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尾あかり在线

      “好!”奥斯卡端起面前戴沐白特意选的大号酒杯倒满,学着东方明城的姿态一饮而尽。

      “咳咳!”奥斯卡被酒呛到了。

      沐白上哪搞到的酒?怎么这么烈?呛死我了。

      “呦~小奥,你不行啊,要不我来替你喝?”马红俊在一旁不嫌事大起哄。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咳咳!”奥斯卡不满的看了一眼马红俊,伸手又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

      “这杯轮到我敬你,敬你力挽狂澜,不惜暴露自己。”仰头喝干,酒杯向下倾倒。

      东方明城眉头微微一挑,头一仰,一口喝干朱竹清给他倒上的酒水。

      马红俊见两人这么拼,也加入了拼酒的行列,随后戴沐白也不顾小舞幽怨的目光拉着唐三加入其中。

      五人喝了一瓶又一瓶,最后一旁的小舞和宁荣荣也加入了,而朱竹清则一直在为大家倒酒,但是也被小舞和宁荣荣拉着喝了几杯。

      随着酒局的进行,最先撑不住的是马红俊,接着奥斯卡也倒下了,随后小舞、唐三、戴沐白也撑不住了,就剩东方明城和宁荣荣在拼了。

      随着一杯又一杯的酒水下肚,宁荣荣也有些撑不住了,毕竟喝酒也涨肚子,而且……人有三急。

      “不行了,我喝不下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喝下这么多水的,我去厕所了。”宁荣荣红着脸伸出手指着东方明城这变态一脸不愤。

      吃的多也就算了,他怎么也这么能喝?上次可没见他喝多少。

      东方明城耸耸肩,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也没办法啊,这可能就是天赋。”

      “哼!”宁荣荣不管东方明城,自己一个人直接往厕所走去,都快憋死了。

      朱竹清看着东方明城的侧脸说道:“你又在欺负荣荣了。”

      “我哪有?明明是他们几个联合起来欺负我好吧,要不是我酒量好估计现在趴地上流口水的就是我了。”东方明城大喊冤枉,还指了指趴在地上口水流了润湿一大片地毯的马红俊。

      马红俊口水顺着嘴里含着的右手食指慢慢流到地毯上,还不时念叨着什么,嘿嘿发笑。

      朱竹清看着趴了一地的人,不禁暗自扶额,“那你也不能把他们全都灌醉吧,灌醉了还得要你送他们回房间。”

      “等会儿你和荣荣扶小舞回去,我把另外几个扛回去。”

      “行。”

      东方明城看着朱竹清似乎想起了什么微妙的事情,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绅士”笑容,“对了,竹清。艾琳已经离开了,你一个人睡不了那么大一间房吧,要不你搬过来和我睡?”

      朱竹清不敢看东方明城的眼睛,红着脸不安的扭动着身子,道:“不了,今晚我和荣荣小舞她们一起睡,你还是一个人睡吧。”

      “好吧,我还以为艾琳不在你会给我发福利呢,看来是我想多了。我先把他们几个扛回去,你等一下荣荣吧,现在也不早了。”说完,东方明城左右肩上扛着唐三和奥斯卡,手上还提着戴沐白、马红俊,往门口走去。

      大师和弗兰德秦明他们刚才已经出去了,好像是秦明突然想看一看弗兰德的那个小店,一行四个人便先一步回去了,估计秦明今晚得跟三个大老爷们儿挤一挤了。

      而这时宁荣荣回来了,朱竹清一把抱了上去,但是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她胸前的衣服似乎湿了。

      “呀!”

      “我刚刚才洗了手,手还是湿的你就扑上来了。我说竹清,有明城在这你没必要表现得这么饥渴吧?难道他还满足不了你?我看也不像啊。”喝多了的宁荣荣口吐狼虎之词,双手还抵在她与朱竹清之间的某个曼妙部位上,甚至还动手抓了两下,一旁的东方明城“羡慕”极了。

      一巴掌拍开宁荣荣的咸猪手,朱竹清解释道:“今晚艾琳不在,我想跟你和小舞一起睡,你们房间房间应该还睡得下吧?”

