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102百度

      东方鱼肚白。

      第一缕晨光洒在汴梁的城墙上,何萍揉揉眼睛在城墙上站了起来。

      晴空万里,天蓝如洗。

      何萍伸了伸懒腰,看着远处正在例行巡逻的士兵们,向着他们遥遥摆了摆手,然后轻轻一跳,便跃下了数丈高的城墙。

      关于轻功曾经有一个笑话,那就是在江湖上,从一楼蹦到三楼没几个做得到,但是从三楼蹦到一楼,只要胆子大一点,那么谁都可以尝试。

      区别就在于事后需要修养卧床几天。

      即使是何萍,能够空手攀登上汴梁的城墙,但是她也不是一跃而上。

      那么现在,自然也并不是一跃而下。

      所谓凌空一跃双手张开,就可以像滑翔机一样向前滑行的轻功,不要说别人,就算何萍也不会。

      但是何萍很擅长跳楼。

      她在空中下降到一半,就从腰间新手抽出一把短短的匕首,插入身边的城墙之中,只见火星跳动之际,她下降的动作也开始慢慢放缓,何萍算着脚下的距离,最后足尖轻点墙壁,顺便抽出匕首,整个人就轻盈地落在城墙角的空地上。

      整个过程大概只有几个弹指的功夫。

      可以说对于何萍这个级别的高手而言,这个世界所有的城墙,对她而言都如履平地。

      当然——即使她不远百里跑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吃灌汤包子。

      而现在,何萍就已经来到了一家灌汤包子店,看到老板已经打开了门板,把招子挂了出去,店面里面蒸笼呼呼冒着热气。

      店面内外都三三两两坐着食客,面前放着一碗黄澄澄的小米粥,一两笼灌汤包子,陶瓷的小碟里面放着香醋,旁边是红红的炒熟的辣椒。

      老板一抬头就看到这个清净站在旁边的姑娘,穿着翠绿色的衣衫,虽然说何萍年纪也不小了,将近三十已经差不多算是快步入中年了,但是她看起来却非常地年轻,给人一种不过二十出头的错觉。

      “这位姑娘,来一笼包子?”老板热络地招呼道。

      “一个包子多少钱?”何萍开口先问价钱。

      “一文钱两个包子。”老板笑着说道:“一笼包子五文钱。”

      何萍点了点头,从钱囊中数出十五文钱,递给老板:“给我三笼包子。”

      老板答应了一声,招呼何萍坐下,然后不多时便端来三笼热腾腾的包子,顺便外带一碗小米粥,一碟调味的香醋。

      何萍点了点头,道了声谢,拿出筷子挑了挑那褶皱漂亮晶莹如玉的灌汤包,然后放入嘴中,一口咬开。

      那一瞬间其中饱满的汁水滚烫地满溢而出,虽然鲜美,但是真的很烫,何萍猝不及防,后退两步,哈哈叫着烫。

      老板在一旁看得好笑:“姑娘第一次吃灌汤包?”

      何萍轻轻嗯了一声。

      虽然被烫到了,但是她还是坚持着把那一个灌汤包慢慢吃完。

      然后抬起头,认真道:“很好吃。”

      老板笑了笑:“吃灌汤包的话,有一个窍门,叫做先开窗,后喝汤,一口吞,满口香,千万要循序渐进,不能心急。”

      何萍点了点头,第二个灌汤包先咬开一个小口,喝光里面的汤汁之后,才再将包子吞下,果然滋味又大有不同。

      “对了老板。”何萍突然抬起头来:“这蒸笼怎么卖?”

      老板诧异:“这蒸笼是吃饭的家伙,怎么能卖?以及姑娘买回去做什么?难不成自己做灌汤包吃?”

      “我带回去一点给家人尝尝。”何萍看着老板,如是说道。

      “路程很远?”老板问道。

      何萍摇摇头:“不是很远。”

      老板笑了笑:“如果路程不是很远的话,我就不卖给你没蒸的包子了。”

      他这样说着,回身从店面中拿出来一个竹编的小食盒:“姑娘可以用这个装,过一个时辰还是热的,不妨吃。”

      何萍问:“多少钱?”

      “姑娘给我二十文钱就好。”老板回答道。

      何萍便又从钱囊里面数了二十文钱出来,递给老板,自己将另外两笼的灌汤包全部装进了食盒之中,然后坐下来吃完自己的那份,拎起食盒,向老板道别。

      老板说了一声慢走,却看到面前空空荡荡,那个穿着翠绿色衣衫的女子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

      他看了看手心。

      铜钱还在,如梦一场。

      ……

      ……

      何萍出了城,避开大路,只捡偏僻小径行走,以免惊动旁人。

      既然这样的话,何萍也就能够尽量展开身形,整个人逢林渡河,如履平地,真真飘飘欲仙,衣衫迎风而动。

      她辰时在汴梁城吃了灌汤包,不到巳时,就已经遥遥望见了洛城的城墙。

      女子重回大道,旁若无事地进城,来到霄魂客栈的门外,赫然发现自家客栈门扉紧锁,何萍皱了皱眉头,伸手敲了敲门板,不多时,方别便过来开了门。

      “发生了什么事情?”何萍看着方别问道,右手依然提着那个竹编的食盒。

      “这里不方便,进去说。”方别静静说道。

      何萍点了点头。

      二人走进大堂,方别重新上了门,然后何萍看向方别:“林雪呢?”

      “林雪在等端午醒来。”方别说道。

      “叫她下来吧。”何萍道:“我给你们带了早餐。”

      方别于是转身去叫薛铃下来,两个人规规矩矩地坐在何萍对面,不知道为啥,这位老板娘回来了,就感觉特别安心,天塌了也不怕的感觉。

      两个人坐在面前之后,何萍不急着问发生了什么,而是打开食盒,给两个人递了筷子:“吃吧。”

      薛铃一看,里面竟然是灌汤包子,还冒着热气,薛铃拿筷子夹了一个,何萍开口说道:“别急着吃,先开窗,后喝汤,一口吞,满口香。”

      何萍背贯口其实背的还是很快的。

      薛铃点了点头,听着何萍的话,先咬开一个口,里面的汤虽然不烫,但还是温热的。

      以及很鲜美好吃。

      “对了萍姐。”薛铃吃完一个开口问道:“这灌汤包在哪里买的?”

      “我在洛城也有些时日了,没见卖灌汤包的铺子啊。”

      何萍看着薛铃,静静说出两个字。

      “汴梁。”

      薛铃大声咳嗽起来。

      呛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