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喵成短视频下载苹果系统

      听到平生最恐惧的声音,贾宝玉大惊失色,顿时傻在了原地,张大了嘴巴瞪着前方,颤抖着双腿险些站不稳。丫鬟们赶紧给贾二老爷请安,顺便挡在前面。

      贾宝玉正惶惶地等待责打,却不料,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动静。贾宝玉稍微稳稳心神仔细一瞧,原来,小厮不能进后宅,打灯笼的换成了两个半大的小丫鬟,遇到突发情况茫然无措了。

      贾二老爷也发现了这一点,顿时感到非常尴尬。正想着如何下得了台,却见贾宝玉嚅嚅不知所言,都忘记了要给他这个老子先行礼。

      贾政气急,他从抓周之后就看不爽这个二儿子,当真是半点正事不做,只知道在内宅厮混。却奈何家中老母亲爱之如生命,每每阻拦他教育儿子,令贾政经常感叹大儿子死后后辈后继无人。

      贾政正又气又无奈中,却见贾宝玉发现似乎可以逃过一劫,眼中好似有亮光发出。好嘛,贾政本来就怒火攻心,这下算是血压猛地飙起来了。

      贾政迅速左右看看,没有棒子,恰好一旁有用于装扮的草木。真巧!贾政挽起衣袖,伸手折下一根小树枝,捋掉叶子,直指着贾宝玉道:“孽障,莫要以为今日可以蒙混过去,我不教训你,将来你还不知道惹多大祸事!”

      贾政绕过丫鬟们,举起小树枝朝贾宝玉的后背和屁股狠狠地抽了下去!今日不打,这为父的面子如何过得去,也好,若是真拿大棒子来,这孽障未必受得住。用木枝子恰好,这孽子肥胖,皮厚肉多,打不坏,也省得老母着急。

      当下,贾政一顿竹笋炒肉,哔哩啪啦,贾宝玉痛得大喊大叫。见贾宝玉下意识扭身躲避,贾政伸出另一只手,紧紧抓住贾宝玉的肩膀,仿佛逮着了老鼠一般,继续死命地抽打。

      贾宝玉的丫鬟们都是贾母和王夫人派过去的,不但负责照料贾宝玉的生活起居,还负责随时把贾宝玉的点滴传递给主子。所以马上就有两个丫鬟分别往贾母和王夫人处跑去报信了。

      贾母那边离得远不说,只说王夫人这里,刚脱下衣服躺下,就有丫鬟闯了进来,王夫人刚要斥责,却听那丫鬟说道:“太太,快去看看吧。宝二爷的丫鬟来报信,说是宝二爷回房的路上遇到老爷,不知道怎地,老爷就打起宝二爷来了,打得狠着呢!”

      王夫人大惊,顾不得其他,赶紧起来穿衣服赶过去。丫鬟一边帮王夫人穿衣服,一边说道:“已经有人往老太太那里送信儿去了。”

      王夫人院和赵姨娘院很近,王夫人一出房门就听到贾宝玉杀猪般的惨叫,王夫人立即冲了出去。不过待王夫人赶到时,贾政已经打断了小树枝了,手也酸了。唉,到底上了岁数了。贾政正在感慨,却看到王夫人冲了过来。

      王夫人一把抱住贾宝玉,哭喊道:“老爷,宝玉才多大,身子骨儿又不好,如何能经得起老爷的教训,莫要再打了!”贾宝玉被王夫人摸到伤处,哭喊得更大声了。王夫人听他哭得越发地厉害了,也是哭得更大了。

      赵姨娘早听见了贾宝玉的惨叫,出了院子门儿,捂着嘴看着,眼角的笑意怎么都去不了。见众人发现了她,赶紧上前去安慰贾政,“老爷可别气坏了身子,孩子不学好,以后慢慢再打便是了,哪能累着自己呢。”

      贾政见了他们母子又是一副惨样,觉得心很累,全身疲惫。道:“叫这孽障回去吧,日后好生读书!”

      王夫人哭道:“宝玉这个样子,哪里能读得下去,老太太必是不肯的。”

      贾政顿时又怒气上扬,“你们竟惊动了老太太,让老太太有个好歹你们如何担得起!”王夫人母子只是一气地哭泣。

      之后也不管王夫人和贾宝玉怎么哭喊,贾政在赵姨娘的搀扶下,转身进了赵姨娘的院子。

      王夫人让人把宝玉抬到贾母院,贾宝玉的房中去了。不久,贾母的院里,凤姐等贾家各处主子众人就齐聚一堂,共同欣赏贾宝玉后背和屁股上的白里透红的风光景象。都依次看过了贾宝玉透着血色的一条条伤痕,就跟随着贾母抹起了眼泪。不肖说,之后然后又是一番风波。

      神京城贾府闹了大半夜,第二天也定是不消停。而辽阳府,贝王府别院,英杭霁叫了屠森破和谢尼、窦新平、葛育这闲着的四人一起来到了寺潭叶这里。

      “王爷,事情办妥了,就五万石粮食,王家那边已经起运了,在沙门岛东北一个荒岛交货。我们付了五千两定金,余下的当面给,陈掌柜亲自去。”英杭霁汇报了一下事务。

      寺潭叶点了点头,“做得不错,咱们这边怎么安排?”

