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柚小视频app官方

      秦参谋在病房外的走廊里徘徊一阵,觉得自己不该离开,深怕身心焦虑的郝晓梅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举止,只好又转身返回病房——

      他刚走到病房门口,便与郝晓梅不期而遇。

      当他看到郝晓梅要走出来,赶紧往外一撤身,便把她迎了出来。

      “晓梅姑娘你?”

      郝晓梅明亮的大眼睛四处寻觅一下:“厕所在哪?”

      秦参谋抬手一指一侧走廊拐角:“从那转过去就看到了。”

      郝晓梅立即走过去——

      秦参谋先进入病房仔细观察一下刘成凯的情况,当看到他情形如初后,立即转身去追郝晓梅了。

      他在女厕所门口等到了郝晓梅走出来,便拦住了她的去路。

      郝晓梅一愣:“你要干嘛?”

      秦参谋试探劝道:“你在病房里如果呆久了,身体就会出毛病的,还是去外面走一走吧?”

      郝晓梅断然摇摇头:“不,我只守着我哥,哪也不想去。”

      秦参谋只好找个借口:“我想找你商量点事,还是去外面说吧。”

      这一次,郝晓梅爽快答应道:“好!”

      秦参谋很了解医院里的布局,并没有领她去前门,而是径直走向了后门。

      郝晓梅一看是陌生的出口,不由好奇道:“秦参谋,您要带我去哪?”

      秦参谋含笑回答:“我带你熟悉一下医院的后院,那里有一个花园,景色非常不错。你以后可以常去那里转一转。”

      郝晓梅眼前一亮:“那里有花吗?”

      “哈哈,既然是花园,当然得有花了,而且还在盛开中呢。”

      郝晓梅的脸庞难得乍现一股春风:“哦,是吗?”

      “当然了,现在正是春夏之交的季节,也正是多种鲜花盛开的时节。

      郝晓梅平时非常向往美丽的大自然,秦参谋的话终于一扫她心里的阴云,立即呈现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脚步也迈出了力道。

      当她被秦参谋带入拥有一座大花坛的后院一看,那里果然是繁花似锦,偌大的花坛里生长着一些能叫上名来或者陌生的花卉,由于大多数都处于花期,所以是争先恐后的绽放。郝晓梅惊喜地簇拥过去,用美丽的琼鼻去撩动那扑面而来的花香,几乎陶醉其中。

      由于到了中午时光,后院里已经没什么患者或者家属了,偶尔有身穿军装或者白大褂的医护人员经过,但都是脚步匆匆,并没有人驻足,也许他们已经习惯了这里一切。于是,只有郝晓梅一个女孩跟这坛美丽的鲜花近距离争奇斗艳。

      秦参谋在一旁几乎看呆了,觉得这些鲜花虽美,但却被眼前女孩的美丽给比下去了,也让他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羞花之貌。他真恨身边没有一部照相机,可以即兴拍下呈现眼前的这副美丽的画卷。

      郝晓梅尽情欣赏一阵,也顺便释放一下内心的阴霾,但并没有忘乎所以,时刻清楚自己所肩负的使命。于是,她带着一丝不舍离开了花坛。

      秦参谋一看她走进自己,不由问道:“你不再欣赏一会了?”

      郝晓梅轻轻摇头:“不了,我还要回去陪我哥呢。”

      秦参谋赶紧表示:“你如果还没尽兴,就多玩一会嘛,反正去了病房也帮不上什么忙。”

      郝晓梅淡淡地表示:“我以后有的是时间过来玩,但心里却放不下我哥。”

      秦参谋又抬起胳膊看一下时间,然后向她示意:“你看,现在又到饭时了,你早上都没有吃啥,难道不饿吗?”

      郝晓梅内心的忧郁虽然在刚才忘情地释放了一些,但心思一旦回到现实,那种忧伤还是悄然袭来,让她对吃饭也失去了兴趣。

      “秦参谋,您自己去吃吧。我真不想。”

      “晓梅姑娘,我还要跟你商量事呢。”

      郝晓梅经他的提醒,才想起这茬,只好点点头:“好吧。”

      由于中午是正餐,秦参谋于是把她领到一家像模像样的餐厅用餐。

      尽管他点的饭菜很丰盛,可惜郝晓梅的心思完全不在吃上,一双惊疑的眼神盯着他:“您想跟我商量什么事,快说吧。”

      秦参谋不慌不忙一指端上来的饭菜:“你不要心急,咱们边吃边聊好吗?”

      郝晓梅肚子确实有点饿,也不好意思过于敦促对方,只好伸手端起了筷子。

      秦参谋吃到半晌,这才张嘴询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郝晓梅顿时停止了咀嚼,并思忖道:“我要照顾他,直到他完全康复。”

      秦参谋不由苦笑:“假如他康复不了呢?”

      郝晓梅毫不迟疑回答:“那我就一直照顾他,直到他彻底康复。”

      “唉,难道你没听人家张教授说吗?成凯同志恐怕这辈子都要躺在床上了!”

      郝晓梅顿时失声道:“不,我不相信他会这样下去。他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具有钢铁意志的男人,肯定会站起来的。”

      秦参谋一皱眉头:“我对他必须了解,不否认他是一位军中硬汉,但目前他连知觉都没有,甚至可能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还谈什么意志呢?晓梅姑娘,并不是我要泼你的冷水,你一定要理性面对现实。”

      郝晓梅虽然已经哭过多次了,但这时的眼泪依旧滔滔不绝地从那双大眼眶里流出来:“就算他···他再也站不起来···也醒不过来···我也要守护着他···”

      “难道你不嫁人了?”

      “我跟那个男人已经结束了,而且人家又有了新娘结婚。我爱的是他!”

      秦参谋并不清楚郝晓梅拒婚后所发生的情形,现在也无暇打听纠结,对他来说,那位新郎官该怎样善后根本不是他该关心的事情。

      “晓梅姑娘,就算你这辈子对成凯同志不离不弃,那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郝晓梅一愣:“我既然在这里照顾他,难道部队不能给我一口吃的吗?”

      “吃饭当然没有问题,可成凯他不可能总呆在医院里呀。”

      郝晓梅大吃一惊:“您说什么?难道医院不想对他治疗了吗?”

      秦参谋赶紧解释道:“你先别急,我们的部队医院当然要治疗他了,可治疗也有个极限吧。等到他没有治疗的必要时,难道还能安排他住在医院里吗?晓梅姑娘,你也看到了吧?医院的床位非常紧张,现在有许多患者因为床位得不到解决而丧失治疗的最佳时机。”

      郝晓梅心头一震,因为她在通过医院的走廊和大厅时,曾亲眼目睹有些患者家属因为床位问题而苦苦哀求这里的医护人员。

      “秦参谋,难道您要跟我商量的是要我把他接走吗?”

      秦参谋摆摆手:“请你不要多心,至少目前阶段医院方面还要尽最大努力让他的伤势稳定下来。”

      “那以后呢?”

      秦参谋眉头微皱:“晓梅姑娘,我实不相瞒,部队的经济状况也不算景气,假如成凯同志的伤残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的话,我们部队就要找成凯同志所在的地方民政部门帮助解决了。”

      郝晓梅豁然醒悟:“哦,我明白了,部队是不能养着一个累赘,这也是您希望我过来的原因。”

      秦参谋事到如今,也不否认自己的私心,所以并没有做出任何辩解,而是对郝晓梅充满歉意:“对不起,我也许做错了,不该让你一个柔弱的姑娘承担这些。当看到你日渐憔悴,我就有一种负罪感,你本来可以选择做一名幸福的新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