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2018年一二三四五六三

      话说林冲这边离开了草料场,又不知道该去往何处了。他也不敢回东京,害怕连累了林娘子和岳父以及鲁智深等相熟之人。幸好柴进收留了他,但他也不想连累了柴进,便在柴进的介绍下去了梁山。

      而逍遥子前几日就和鲁智深一起上了梁山,收服了那白衣秀士王伦等人,又得了几道星力。

      等到林冲上了梁山,看到眼前二人,顿时一阵错愕,待到鲁智深给他说明了情况,他一下子跪倒在地,说道:“林冲谢过先生救我一家,此恩大过天,林冲无以为报。”说完,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

      逍遥子上前扶起了他,说道:“好啦,如今你已再无后顾之忧,当可与我等一起共商大事。梁山此地乃气机汇聚之所,我们还需在此经营一番,有些事情还请林教头配合一二。”

      “莫敢不从!”林冲抱拳一拜,说道。

      逍遥子笑了笑,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过阵子有一位青面汉子名唤杨志的路过,乃是杨家将后人,我要你和他打一场,招他上山,不知你可愿意?”

      “杨家将后人?”林冲一时来了兴致,“我自当和他一会。”

      过了几天,杨志果然来了,林冲拦住他就和他战作一团,两人斗了五十余回合不分胜负,就在两人动了肝火想要继续打下去的时候,逍遥子上前分开了他们。

      ‘原来这齐先生武功竟如此了得。’林冲看着轻轻松松夺了他和杨志兵器的逍遥子,不禁心里感慨。

      “二位不打不相识,请上山喝一杯酒,如何?”逍遥子将兵器还给两人,邀请杨志上山做客。

      杨志也是敬佩二人的武艺,便跟着上了山。

      “在下杨志,敢问三位英雄尊姓大名!”杨志端起一碗酒,敬向逍遥子林冲鲁智深三人。

      三人也是依次报了姓名,当然逍遥子还是顶着齐御风的名号。

      “原来是林教头,教头大名,杨志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听得林冲的名字,杨志也是神色一凛,赶紧又敬了一杯酒。

      酒过三巡之后,林冲略微提了一下招募一事,杨志犹豫了一下,没有答应。

      林冲正要再劝,却见逍遥子轻轻摇了摇头,拦住了他。他有些不解,却也不再提这事,只是招呼杨志喝酒吃菜,完了又送了些银两让他回去了。

      “齐先生为何不让我再劝?”杨志走后,林冲问逍遥子。

      逍遥子笑着说道:“杨志毕竟是将门之后,心中自有傲气。等他回了东京,再碰几回壁,就会有所变化了。”

      林冲想起了自己,点了点头,感慨道:“是啊,碰几次壁,也就懂了。”

      且说这杨志回到了东京,散尽家财走了关系终于得到了高俅的召见。他又取了传家的玉石请了巧匠雕了对玉壶准备送给高俅,好让他网开一面饶过他丢了花石纲的罪名。

      等到约定的时日,杨志带着礼物去了太尉府。

      “好玉,好手艺啊。”高俅看着眼前的玉壶,赞叹了一句,又看向旁边跪着的杨志,说道:“杨制使,起来吧。”杨志道了声谢,站了起来。

      “你这好东西花了多少银两啊?”高俅把玩着玉壶,问杨志,看都不看他一眼。

      杨志微微欠身,回答道:“五六百两。”

      “五六百两?”高俅依旧没有看他,只是盯着那对玉壶,“该不是变卖了花石纲得到的银两吧?”

      杨志一时间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苦涩地笑了笑,说道:“太尉,您真会开玩笑,那花石纲确实在河中遇到了风浪,这玉器是我杨志特意给您打的。”

      高俅站起身,看着杨志说道:“常言说得好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今日我倒想听听这玉碎的声音是否悦耳啊。”说着,高俅举起了一只玉壶,手一松就掉了下去。

      “不!”杨志大叫一声,扑了上去,却忽然出现了一只手,接住了玉壶。

      “高太尉手上没劲啊,这么漂亮的玉壶可别摔坏了。”那只手的主人说话了,两人看过去,正是逍遥子。他让人盯着杨志,得知他今天来太尉府,便跟着他进了太尉府,刚好看到这一幕,就运起凌波微步接住了玉壶,身法之快竟然让两人没有察觉。

      “殿下!”高俅顿时大惊,虽说逍遥子改了一头黑发,但是那张脸却是没换,高俅还是认得的,赶紧躬身行礼,“不知殿下驾到,有失远迎,请殿下赎罪。”

      一旁的杨志也是呆住了,嘴里说道:“这,齐先生,您是殿下?”

      逍遥子看着杨志笑了笑,说道:“杨制使不必惊讶,此事我稍后与你说。”说完又看向高俅,“高太尉也不用告罪,我这次也是不请自来,有些事情要与你说一说。”

      “殿下请将。”高俅恭敬地说道。

      逍遥子取出一张纸,递给高俅,说道:“我这里有个名单,上面的人我有些用处,以后和他们有关的事,你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不想帮忙,也不要为难,怎么样?”

      高俅接过一看,上面写着杨志,林冲,鲁智深,关胜等或知道或不知道的好几十个名字。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向逍遥子点了点头,说道:“些许小事,殿下放心,我自当尽心尽力。”

      “好!”逍遥子拍了拍高俅的肩膀,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到桌子上,“你如此识趣,我自当不会亏待你,这里有一瓶回春丹,可强筋壮骨,延年益寿,便送与你了。”

      高俅听到逍遥子的话,顿时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一把抓住药瓶,对着逍遥子深鞠一躬,说道:“谢殿下赏赐,以后殿下但有要事,俅万死不辞!”

      逍遥子又看向杨志,笑着对他说道:“杨制使,该你了,来,坐下,我与你详谈。”

      杨志心里有些忐忑,不敢坐下,高俅看着着急,轻喝了一声:“殿下让你坐,你还不谢谢殿下。”杨志这才道了一声谢,坐了下来,却也只敢坐在边沿上,只占一点屁股。

      逍遥子见此笑了笑,也不再劝,说道:“我与杨业也是旧识,没想到老英雄后辈竟过得如此艰辛。我看你也是得了老将军几分真传,不知你愿不愿意去我那里做一名先锋使啊?”

      杨志此时心里面犹如有一面大鼓敲个不停,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不该听的事情,一时间不敢说话。

      高俅看着是又急又气啊,大声说道:“这位是逍遥王,长安的逍遥王,你以为是哪位皇子或王爷想要反叛吗?!”

      杨志一听这话,顿时高兴起来,直接跪在地上说道:“原来是逍遥王,杨志该死,误会了殿下,杨志愿为殿下驱策。”

      “好好好!”逍遥子很是高兴,长安府实在是太缺军事人才了。

      “殿下,不知我这花石纲的事?”杨志还有些顾虑,不安地问道。

      还未等逍遥子回答,高俅在一旁说话了:“杨制使放心,这事我包了。”

      杨志一下子放心了,朝着高俅深鞠一躬,说道:“谢谢太尉了。”

      逍遥子又提点了高俅几句,免得他受了水浒小世界的影响,变成了那个大恶人,便带着杨志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