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最终打破这僵局的还是最初那个发话的老者。

      只见这老者上前几步,往那东厢房的门口一站,对着屋内之人大声喊道:“阁下好身手,敢问尊姓大名?”

      只听那房内之人对着老者骂道:“你爹爹姓什么叫什么,老子自然姓什么叫什么。好小子,连你爷爷的姓名也忘记了。”

      听着屋内之人的骂声,一旁看戏的众人多多少少都笑了起来,只是担心自己的笑声会惹怒了这帮凶神恶煞的盐枭,每个人都十分的克制,要么遮掩住自己的面容,要么使劲的憋着笑声。

      只是在这看戏的人群中有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妓女,并没有能忍住笑声,“咯咯”一声,竟直接给笑了出来。

      先前已经被那屋内之人折损了不少的面子,这会儿又被这妓女给嘲笑,这帮平时眼高于顶的盐枭又如何能忍得。

      随即一名私盐贩子直接抢上一步,“啪啪”两记耳光,打得那妓女眼泪鼻涕齐流。

      打完后那盐枭看着面前的妓女啐了一口骂道:“他妈的臭婊子,有什么好笑?”

      只见那妓女连忙捂着自己的脸和嘴,吓得更是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众人以为这笑声之事就这么过去的时候,突然从大堂的旁边钻出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大声骂道:“你敢打我妈!你这死乌龟,烂王八。你出门便给天打雷劈,你手背上掌上马上便生烂疔疮,烂穿你手,烂穿舌头,脓血吞下肚去,烂断你肚肠。”

      听到这声音以后张天宇就知道这孩子肯定就是韦小宝了,随即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比自己稍微矮了半个头,身材略显瘦弱的小孩,正站在刚刚那被打的妓女身旁,对着面前的盐枭破口大骂。

      这骂声也顿时让张天宇大开眼界。

      不愧为在这烟花巷里的长大的,这骂人的功夫着实了得啊。张天宇在心里暗自佩服这韦小宝骂人的功夫。

      张天宇一个外人都觉得这骂的委实难听了些,那就更别提那盐枭了,只见那盐枭一个伸手抓向韦小宝。

      韦小宝也是灵活,一闪直接躲到了另外一名看戏的人身后,那盐枭左手将那看戏之人一推,只见被推的那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随后盐枭右手一拳,直接往韦小宝的背心重重捶了下去。

      那刚刚倒地中年妓女见状大惊,连忙冲着盐枭叫道:“大爷饶命!”

      就在这瞬间的功夫,韦小宝一矮身,便直接从那盐枭胯下钻了过去,伸手抓出,使劲猛捏,只痛得那大汉哇哇怪叫,而那韦小宝此刻却早已逃了开去。

      看着这一幕张天宇开始越发的欣赏这位有些泼皮无赖的韦小宝了。

      张天宇换位思考了一番,如果是自己面对刚刚的那一幕,那肯定是没有办法做成韦小宝那样的,换做是自己估计也只有被挨打的份,搞不好现在自己已经被打的半死的躺在地上了。

      当然张天宇也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前世的电视里韦小宝打架的时候老是喜欢猴子偷桃那么一招,原来主要是在这里长了志气。

      另一边被一个小鬼给狠狠的羞辱了一番的盐枭这会儿更是怒不可遏,看着跪在面前一直求饶的中年妓女,上去就是砰的一拳,直接打在了中年妓女的脸上。

      这中年妓女哪里受过这等的罪,直接就昏死了过去。见着中年妓女昏死过去,刚刚还一直闪躲的小孩顿时一个飞扑,直接扑到了中年妓女的身上,抱着中年妓女,略微带着些恐慌和哭腔对着怀里的女人喊道:“妈,妈!”

      这时那盐枭看到孩子竟然主动送上门来,这会儿直接一个跨步来到韦小宝的身后,一把将韦小宝给揪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张天宇知道该是自己出场的机会了。

      “住手!”张天宇对着那盐枭就是叫到。

      听到叫喊声音的众人连忙寻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入眼的是一个打扮清秀的读书人,看到是读书人以后那盐枭顿时露出一股子的轻蔑。

      这帮刀口舔血的人向来看不起像张天宇这样的读书人的,他们始终认为百无一用是书生,认为这帮读书人除了会些窝里斗,整天耍耍小计谋,再一无是处。

      面对张天宇的呵斥,盐枭并没有放在心上,抡起拳头就要向着韦小宝砸去。

      “我看着天地会的贾大爷说的还真是没错,你们还真就是一帮没种的窝囊废,怎么现在到这妇女和小孩子的身上找存在感了。”看着那盐枭就要揍在韦小宝的身上了,张天宇连忙对着那盐枭嘲讽到。

      他知道这话一出,这盐枭绝对会炸毛。

      “你找死!”果然在听见张天宇的话以后那盐枭就如同丢弃垃圾一样,直接将刚刚还抓在手中的韦小宝给掉了出去,随即向着张天宇扑了过来。

      看到这么一个彪形大汉向着自己扑过来,张天宇还是有些慌的。

      但是他知道这会儿并不是惊慌的时候,张天宇强装镇定以后,眼睛盯着正飞扑过来的声影,只见张天宇稍稍往后退了几步,故作慌张的样子,随后在那盐枭即将贴身的时候,张天宇眼神一眯,连忙大声的惊叫到,接着一只胳膊遮住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直接从身后抡起一把椅子,向着飞扑过来的盐枭砸去。

      看着这面前的公子一副惊慌的样子,本以为这就是个待宰的羔羊,那盐枭以为此刻张天宇早已经吓尿了,哪里会想到这么一出。

      “啊!”两声尖叫重合。

      再看过来,只见刚刚还气焰嚣张的盐枭,这会儿直接被这铺面而来的木质椅子狠狠的砸在了脸上,被砸的更是七荤八素的,鼻血横流。

      而这会儿张天宇连忙故作惊慌的对着横躺在面前的盐枭说到,“你没事吧,这……这可不能怪我,你直接扑过来,我都吓坏了!”

      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还不够,张天宇连忙准备迈出脚步,可是刚刚迈出半步以后接着又连忙将脚给收了回来,一脸谨慎的看着正躺在地上的盐枭“你……你……你不会死了吧,大伙儿可得给我做证人啊,是他……是他要杀我的,我才反抗的。”

      越说甚至都带着一副哭腔了。

      这一幕发生的实在是太快,刚刚那老者也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顿时有些头疼,随即大声喝道:“够了,别在胡吵!”

      随后又对着旁边的一个盐枭说到:“去把老十六拉回来,还嫌丢的人不够吗?”

      那老者可不相信老十六会被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给打死,这会儿他始终觉得他们面对的最大的敌人始终都是那房间里的神秘之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