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微臣夹断了

      “我在美国创立了一家名为远景资本的公司,旗下有对冲基金、VC基金,未来可能还会有PE基金、房地产基金等等。”

      夏景行每报出一个词,陈宏眼睛就亮一下。

      两个大男人,夏景行被这种饥渴的眼神看得有些心里发毛,怪别扭的。

      “你们现在AUM是多少?”陈宏眼神热切的问道。

      AUM就是资产管理规模,主要适用于衡量基金管理公司以及投资银行、商业银行或金融控股公司的资产管理业务的规模。

      AUM越大,说明其行业地位越高。

      夏景行淡淡道,“两支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加起来,大概一亿美元出头吧!”

      其实立春和立夏基金,初始资金只有五千多万美元,但是炒股有浮盈,基金的净资产已经超过一亿美金了。

      听到这,陈宏刚亮起来的目光,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不过他是人精,意识到这很不礼貌,马上就调整了过来,微笑说道:“也很不错了,毕竟脸书还没上市,你也还在创业。

      基金这边应该刚起步吧?一亿人民币也还是很不错了。

      不瞒你说,现在国内几千万人民币规模的基金遍地走,都还处于萌芽期,很正常。

      等第一期基金成绩出来以后,下面几期基金就好募集了。”

      夏景行笑着提醒了一句:“其实不是人民币,货币单位是美元。”

      陈宏正在喝茶,听到夏景行这句,一激动,直接被茶水给呛住了,连连咳嗽起来。

      见陈宏被水呛住了,夏景行赶紧帮忙拍了拍后背。

      陈宏脸涨得通红,咳嗽了几声,气终于理顺了。

      他问道:“咳咳,原来是一亿美元啊?我还以为是人民币。

      我去,你这起点就这么高?谁投的啊?斯坦福大学这么支持你。”

      夏景行苦笑一声,他没有特别辉煌的金融从业履历,被误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于是只好耐心地介绍了一下远景资本的两支基金情况。

      “哦,原来募资是五千多万美元,才半年时间就翻了一倍,还是很不错了。”

      了解完事情的原委后,陈宏笑着点评了一句,没有显得太过惊讶。

      他是第一位把公司带上纳斯达克的中国留学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远景资本这点资产管理规模,在他眼里,其实并不算什么。

      原先他还以为夏景行募资就是一亿美金起步,所以才有几分惊讶。

      陈宏问道:“你们对冲基金主要是什么策略?”

      夏景行淡淡道,“股票多头。”

      陈宏心里有数了,继续问道:“只投资美股市场,还是全球市场?”

      夏景行回答道,“自然是全球,而且重仓中概股。”

      陈宏笑了笑,“那好,以后有中概股定向增发、协议转让的生意,我联系你。”

      夏景行笑着说:“哈哈,那太感谢陈宏大哥了,我们目前正缺乏这方面的资源。”

      陈宏一副大哥风范,摆摆手道,“没事,大家都是朋友,属于互帮互助。”

      接着,陈宏又问起了立春基金的事情,当听到夏景行主要做天使投资的时候。

      他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早期项目融资金额太少了,说实话,我们都没怎么接这类业务。

      而且国内创投市场才起步不久,做融资中介,市场太小了,都不够维持公司正常运营,所以现在我们还附带着做直投。

      说直白一点,可能直投业务都要多过财务顾问业务。”

