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AV无码久久

      路灯不够高,这人山人海的感染者,随便堆积一下,就能够着路灯的最高点!

      所以,路灯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还有,自己出来除了要杀那个指挥者,更是想着与罗伯家拉开距离!

      这样才能得到喘息,这样才能在杀了指挥者后,感染者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慢慢远离罗伯那边!

      不过....

      路灯虽然不是最佳的选择,却是可以做一个节点,借挨着树的路灯,攀上一旁的树!

      那条树下面,受爆炸飞溅的影响,已经开始烧起来了,感染者不能一时间靠近!

      树!

      也不会一下子烧完!

      他不是蠢子!

      却也可以说是一个疯子!

      一想到这,立即开枪清空了前往路灯的感染者。

      啪啪啪!

      枪响过后,霎那间倒出一条血路来。

      辰光快速的移动,三大步并成两步,也没时间在开枪路灯后扑来的感染者。

      步枪再次甩在背后,抬脚踹了过去,接二连三的倒下几只感染者。

      借机爬上了路灯。

      眼看着爬到了一半!

      围起来的感染者已经再次扑来,堆积一两只的感染者,最高的那只已经抓住了辰光的鞋子!

      致使他停在了半空中。

      心头一惊,刚想单手抱着杆子去空出一只手拿枪杀感染者。

      那抓住他鞋子的感染者忽然头一歪,侧脑多出了一个枪眼!

      辰光即时看了眼房子的方向!

      窗口处火舌不断!

      永不停歇般的火舌亮起一次!脚下就多一具倒下的尸体!

      是罗伯他们在帮忙!

      果然有效果!

      随着他出来,起码吸引了大半的感染者来抓他!让罗伯他们得到的喘息的时间,那边的感染者已经基本快没了!

      两个窗口的火舌,其中一个是帮自己这边的。

      隐约间看见的金发,辰光没想到,安娜的枪法竟然这么准!

      不能放弃这个机会,辰光像个猴子一样的爬上了路灯顶部!

      四五米高的距离,让他得于喘息的时间。

      是的,就算他身体变强了,但现在还是普通人!

      这般剧烈的高强度杀敌,也感到有些气急。

      看着越来越多的感染者朝他扑来,路灯在摇晃。

      他朝房子的方向指着楼顶喊了一声:“都上楼顶去!顶层有狙击枪!”

      是的,狙击枪,整座城市,随随便便就能抄到狙击枪。

      98K这样的民用猎枪,新的就的更是一大把,数不过来。

      也不知罗伯他们有没有听到,毕竟枪声太大了,他离着罗伯他们也有二十多米的距离,无论枪声还是感染者的嘶吼声,都太吵了。

      眼看感染者离自己只有一米之遥,辰光立马站好,在路灯顶端连接灯泡的十字架处借力,猛地一跳!

      身子错过了树枝!

      没有完全落在树枝上!

      让盯着他的安娜惊呼了一声,那下面,可是扎堆的感染者啊!

      而且,就连攀上路灯的感染者,也随着辰光的跳跃,恶狼扑食般,相继的扑了下来!

      好在!

      安娜目光下移!

      她看到辰光的手刚好有一只抓到了树枝!

      那些从路灯上落下的感染者,张牙虎口的,与辰光擦肩而过落下,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不断向上伸着手的感染者们。

      紧接着,她看到辰光手臂发力,翻身跃上了树枝,跨坐在那里。

      松了一口气,就听到罗伯在问:“怎么了?辰光没事吧?”

      因为有树的遮挡,他看得并不清楚。

      “没事!那家伙爬上树去了。”安娜说道:“他刚才指着楼顶,不知道说了什么?太远听不清。”

      虽然安娜比罗伯精明,但面对感染者和辰光的举动,罗伯更加熟悉。

      看了眼窗外基本去追辰光,为数不多的感染者,罗伯明白了!

      说:“我们安静点别出声,去楼顶。”

      “怎么了?”

      “辰光在楼顶放了不少狙击枪,我们上楼去帮他。”

      安娜看了眼窗外,说:“可我们怎么上去,通道在隔壁...”

      “去辰光房间,有暗门。”

      “......”

      安娜惊疑的看着罗伯,又看向辰光的方向,顿时无语了,那家伙,竟然在自己房间弄了个暗门!

      不再多说,安娜收拾了一些子弹和枪背好,牵着伊瑟的手就朝辰光房间走去。

      罗伯也紧随其后,就在路过地下室门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低头看去,正是萨姆咬着他的裤脚。

      “你们先去,暗门在衣柜后面。”

      那暗门早在安娜她们来之前就打通了,是辰光不想哪天被感染者围了没有退路才打通的,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又与上楼顶的方向连接着。

      安娜两人进了房间,罗伯低身摸着独眼狗的头,问:“怎么了萨姆?”

      萨姆松开嘴,转身朝地下室方向跑去!

      只是看了一眼地下室的方向,猛地拍了下脑袋!罗伯就想起了那个女性感染者!

      那giaochun!

