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丽子改名

      车市。

      一辆崭新的丰田霸道被洗的干干净净,批红挂彩,太阳膜已经帖好,牌照也上了,还有全套的垫子什么的,就等出门了,一搭眼就气势十足。

      车是顶配,就这一辆没得选。

      好在陈耀东也不在乎多个十来万,落了花了七十多万。

      比陈二哥的宝马还贵点,能买十辆长城。

      在一堆车行工作人员的欢送下,陈耀东和车行老板握完手,上了驾驶座,开着崭新的霸道上路,感觉就是不一样,这么大的家伙,竟然很灵活,一点都没不好驾驭的感觉。

      比长城好开的多了。

      轻轻点下油门,就有种力量十足的感觉。

      和肉的一批的长城不可同日而语。

      关键是等红绿灯的时候不用再频繁的踩离合器挂档了。

      真是省心省力。

      买了新车,自然要先回家炫一圈,顺便把长城丢给陈爸开去。

      开了大半年的长城,现在开霸道,感觉哪都舒服,虽然加速不如陈二哥的宝马那么强劲有力,但动力依旧澎湃十足,想超车尽管踩油门,给多少油来多少速度。

      不像长城,像头年迈的老牛似的,给上一脚半天反应不过来。

      进了村子,老远就看到陈爸正站在院子门口,跟对门的祁老三说话。

      看到有车过来,都扭头望了过来。

      车到近前,陈爸已经看清了,开车的是儿子。

      早知道儿子买了台霸道,到也不惊讶,见陈耀东从车里下来,就问:“这车多少钱?”

      陈耀东道:“七十多万!”

      咝咝!

      陈建斌吸了口冷气,要不是自己儿子,真想给句败家子。

      七十多万就买辆车,实在有点超出他的接受能力。

      对门祁老三也过来,一脸惊讶:“耀东,换新车了啊?”

      陈耀东点着头:“长城没劲,跑不动,换辆霸道开开。”

      咝咝!

      祁老三也吸着凉气,娘的,这话咋听着这么想打人呢?

      这可是霸道啊!

      据说只有家里有矿的老板才买的起,陈建斌家这大儿子大学毕业还不到一年,就能买的起霸道了,再想想自家的儿子,顿时有种强烈的货比货得扔的感觉。

      农村人对车的认识,奔驰宝马四个圈圈是好车。

      丰田霸道也是好车,只有大款老板才能买的起。

      在这私家车还只是个别富裕人家才会买的年代,而且大多数都是十万块钱以内的国产车的情况下,谁家买一辆丰田霸道,在景安农村绝对算得上一件比较轰动的事情。

      七十多万的车,普通老百姓谁敢想。

      陈建斌回屋拿了挂鞭炮,在门口噼里啪啦炸响。

      陈妈拿了一条被面,高高兴兴的拴在雨挂器上。

      虽然不知道丰田霸道和长城有什么区别,但七十多万的车,只听这价格就知道差别大了去了,当妈的当然高兴,儿子有本事,自然要与有荣焉。

      这可是我生的,功劳谁也抢不走。

      很快,不少村里人跑过来看热闹。

      祁老三也回屋拿了一挂鞭炮,出来给炸了顿炮。

      家里没存货的,就借一挂先炸了。

      一时间院子门口是炮声不绝,遍地红花。

      陈耀东拆了条中华还没够散,又拆了一条才勉强够,来放炮的一人一包中华,进屋转了一圈,没在家多呆,把长城丢给陈爸,就和老杜开着霸道走了。

      家里人却没有。

      有人问陈建斌:“耀东到底干啥买卖呢,他那菜店能挣这么多钱?”

      陈建斌道:“我也不清楚,他的事我现在都不问。”

      队长高长军咂咂嘴:“你两儿子没白养,老大这就出人头地了!”

      “都是瞎折腾!”

      陈建斌话是这么说,可脸上的得意谁都看的出来。

      只能心里羡慕。

      都是种瓜的,谁叫人家的瓜种的好。

      自己儿子要是这么本事,刚上完学就能买房买车,还能买的起丰田霸道,自己也能在村上扬眉吐气了,不过人这辈子起起落落,三五十年后还能富贵才算呢!

      又有人问:“听说耀东开了公司在招人的,要的干啥的人?”

      陈建斌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要招大学生。”

      妈妈批的。

      还要招大学生?

      大伙一听,顿时没了念想。

      还以为找人干活呢,到是可以打点零工挣几个零花钱。

      华辰小区。

      陈耀东坐在副驾驶,认真看了一阵华鑫超市,也看到了正在忙活的刘鑫两口子,平静地想了一阵,才给马老板打电话:“马总,咱们约个地方聊聊铺子的事?”

      马老板问:“你要买的话咱就聊聊,不买就算了。”

      陈耀东道:“当然要买,不买我找你聊啥!”

      马老板道:“那行,来新开街的王记茶府,我在这打麻将呢!”

      “好!”

      陈耀东挂了电话才骂娘,麻将桌上是谈事的地方吗?

      这些包租公日子过的还真特么舒坦。

      其实仔细想想,自己要是没啥理想,其实守着魔都的那个柜台卖上几年口水,这辈子也能舒舒服服的过下去了,都是理想害的,这人啊,理想太大了也未必是好事。

      至少活的挺累,天天为了各种大事小情奔忙。

      瞧人家马老板,天天麻将桌子,日子过的多悠闲。

      可是话说回来,这人来到世上走了一趟,如果不趁年轻的时候追逐一下梦想,这辈子也就白来了,有足够的本钱,如果不在最好的年龄折腾一下那也太可惜了。

      老杜一边开车,一边笑道:“这霸道开着就是稳,比长城可强多了。”

      陈耀东点根烟,吸了一口,道:“七十多万呢,要是没点差距能值七十多万?”

      老杜问道:“买门面开店的话得不少钱吧?”

      陈耀东道:“狗日的要价四百万,黑的很!”

      老杜龇了龇牙:“那铺子再大也不值四百万啊,买的话太万了吧?”

      陈耀东道:“没办法,有时候该吃的亏就得吃,商场上一时的得失不算什么,只要钱花的值,贵一点也无所谓,华辰小区是景安最大的小区,必定要拿下的,趁现在不缺钱,赶紧买下,别等以后再后悔,等租期到了就让那超市赶紧滚蛋,爱上哪上哪去。”

      老杜有点不太理解陈老板的做法,拿这么多钱打水漂,真的值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