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真人版

      颜陌清了清嗓子,起初不敢直视夫子,慢慢思维越发清晰,像是下了莫大决定一般,鼓起勇气道:“农民在田官的监督下在公田上辛苦劳作,农民要顶着烈日织布供给贵族做衣裳,农民还要参与打猎,猎得的大兽要献给贵族,酿酒杀牧为贵族祝寿!我清楚记得先生的教导,我们大周的耕作制度是‘井田制’,公田的收入要用在祭祀和公建事业上,又有一夫受百亩和定期平均分配和调换不同田地的制度,可这首乐歌体现出的是公田已经被贵族占有,您不觉得矛盾么?”

      颜陌的一番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明眸仰望间充满疑惑,或许这仅仅是稚子之言,然而对于老者而言更甚于口诛笔伐。

      “谬论你……大逆不道哇!”

      老者明显是因为孩子口怼难掩羞恼,原本爱才之意转瞬间烟消云散,随身卷起桌案上的教材头也不回愤然离去。

      “先生,您的笔砚,还有……还有……”

      “不要啦,都送你啦!”老者头也不回怒喝道,似乎暂留一秒都是对自己的侮辱。

      “不是你让我谈谈自己的心得么?”

      颜陌满脸的愕然,不知道哪里惹得先生前后态度转变这么大,目光移向老者平日教学桌案上的东西,一阵头大为难。

      “这该如何是好?”

      略显褪色的桌案上整齐摆放着三样物品,第一件是点读的象牙笔。

      辟雍内读书,每日上课前学生要拿着自己的书卷到先生处“上书”。所谓“上书”就是学生拿着自己前日预习的书,翻到要学习的这一页,上交给先生,先生给他点出句读,以便更好理解字文字意。

      老者所留的这件点读的象牙笔就算是外行人见到也能看出其高端之处,扁平的笔身,一头粗一头细,两头各有一个沾染印泥的圆圈,大圈表示句号,小圈表示逗号,附注先生的精彩点评后也会用它在后面点一点,类似于名章的作用。

      桌案上另外的物品是先生的毛笔与砚台,与贵气的象牙笔相比这两件物品就稍显朴素了,砚台作为文房四宝之一,供研墨、调墨之用,是书写、绘画研磨色料的必备工具。

      这款砚台形状朴素得甚至简陋,因为需要磨墨,所以有一块平坦的地方;因为要盛墨汁,所以有一个凹陷,往日先生都是自己亲自磨墨,盛放磨好的墨汁为掭笔使用。

      月许前,颜陌在打扫卫生时不慎将砚台碰掉地上,外表看上去没有变化,底部却磕裂出一道细纹,而且还划伤了他的右手,所幸没有被人发现。

      虽然这并不算什么大事,但他心底还是有些不安的,“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的传统观念让他心中始终对此感到愧疚。

      “这只点读用的象牙笔先生一直很喜爱,虽然他说不要了,那一定是气话,我要想办法还给他,至于这根毛笔和砚台……”颜陌的心思在翻涌,有些犹豫。

      “砚台虽然陈旧,可想必一定跟了先生很久,否则早就该更换扔掉了,我要是把它还回去,先生要是问起怎么磕裂的,我该如何回答?”

      颜陌不善于撒谎,否则也不会把老者气的拂袖而去,他犹豫再三后将象牙笔交给后堂正打扫庭院的小厮,让其见到老者转交给他,自己则拿着笔和砚,打算择日求母亲带他去买一套新的墨宝给老者送去。

      辟雍的整体面积非常之大,院落布局特点分明,小学院只占据全院不足两成的面积,平日上课的时间与空间都被无形又浓厚的规矩笼罩着,难怪这些学生只要一听见下课都恨不得自己多生出一双腿,风驰电掣般往外跑,不愿意多耽搁一时半刻,分秒必争地赛出个高低。

      等颜陌收拾妥当准备回家的时候,前后再也看不见一位学生的影子,不过他似乎早已习惯,走路的样子不疾不徐。

      远处风景秀丽,那里有一座凉亭,四角蜿蜒,迎着霞光,琉璃闪耀,周围芳草茵茵,偶见草丛中窸窣颤动,各种小动物若隐若现,在光线的折射下犹如泼墨油彩,生动而斑斓。

      过了那座凉亭后身的小桥就是……

      颜陌不是第一次路过这里,与其说是被美景夺了神,还不如说是对辟雍大学院的向往。

      大学院的美景可谓美不胜收,他曾经避开监管亲身目睹过,那里四周有水池环绕,中间高地建筑鳞次栉比,草屋隐土别样风情,石山、园林内鸟兽集聚,演练赛场人声鼎沸,莘莘学子结伴同行,谈笑儒雅,礼风盛行。

      “一切都是这般美好,宛如净土!”

      颜陌直抒胸臆,感慨出声,小学院书阁中的三千册藏书已经远远不够自己消化,他渴望入大学,沉入无边书海中,放飞心灵、笃静自我。

      如果让任何其他人知道他这种恐怖的“吃书”能力,绝对惊诧莫名,紧接着就会以各种方式叨扰自己难得的平静,这是颜陌最不想见到的,所以他需要低调,再低调,然而,颜陌的与众不同不仅如此。

      他那瘦弱的小身板,比起同龄的女孩子也不会多出一两肉,与之大相径庭的是他的食量足足是成年人的饭量,而这绝对不是饱腹!没有人会吃多那些食物都被消化去了哪里。

      想起府中高高胖胖的厨娘每天清早买菜表情的浓浓幽怨,颜陌不禁眉笑颜开,说不准再过一年多等他年满十五岁,到那时他就可以在大学院长期居住了,爱偷吃又担心身材的厨娘没有理由做好吃的饭菜,内心会无比纠结吧!借此就当让她放松减肥吧。

      离开学堂的那一刻,他忽然心血来潮,回过身仰头看了一眼刻着“奚山辟雍”的匾额。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预感,似乎往前迈出的这一步将是人生一项极其重大的转折,而且有一种再也不会回来的感觉。暗自嘲笑自己,颜陌觉得自己今天可能紧张过度了。

      就在此时,一阵嘈杂声从远处传来,声音越来越近,伴随着整齐的跑步声,紧接着全身戎装的官兵如洪水一般汹涌而来,还没等颜陌反映过来,已经将“奚山辟雍”包围得水泄不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