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根太大留一半

      凌乱的货物散落,有人在抢夺值钱的物品,也有人在牵马赶驼。

      哈哈哈!!

      嗜血的狂笑,一马匪手持着染血的马刀,地上是热情的东家死不瞑目。

      周围,还有几十人骑马绕行,他们面目狰狞,煞气逼人,手持马刀高声吆喝,都是极恶马匪。

      啊!

      又是一声亡命惨叫,冷血马匪们再杀一人,至此,整个小商队只剩一女孩还活着,其余同行者皆招不测,死在了西域的荒野上。

      可怜的小商队,他们没钱雇佣护卫,只是在这丝绸之路上讨口饭吃,他们本来趁夜赶路,也是为了躲过白日的艳阳,但没想到这小商队路途中却遇上马匪,这才遭遇了不测。

      “畜生们,呜呜~”

      这时,那偷看仇天魁等人的女孩大骂,满脸泪痕,她衣衫凌乱的跑了出来,冲向了热情东家的尸体。

      “爹爹!!你死的好惨啊”

      女孩抱起东家尸体,依偎在一起淘淘大哭。在她身后,有一马匪提裤淫笑,道:“小娘子,别跑啊!哥哥来安慰你”

      话毕,其他绕行的马匪们放声大笑,尽是污言秽语。

      “对啊!别管这老不死的了,跟哥哥们走,保证让你天天都快活”一人如此叫道,他的马下正有两人的尸体渐冷,手持的马刀沾满了他们的鲜血。

      “不就是死两个人嘛,有什么好哭的,以后跟了我们马家帮,保你吃香喝辣,那还用走这要命的丝绸之路”再有一人大叫,邪笑着想从马背上伸手抱向女孩,却被女孩挣脱没能得逞。

      “哦!性子蛮烈的,我们喜欢”

      哈哈!!

      周围的马匪全然不顾女孩痛失亲人,反而调侃吃瘪的同伴。

      而在一边,一满脸凶相的男人戏讷的看着马匪们调戏女孩道:“想玩就带上她,先从这离开再说,免得唐军发现了我们”

      此人正是马家帮的匪首,马远义,他本在中原作恶杀害他人后,逃到西域来躲避官家追捕。但马远义死性不改,在西域这里又纠集了一大批亡命之徒,组成了六十三人的马家帮作恶西域。

      而且,马远义生性谨慎,每次打劫过往商队之后,都会快速躲到荒野去,唐军曾经大举绞杀马远义数次,都让他逃脱。

      “好!!”马匪们在马远义的话下,开始清点货物,准备离开。

      这时,原本那提裤马匪,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女孩,道:“来啊,跟哥哥们走啊!”

      女孩岂能从他,挣脱后仇恨的看着此人,大叫道:“畜生们,我要为爹爹他们报仇”

      只见她冲向了一边,捡起了凌辱她这马匪的马刀,冲向了这个侮辱她,还杀她家人的仇敌。

      “上啊!”

      到这种时候,马匪们依然在拿女孩的悲痛嬉戏。

      可是,她一弱小女子怎么会是马匪的对手,只见她冲上去之后三两下就被夺去马刀。

      也在这时,戏弄她的马匪失手,将马刀刺进了女孩的腹部,让她含恨倒在了血泊中。

      “真可惜,还没玩够就死了”这马匪道,杀人就这么简单,对于女孩的死他们全然不在意,他甩了甩带血的马刀,就准备离开这里。

      杀人取乐,抢夺货物,奸!**女,这就是马匪,这就是危祸西域的马家帮。

      就在这时候,准备离开的马匪看到了仇天魁。只见仇天魁奔如猛虎,快如狡兔,手持着陌刀凌空一跃,挥动中怒吼道:“小畜生们,给老子纳命来!”

      仇天魁这一跃足有十余米,陌刀刀锋如银泻,拉动时呼啦一声,一击砍下了地上这马匪罪恶的人头,结束了他罪恶的人生。

      同时,王凯四人也杀了过来,他们紧跟仇天魁身后,杀进了马匪中间。

      马匪匪首马远义见样,失声大叫道:“唐军,他们居然半夜还在巡逻”

      马远义又见马匪们欲提刀战仇天魁,他狐狸一般的眼睛看了看远方,心中算计道:“从没见过半夜唐军还在活动,看来此地已经不可久留,还是先走为上,免得被唐骑发现踪迹之后跑不了”

      随即,马远义舍弃了货物,挥手道:“撤,不要恋战”

      在他的命令下,马匪们这才收手,一通叫骂后一起御马跑向了黑夜中。

      这时,左牧抱起了弥留之际的女孩,痛呼道:“魁哥快来啊,这小娘子流了好多血!”

      “撑住啊!”王凯手扶女孩腹部,鲜血染红了女孩的衣衫,也染红了王凯的手。

      然而,女孩在五人的面前,只说出来最后两个字。

      “爹爹!!”

      随即,她两眼含泪,瘫软在了左牧的怀中,被马匪们残害在这荒野中。

      此时,仇天魁环视周围,那热情东家嘘寒问暖还历历在目,小商队人们的欢声还在耳边,女孩偷视害羞的表情无法忘记。

      怒血上头,如此一帮好人遭祸横尸荒野,仇天魁大吼了一声:“畜生们,老子今天剁光了你们!”

      他伸手拉住一马的缰绳,追着马家帮的身后离开了。

      ~~~~

      狄丽拜尔以东,王凯正与聂军一起走在去找马远华的路上。等到王凯说到此之后,聂军问道:“那之后呢?仇天魁追上了马家帮做了些什么?”