      “当然睡得下啊。”宁荣荣又看了一眼手提肩扛的东方明城,“那你的明城怎么办?今晚又要独守空房?”

      “什么叫独守空房?我们还小。”朱竹清没有反驳宁荣荣说的前半句话。

      说到后面朱竹清的声音几不可闻,她想到了风流成性的戴沐白和流连于勾栏之间的马红俊,貌似男孩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特别想要,那自己要不要……

      “喂,竹清你在想什么呢?过来帮我扶一下小舞,她这段时间怎么又重了这么多啊?回去我就给她上秤称一下。”宁荣荣揽过小舞的一只胳膊挂自己的脖子上,摇摇晃晃的朝着朱竹清走来让她搭把手。

      朱竹清看见宁荣荣这情况表示很无奈,道:“你这是喝多了吧,还是我来吧,你现在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走过去接过小舞,与宁荣荣一起离开了。

      房间里留下一地的狼藉。

      “呦呵!这几个家伙真特么重。”一把将四个喝得烂醉如泥的菜鸡扔到唐三的床上。

      东方明城看了看叠在一起的四个人,最后又提着马红俊的后衣领把他往地上一扔。

      “啪!”

      “咕噜噜~”

      好嘛,这都没醒。

      东方明城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缓缓的吟唱,声音愈来愈大,最后简直就是在人耳边敲钟一般,但是床上、地上的四人似乎一点声音也没有听见,似乎东方明城宛如洪钟的吟唱声只在他身体周围环绕。

      马红俊做了一个梦,一个他日思夜想的梦,他梦到了……

      别瞎想,梦里没有许多女人,只有一个。他看不清她的脸,但是他知道那就是自己最渴望的人,一个愿意陪伴他度过往后余生的女人。

      在梦境里,马红俊开始分不清现实与梦的差别了,但是他清楚的记得他与梦里的那个女人的第一次见面是怎样的戏剧性场面,也记得他与她的第一次两人就跟普通小情侣一样羞涩的样子,还有他们结婚的时候师长、兄弟姐妹们祝福的话语,就连他们孩子的名字他都记得。

      总之,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因为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老去,死去,自己亲手葬下她早已冰冷的身躯……

      不知为何马红俊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而且似乎很多人看着自己。

      “喂喂!胖子醒了诶!他睡觉的时候怎么会哭呢?他是怎么做到的?”奥斯卡嘴里叼着一根大香肠,用手指戳着马红俊圆润的脸蛋儿,一脸惊奇的说道。

      一旁正在吃着早饭的戴沐白和唐三抬头看了一眼,就又把头低了下去。

      “不知道,可能是梦到自己在鸡窝里又找到了一只金凤凰吧,管他呢,等他醒了,你自己问他就好了。快过来吃饭,这都快凉了。小三,你说明城起这么早去给我们买早饭是不是为了昨天斗魂发生的事情啊?”戴沐白咬了一口凉了的油条,开口问他对面的唐三。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他应该会跟我们解释一下的,不解释也没关系,谁没有点秘密呢?”话题说到这,唐三想到了自己的暗器。

      从原来世界唐门带过来的暗器知识大都还只留存在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些容易打造的暗器被他造了出来,其他的他到现在都还没有个头绪如何打造呢。

      毕竟斗罗大陆的金属种类和特性比原来那个世界多太多了,到现在唐三都还没有认清所有的金属呢,不知道那种材料更适合打造哪一种暗器,这得专业人士来干呐。

      想到这么多威力强大的暗器自己没办法造出来,唐三就有些头痛,就拿暗器百解中排名前列最容易打造的阎王帖来说,打造的方法并不难,只是需要的毒物太难寻了,唐三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精力和能力去搜集这些东西。

      守着宝山而无法进入,这就是唐三此时的情况。

      戴沐白点点头,非常认同唐三的这个说法,“也对,我们几个人中没有秘密的估计就只有这两个家伙了。”戴沐白指了指床上的马红俊和床边逗弄熟睡的胖子的奥斯卡。

      PS:

      十点多起床,我感觉我又活过来了,今晚三更不拖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