如果留丁芷在身边,岂不是更能如虎添翼?

      “对,就是出自她手!她的确有几分能耐!”

      她的确是他手中最完美的一把剑,天赋异禀,却又对他忠心不二!

      “可是她似乎对你有所不同?你真的忍心送羊入虎口?”

      “利刃而已,何谈感情!”

      何况他早已心有所属,已经容不下其他!

      “药老,你可愿意追随我?”

      “任凭少主差遣!”

      “大事必定可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