      王凯摇了摇头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当时我们也追了一段路,但最后还是弄丢了他们的踪迹”

      “之后,我们商量了一下,让多吉跑回营地搬救兵,左牧,阿狮兰两人尽可能的寻找他们,我只能一边处理商队遇难者的遗体,一边等我们的人到来”

      “等我们的大队人马赶来之后,我们也只是找到左牧跟阿狮兰,仇天魁跟马家帮却消失在荒野中”

      聂军道:“也就是,后面发生的事恩师实际也没参与?”

      “嗯!”

      王凯道:

      “但是,在我们返回军营的第三天早上,仇天魁一个人骑马回到军营来了,那时候我看到景象的至今难忘”

      “走向军营的仇天魁背后是初升朝阳,如同环绕着他的金色光环一般。他目光直视,浑身染血,单手提着一把满是缺口的陌刀,刀面上的血迹依然没有凝固,身旁还跟着一匹马”

      “而那第二匹马背上,是包括匪首马远义在内,马家帮全员六十三人的脑袋,他们都被仇天魁在这三天时间里面砍了下来,成为了仇天魁的第一个战功”

      “当仇天魁策马踏进军营时,整个军营哑然无声,所有人敬畏的看着仇天魁归来。连王成志督军也同样,站在大帐前直视着这个男人”

      “接着,仇天魁跳下马背抱拳说到,马家帮全员六十三人已伏诛,请王督军定夺,然后就是雷鸣一般欢呼声,所以人都在高呼仇天魁之名”

      随即,王凯陶醉。

      “一战成名,狂刀生!其名仇天魁,其名号,狂刀”

      听完,聂军了然道:“恩师就是从那时候叫他魁哥的吗?”

      王凯点了点头,道:“对,不但是我,我们那一批人从那之后都称仇天魁为大哥。因为他已经走在了我们前面,那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战功了,所以仇天魁是用自己的实力折服了我们所有人”

      聂军长叹,道:“六十三个凶恶马匪,十九岁的第一战,这战绩的确能折服任何人,看来仇天魁实至名归”

      随即,聂军再问道:“仇天魁回来之后就没说过怎么做到的吗?”

      王凯轻笑道:“没有,他就那种性格,不管做了什么都没有炫耀的兴趣,我们追问时只是很平淡说了了两句”

      “不过嘛,因为我们叫了他大哥,他也把那三招教会了我们,乃至于后来的狂刀营都学过这三招,成为了狂刀营百战百胜的底牌”

      “狂刀营!?”

      这时,聂军嘀咕了一下,问道:“难道狂刀营就是因为仇天魁这一战才成立的吗?”

      王凯夹了一下马腹,道:“是也不是,这一战的确是仇天魁狂刀之名的由来,这是王成志督军亲自为仇天魁起的名号,但狂刀营的组建还要在往后一点,这之后还发生了很多事”

      “比如说延续到现在的陌刀强骑组建过程,以及我们狂刀营专用的陌刀打造等等,这又花了很多时间”

      聂军想了一下,道:“陌刀强骑因为仇天魁这惊人的一战顺势成立我能理解,可狂刀营的陌刀难道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这时,王凯刷的一下抽出手中的陌刀,在阳光下反射着彻骨的寒光,道:“啊!我们后来使用的陌刀不是大唐军器监锻造而成,而是托关系让一个锻刀大师,专门选用最好的精钢打造出来的,此刀的刀面比一般陌刀宽一指,厚一分,更是比一般陌刀重三斤,刀身三个狂刀营的字也是这位锻刀大师专门为我们铭刻的”

      “每一把都是宝刀!”

      “哪个锻刀大师!?”聂军道。

      王凯陌刀归窍,道:“刀刀匠,这就是那位锻刀大师名字,是一个很古怪的人,也是杨胄大督护认识的人。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为我们锻刀的是他,这事就算狂刀营里的人都不知道”

      远处,崇山峻岭,阳光下暗影叠叠,这就是情报中现在这个马家帮藏身之地,聂军看着这片连绵不断的山岭,再一次问道:“那这马远华又跟当年的马家帮是什么关系?跟马远义又是什么关系?”

      “他们两是亲兄弟!”

      王凯也看着远处道:“这事还是要从二十四年前说起,当时的马家帮不是六十三人,而是六十四人,其中还包括这马远华在里面,但这家伙藏的更深,连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仇天魁那一战击杀了马家帮其他的人,却唯独让这马远华躲过了一劫,这才又养成了一大祸害”

      “恩师又是怎么知道这马远华身份的?”聂军再问道。

      “一半是猜的”

      王凯道:“当时仇天魁覆灭马家帮之后,西域跟中原的官府联系过一次,才知道马远义杀人时是两个人在行凶,其中就有他的亲兄弟马远华,但因为至那之后马远华神秘失踪,我们也就不了了子了”

      “所以,在这次听到同一个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马远华是那神秘消失的人,所以那个凶恶的马家帮才会再出现”

      说话中,王凯二人已经踩到了山岭的边缘,他们扫视了山上密密麻麻的树木,显然此地正是藏人的好去处。

      聂军这才说道:“马远华这种祸害多留一天百姓就会多受罪一天,要不我们趁这次见面先把他灭了在说”

      但,王凯摇了摇头道:“杀了马远华马家帮其他的匪类怎么办,搞不好他们因为失去了束缚,分散之后反而造成更大的麻烦。所以我准备借仇天魁跟他的血仇,把马远华在内的所有人全部引出来,这样才能把他们一网打尽”

      当然,牵制颜西北也是王凯此行的另外一个目的。

      “走吧!按原计划把这马家帮引出来吧!”

      说着,王凯御马走进了山岭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