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魅直播电脑

      从争夺太极图上升到了大道之争,东王公自知这一战他已然失败不起。

      据他观察,对方道行虽还停留在金仙的境界,恐怕早已凝结了胸中五气,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太乙金仙,而他不过刚刚稳固了金仙境界不久。

      可见论起真实的道行,对方还在他之上,比他更一步接近大罗道果。

      这一次两人争锋,不仅关系着先天至宝太极图的归属,还关乎着两人的生死成败,乃至于关系着两人之间的气数运转。

      两人不管谁胜谁败,败者都会折损一定的气数,成为胜者在大罗道途中的踏脚石。

      他本就在道行上逊了一筹,一旦败下阵来,就算是侥幸逃得一命,可自身气数被对手夺走,将来的道果之争又怎能争得过对方。

      因此,此战他只能胜不能败,不然将来再想证得大罗道果只会变得十分渺茫……

      东王公下定了决心,庆云中水光流转,三花中各自吐出一团精粹至极的法力,汇入了十二品净世白莲中。

      莲台瞬间光芒大盛,在混沌之气的冲击下,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白色光幕重新稳固了下来。

      接着,骈指一点,招来一道紫府神雷在大阵中炸开。

      他倒要试探一下此阵的承受力如何?

      咔嚓!

      雷霆闪耀,天火熊熊,登时在混沌之气中开辟出一片万里方圆的雷海汪洋。

      下一瞬,阵中的混沌之气似是感受到了雷海的挑衅,愈发变得狂暴起来,掀起了无穷气浪朝着雷海汪洋倾轧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过后,刚刚形成的雷霆世界立时被混沌之气冲垮,碎成了无数的空间,又被混沌之气一个冲刷,纷纷被同化为一道道混沌之气。

      “哈哈哈……小贼!区区一道雷法就想破了老祖的大阵,简直是痴心妄想。

      反正终究要被老祖的大阵炼成飞灰,你还是趁早放弃反抗为好……”老者得意的笑声在阵中回荡。

      “呱噪!”

      东王公冷喝一声,垂首看了一眼掌中的太极图,心中暗叫一声可惜。

      此宝未曾祭炼,不好驭使,否则有此宝在手,区区一座依照阴阳两仪变化而形成的阵法,他反掌便可破之。

      太极图未曾祭炼,当然无法收入体内,只能将之胡乱的卷了卷塞入了怀中。

      然后举起量天尺在身前一划,一道紫光如剑刃般劈向了混沌之气。

      唰!

      紫气飞过,混沌之气从中间分开,朝两侧翻滚,从中露出了一条紫光大道,大道的尽头隐约可以看到一丝天光。

      东王公抬脚正待踏上紫光大道时,异变陡生,一道雷光自混沌深处射来,轰隆一声撞在了鸿蒙紫气凝结的大道上。

      紫气大道颤了两颤,终于还是承受不住崩解开来,旋即被两侧倒卷而回的混沌之气吞没了。

      嗯?

      此阵终究还是有人主持,看来想要破它也没那么容易。

      东王公微蹙眉头,忽然咬破舌尖,将一口混杂了法力的精血喷在量天尺上。

      量天尺顿时紫气弥漫,一道玄黄之光在紫气中若隐若现,倏而从他手中飞起,翻滚着朝前方的混沌深处撞去。

      量天尺飞过,混沌之气自动分开,一条紫气氤氲的大道再次形成,东王公迈步上了大道,朝着尽头疾飞而去。

      咔嚓!

      混沌深处再次飞来一道阴阳造化神雷,东王公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依旧大袖飘飘行走在紫气大道上。

      轰!

      神雷在紫气大道上空炸开,毁灭之力横扫当空,紫气中突然玄黄光华大盛,迎着雷光一刷,无声无息,漫天的雷光被一道玄黄之气刷灭了。

      毕竟是先天功德凝聚的玄黄之气,万法不沾的同时,亦可同化万气,这先天造化神雷虽然威力强横,但遇到了玄黄之气,仅是一个冲刷,就被吞噬同化了。

      刹那的功夫,东王公已经飞到了阵法的边缘,老者终于坐不住了,身形一晃,直接现身挡住了东王公的去路。

      “哈哈!你终于舍得出来了……看打!”

      东王公先用十二品莲台定住了脚下的紫气大道,而后朝着量天尺一指,一团紫光倒飞而回,朝着老者脑门砸去。

      与此同时,他一步跨出,闪身欺近到了老者面前,一拳当胸打去。

      老者一推发髻,现出了一朵亩许的庆云,云水中飘着三朵莲花,五条气浪在云光中来回冲刷,一柄黑灰色的宝旗悬在三花上空。

      宝旗上毫光绽放,先天道韵流转,一枚透明的水状玄珠在旗上滴溜溜乱转,射出一道道水行玄光照耀四方。

      东王公见状,念头一闪,暗道:我果然没有看错,这老家伙不仅成就了顶上三花,还凝炼了胸中五气,已然有了太乙金仙之象。

      还有那柄先天宝旗……看模样好似一件上乘的灵宝,却不知威力如何……

      量天尺还未射至老者的头顶,先天宝旗上的玄珠骤然射出一团玄光,化作一道云光于老者头顶上空铺开。

      啪!

      量天尺被那玄光一冲,停顿了刹那,周身玄黄光芒一闪,瞬间破了光幕,径直来到了老者的头顶。

      那宝旗倏而飞起,旗面如匹练般展开,朝着量天尺裹去。

      此刻,东王公的拳头已经轰至了老者的胸前。

      老者眉头皱起,他道行虽高,可一身本领全在神通道法上,肉身搏杀实在不是他所擅长。

      又见东王公这一拳雄浑有力,刚猛无比,胸前的空间在拳头的压迫下开始不断扭曲。

      他自不会以己之短攻彼之长,身形向后疾退,甩动手中的拂尘,在身前布下了一道道琉璃般的仙光。

      拳至,轰鸣声爆响,仙光层层炸裂,根本无法阻止分毫。

      人影一闪,东王公已穿过破碎的仙光,追上了老者。

      嗯?不好!

      这小贼果然不愧是得了盘古造化!好厉害的肉身战法!

      老者发觉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一拳所蕴含的力量,心中暗自懊恼不已。

      瞥见拳头已经轰至,一股强横霸道的力量先一步封锁了四面八方,避无可避下,他只得提起拂尘架在了胸前。

      轰!

      东王公这一拳狠狠地轰在了拂尘上。

      老者突然脸色骤变,双颊泛起一抹不正常的红晕,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不由己的离地飞起向后抛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