      夏景行点头微笑,他听出了对方很多的心酸和无奈。

      FA本质上是介于创业者与投资机构之间的第三方,面向双方提供投融资的撮合服务。

      不仅限于私募融资服务,还包括合并收购、战略重组、IPO、定向增发等方面。

      不同的FA机构,偏重方向不同。

      在早期项目中,FA机构的佣金通常是融资金额的3%-5%,后期的项目融资金额较大,佣金比例也会适当调低。

      目前FA很不好做,这主要是因为国内创投市场还不繁荣。

      创业者少,投资机构少,连带着这条产业链上生存的FA也很稀少,业务惨淡。

      陈宏口中的“直投”,就是扮演VC的角色。

      FA做大后,一般都会成立自己的基金,去投资自己发现的好的项目,既可以缔结和创业者更深的关系,也能往产业链更上游发展,攫取更大的利益。

      陈宏很有钱,毕竟带领公司上过市,上来就玩起了直投。

      一般的FA可没法做直投,因为没钱,玩不起。

      严格意义来说,FA是个拼人脉资源、拼关系的行业。

      不卖任何金融产品,卖的是服务。

      FA行业未来还得惨淡好多年,直到移动互联网创业浪潮爆发,市场上热钱变多,整个行业才会迎来真正的大发展。

      一二十个人的FA小团队,一年时间,帮助几十位创业者募集上百亿元的股权融资款,能从中抽成一两亿的佣金。

      这个行业,比VC、PE强的地方就是来钱快,融资一到位,创业者就付款给FA。

      而VC、PE起码等三五年,甚至更久,才能迎来公司上市,拿退出分红。

      夏景行大致了解了汉能投资的发展情况后,笑着说道:

      “目前,远景资本主要做天使投资,但也并不是说,就不投其他中后期的项目。

      只要项目合适,管它什么轮次,我们都会投。”

      陈宏笑着说:“你这个打法,怎么说呢,稍微还是有些怪异的。

      你们基金规模不大,我建议还是把早期投资做好,做出那么一两个标杆项目。

      有标杆项目在手,以后募资也好募集一些。

      等后面几期基金规模做大了,再往中、后期项目延伸也不迟。

      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一个建议,不一定绝对正确。”

      夏景行点点头,知道对方这是老成之言,但这并不适合远景资本。

      不想让陈宏把他当成一个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的人,于是夏景行又讲道:“其实立春基金第一期,全是我个人出资的。

      我未来想把这支基金,打造成一支早期的机构化基金。

      但打造过程中,我也不想错过一些中、后期的好项目。

      所以没有太墨守成规,倒是让陈大哥你笑话了。”

      陈宏“哦”了一下,目光有些异样的看了夏景行一眼,有些好奇对方居然有两千万美元个人资金,于是问道:“你是卖了脸书的老股?”

      “没有,我之前炒股……”

      夏景行知道对方又误会了,于是简单介绍了一下钱的来历,略过了具体细节,就说投资了网易、爱美可,赚了三千万美元。

      陈宏就随口一问,没想到夏景行这么坦率,居然一五一十告诉了自己这么多内幕,敢情没把自己当外人啊?

      “除了立春基金,我个人还投资了几个天使项目,目前持仓估值加起来也有两三千万美元。”

      夏景行继续道:“如果这几个项目成功退出,应该还会继续往立春基金追加资金。”

      陈宏心里大致有数了,笑着说:“景行,我看你对投资很有兴趣啊,而且投资成绩都还不错。

      你看你,个人炒股赚几千万美元,搞对冲基金也赚几千万美元,个人天使投资的几个项目还都进入了下一轮融资。

      真的是后生可畏!”

      夏景行笑着谦虚了几句,他今天过来就是亮亮实力的,所以没做太多保留。

      “陈宏大哥,你们最近有没有找到什么好的项目?有的话,可以推荐给我。”

      陈宏心中一动,立马明白了对方的用意,这么多家底不是白亮的,这是要让自己亮家底啊?

      “我这里倒是有一个项目,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投?”

      陈宏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的说道:“它有四个特点,投资大、风险大、回报高、回报快。”

      夏景行顿时来了兴趣,“后三个特点我都能接受,就是不知道这投资大,指多大?

      一个亿以内,应该都没什么问题!

      当然了,得是人民币!”

      FA行业其实就是拉皮条的,夏景行最初打算到汉能投资这里碰碰运气,看看有什么好项目。

      他没抱太大希望,但听陈宏这口气,貌似有大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