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魔头暴露了裸体p图

      张恣意的梦里出现了那个小女孩,她就在那棵榕树下静静地看着自己。

      “哥哥,谢谢你,或许这样才是我最好的归属……你一定要小心那个戴面具的人……”说完这些话,那女孩的身影慢慢消失,梦里只剩下那颗榕树。

      “小丫,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见那小女孩消失不见,他想要去触碰那颗树,却怎么也够不着。而

      周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鬼影,它们在黑暗里伺机而动……

      “牛鼻子的伤势算是稳定下来了,医院养个半月差不多就能下床了,还真是个蠢货,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差点赔上了命。”

      刘清风靠在了病房门前,看着病床躺着的三个人,抽着烟走向了窗口,真是让人有点头疼。

      没事找事的三人全躺进了医院,就为一句除妖,还真是讽刺。

      劳动就是狗屎,脑子抽了才会去做这些自讨苦吃的事,但为什么我还要来管这些破事?真是不公平啊!

      想到这里,他缓缓地吐出一口烟圈,勉强梳理了一下烦躁的情绪,事情还没到最坏,不是吗?至少治疗费用不是他付的,话说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

      看了眼入账记录,绷着的脸也慢慢的舒缓了下来,果然还是钱能让人心情愉悦。

      “麻烦一下,医院不允许抽烟,请你掐了烟到外头去,别在这挡道。”面前走来一个老头儿点了点他的肩膀,开口说道。

      “医院在这儿没写禁止吸烟,而我也没义务给老头让道。”心情刚刚疏缓过来,就遇上了个老头儿过来找茬,还真是好久没收拾这种倚老卖老的,说着朝着那老头儿再次吐了个烟圈,露出了个笑容。

      但随即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那老头竟然敢在这种地方动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那只大手一把拽倒在地上,背上被狠狠地踩了一脚。

      那老头踩着他的背走了过去,留下了一句话,“别在老人家面前耍无赖,另外,去了那没用的烟。”

      在他面前的香烟竟然停止了燃烧,渐渐地熄灭,清风道士知道了那老头不是常人!

      他咬了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那老头的背影,恍惚之间觉得有些不真实。

      这古怪的老头究竟是那冒出来的?从没听说那一派有这么一号人,他又怎么会到这里来?

      看着那方向,不正是那仨人的病房吗?想到这里赶紧追了过去,希望别出什么意外。

      病房内,护士正给张恣意换着葡萄糖,李无人坐在里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而门却被打开,那老头走了进来,一双眼睛盯在了李无人身上,似乎看出了什么。

      “你是谁?”

      “你爷爷没教过你对长辈说话要有礼貌吗?想好了再来问话……”说着就走向了张恣意所在的病床。

      这个老人不知道有什么目的,还是先试试他!

      那一拳就打了出去,见对方似乎没有反应,似乎真的只是个普通人,李无人见状收了三分劲。

      “砰!”这一拳打了过去,面前的老人终于有了反应,同样的回了一拳,那瞬间爆发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竟然连他都反应不过来,只能是再提了气力。

      两拳相对,对方身上的力量似乎比他还要强大,这一拳他被迫退到了墙边,重新坐了下来。

      旁边的护士也有点发愣,一老一少在病房内打架斗殴?

      “你们都出去!病人需要安静!”虽然有点慌张,但她还是对着两人大喊着。

      “谢谢你的好意,小姑娘,我的孙子不需要在病床上修养,你们医院也叫不醒他。”老人轻轻地走了过去,看上去不带着任何情绪。

      护士还想说什么,但老人只是熟练地摘掉了张恣意身上的点滴,“不,你不能这样做,病人需要休息!”

      “我需要安静……”一张符箓贴在了护士身上,那人就这么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定身符?上清派的人?”

      老人并没有理会他,从口袋里取出一颗白色珠子喂给了张恣意。

      “你做什么!”

      “咳咳!”只见张恣意的胸腔起伏,立刻爬下了床,抱着桶吐了起来,吐出了一滩腥臭肮脏的东西,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早已站在门口的清风道士显然被这一手给晃住了,那白色的珠子,莫不是百宝丸?若真是的话,光那一口就值上四十万!这老头究竟是什么来头!

      “爷爷?你咋来了?”

      “还不是你个混小子惹的,还不收拾收拾东西回家?”

      别说以张恣意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偏偏就是怂自己家这位老爷子。

      这位老爷子已经六十岁了,但论活力来说丝毫不比年轻人差,这一下直接从乡下折腾来了。

      “你新认识的人里有些狐朋狗友的,得自己认清,该断就断。”老爷子走在前头,他只敢唯唯诺诺地跟在屁股后边。

      这爷俩雷厉风行地出了医院,刚出去就遇上了老熟人,张恣意的班主任--张若雯。

      这才想起来,今天已经是星期一了啊!这次可没人帮他请假,这家伙从哪里知道的他在医院。

      “嗯?小若雯不是在教书吗?怎么也来医院来了?”

      “张伯伯好!”

      看着这两人相互认识的样子,他不禁有点奇怪,这老爷子啥时候就认识上了他的班主任?

      不会是……

      “哎呦!”他脑子里刚刚开始脑补出了一些奇怪的故事,就挨了一个脑嘣。

      “臭小子,整天就知道胡思乱想,快给你若雯姐打招呼。”

      “若雯姐好……”边说着不免还有点心虚,这下是旷课被逮个正着了,怕是得凉凉……

      “啊,我和张恣意很早就认识了,我这次来医院就是专程来找他的。”

      “嗯?臭小子,你什么时候把人家姑娘骗到手的?你们有没有做那些事情?”

      “啊?不是张伯伯你想的那样!我和您孙子就只是正常关系……”尽管这位美女教师不断地想要解释,但就像是水里混了滴墨,越搅和越说不清。

      出租车上,只有老爷子眉开眼笑地招呼着他眼里未来的孙媳。

      这叫什么事啊?!班主任被老爷子认成是他的对象,这架势怕是想让他社会性死亡……以后该怎么面对这老师啊!

      张若雯也是有点懵的,这一趟她原本是打算来医院看看张恣意是不是又找借口逃课的,结果曾想人没抓着还闹出了乌龙。

      也不敢说再继续下去,只能是找了个借口,赶紧下了车,回去学校了。

      “这姑娘挺不错,年龄是比你大了些,不过也算成熟,眼光不错,得好好珍惜啊!”

      “爷爷,她是我班主任……”

      “?你和你班主任谈对象?”

      “她是我班主任啊!”憋了好半天,才终于把这一句话说出口,再去看老爷子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没用的东西,连个对象都找不到……”这满是嫌弃的语气里,已经能觉得到自家老爷子的不满了。

      ……

      回去准备洗个澡,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张恣意有些好奇地翻开了丢在地上的衣服,是那把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