      “是这样,有一些是用人参抵的银子,折中价。各家的船主要是让各位兄弟跟家里要了闲船,这样方便安排保密人手。加上王爷府上的,够了,再多就没法一次运完了。”英杭霁略略思索后答道。

      寺潭叶觉得很是满意,看着这几个人,笑着说道:“很好啊,帝国境内都是冰天雪地的多,耕种不易。这眼看就要入秋了,再多的粮食也不嫌多。”

      谢尼等人听了都得意地笑了起来,“这真是大功徳啊,又能赚银子,两全其美!”葛育大笑着说道。

      窦新平也很高兴,不过听到葛育的说法,却还是皱眉地说道:“葛兄不忙着得意,五万石稻米就算再怎么省着吃,也只够两万人一年的口粮。又不是赈灾,饭食再稀一些就不好下田做工了。”

      葛育听了,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不应该,红着脸低下了头。窦新平见他这样,也觉得自己说话不够得体,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寺潭叶见此,看着窦新平一身士子装扮,恍然明白窦新平是长久接受儒家的那一套,爱民思想是有的,他就说了出来,没有考虑别的。

      那自己只好出来圆一下了,“诸位不用说了,这批粮食只是为了越冬而已,可以供更多人食用。况且我们也不止做这一趟,我想若是单靠这一些外购的粮食来解除国民缺粮之苦,说出来大家肯定知道不可能,我们这么做也只是缓解而已,能让一人吃饱就少一人挨饿。”

      众人都点头称是,而葛育又笑了起来,“王爷说的是,我本来就是这样想的。”

      窦新平却是急忙道:“那我们快快预备人手,运去龙江鲸海诸省吧。”

      谢尼、屠森破等人不解,英杭霁对于这些事情还是比较熟的,笑着对窦新平说道:“窦兄,不是这样,我们做生意不是朝廷赈灾,要运去当地。我们就在南方卖,而南方多出来了其他粮食,其他粮商自然会运去缺粮的北方。若是我们直接运去,路远耗费大,不值得不说,北地民众穷困,哪里买得起稻米。”

      窦新平听了,脸羞臊得不知道往哪放,“额...诸位兄弟,我不知道这些道道儿,给闹笑话了。”

      众人忙劝慰他,他情绪还是有些低落,寺潭叶知道他是跟自己一样,阅历、经验不足。就对窦新平说:“窦兄不妨读书之余多接触庶务,将来出仕适应起来就快多了。”

      窦新平想了想,才迟疑地道:“这却是要与我父亲商议一二再做定论。”

      葛育道:“自然是要告诉你老爷的,不过你可以先预备寻一寻去处,到时候再说与他就是。”

      窦新平沉默了一会儿,看了一眼葛育,又低下头道:“罢了,莫要多事了。这生意已是瞒着老父了,就不好再欺瞒于老爷了。”

      葛育还想说什么,临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寺潭叶本想出声,却想着自己老是帮别人背书背锅,容易被依赖,总是不妥的。想想都窦新平他老子那死板脾气,想来也就是这样了。

      英杭霁看有些话题没了,有些尴尬,就说道:“王爷,不是说要买王家的兵甲吗?怎么安排?”

      众人听他这一说,就抛去了刚才的情绪,凝神思考。

      “不用着急,多做两次,货品种类丰富些了,再跟王家提一提。省得交往不够深,人家过于警惕。”寺潭叶觉得还是稳妥一些为好,他们几个贵族子弟不是耍杂的,几个球一起抛还是耍不转。

      谈完了事情,寺潭叶请众人吃了饭才散去。过了不久,正当寺潭叶在家和星湛读书时,杨政进来了。

      “启禀王爷,府外有人传信儿来了,说是舅老爷过几日就回到辽阳府了。”

      寺潭叶以为是粮食的事有新情况了,却不防是舅舅娄师敬回来了。

      “噢?是舅舅回来了,有说是哪一天吗?”

      杨政答道:“没有,来的是一个亲兵,传了话,见他没别的事儿,奴婢就给点铜子把他打发了。”

      寺潭叶感到有些遗憾。

      杨政见寺潭叶这样,就说道:“王爷不必在意,舅老爷回来还是要去保宁宫交令,之后再回兴国公府别院,才能来咱们这儿。”

      正在一旁研看斫琴书籍的星湛不解地问:“兴国公去保宁宫交什么令?”

      杨政见他还是一脸孩子气,多半不是少年老成之人,就说道:“朝廷军制:在外领兵将领因事路过各南京及都督府,必须去报备交令。这路过南京的,就是去保宁宫交令。”

      星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