      那不可描述的声音!

      如果不排除感染者是报复行为,似乎giaochun也是吸引感染者们的到来的原因之一?

      也不跟安娜他们,焦急朝地下室跑去!

      安娜推开掩饰用的衣柜,果然有一个粗糙破开的洞口!

      小心翼翼的探进身子去看,是隔壁房子的其中一个房间!

      猛然惊醒!

      难怪自己说要查看房间的时候,有一个是从里面锁死的!辰光当时还有阻拦!

      原来,他自己安排了逃生的暗门在这里!

      把伊瑟抱了进来,发现罗伯没有跟上,先是不解,后也没有回过身去找,辰光还在外面,需要人帮忙,或许罗伯现在就回身去策应了也说不准。

      就拉着伊瑟,朝楼上跑去。

      地下室的罗伯,看着挣扎着的女性感染者一脸沉重,虽然叫声没了,但低沉声还有,双眼转动着,好像并不乐观。

      带走是不现实的,想了想,从冷藏柜取出了一罐药水和针筒,是镇定剂!

      也不管量大,直接一罐都打了进去,直至沉睡。

      这才断了隐患,万一这女性的又开始GIAOCHUN了,感染者寻着声源找来,就麻烦了。

      为了避免发生意外,罗伯最终把这感染者推进了最里面的房间,那是由超强度钢化玻璃做的隔离区,为的就是观察感染者行动的房间。

      可以做到密封和隔音。

      之后检查一遍确保无遗漏,才锁好所有门,离开了地下室,去找安娜汇合。

      ******

      受爆炸影响,火已经蔓延到了辰光所在的这棵树!

      随着时间过去,火也烧到一半的位置,噼里啪啦的作响着。

      感染者爬不上来,但辰光也下不去。

      一时间,好像有点尴尬。

      而且,离那石头拱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想要三四步过去,一点也不现实。

      还有那高度!

      辰光看了眼自己的位置与拱门的高度,竟然相差两倍之多。

      拱门表面有些粗糙,却也难攀爬,没有什么好的着力点。

      这要怎么过去?

      搬个梯子?

      这得问问脚下的感染者大哥们答不答应。

      还能感谢大哥送来梯子不成?

      辰光抓了抓头发,有点束手无策。

      吐出了刚才跳动时差点吞下去的戒指。

      躺在手心发光发热,在黑夜中,是那么的刺眼!

      他不知道的,在对面的楼顶上,安娜正瞪大着眼睛看着他手里的戒指!

      还暗暗拿起了地上的狙击枪,用四倍镜看着。

      “辰光,这就是你的秘密嘛?”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发光的戒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树上,辰光沉思,难道,要现在用了吗?可那指挥感染者的家伙还没找到啊。

      扫视这周边,躁动的感染者,又是黑夜的掩盖,他没有用雷欧欧的力量之前,根本就看不清哪个感染者会比较特殊。

      感觉心情不美丽,发现如果不用雷欧欧力量的话,他现在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奇迹了!

      勇敢与帅气的他这个皮套演员,抬枪又杀了几个最近的感染者以表高处的寂寞。

      手枪换了最后一个弹夹!

      手枪最后十二发,步枪的没数,可也快了!

      他得站的再高点!就可以用雷欧欧的力量了!

      只是想的简单,做起来却难,没有条件能让他做到爬上最高的地方。

      叹了一口气,即便现在他的跳跃高度,在体质加强后,他觉得应该超过两米,甚至三米。

      不过,下面的这些大哥,从刚才路灯的情况来看,好像能跳得比自己还高....

      某某的棺材板快要压不住了!

      这棵树烧到差不多一半,即便是生的树,不好烧,可也不是长久之计。

      得到一定时间的休息,他必须想办法离开。

      刚才他是借着路灯跳过来的,靠的是智慧,感染者虽然跳得高,却不会借着路灯的顶端来跳。

      如今,他必须有外物借力,起码跳到...

      他看了眼拱门的墙壁,最矮,有突出可以抓住的,也有六米左右的地方。

      加上他的身长!

      还是差了点,必须有外物借助才能抓到!

      就在这时,脚下传来大树晃动的感觉!

      低头看去。

      越发靠近的火焰,烧得噼里啪啦作响的树干,好像随时会倒下!

      猛地抬头看向拱门的方向。

      脸上挂上喜意。

      突然,他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当即爬到最高的地方,开始晃着身子起来。

      在安娜及后续赶来的罗伯的目光中。

      出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

      辰光他....

      在火树上扭动着身姿,万名感染者为众,嘶吼声像是捧场的声援!

      罗伯和安娜就那么惊呆的愣在原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四五分钟吧!他们才缓过神来。

      咽着口水看到,大树倒了!倒向了拱门的方向!

      然后他们看到辰光在大树完全倒下的瞬间,高高跃起!

      一只手搭在了拱门墙壁凸出的边沿!

      攀了上去!

      大树落在地面后没能留给感染者做阶梯,火焰反而烧得更加猛烈。

      在万众瞩目的目光下,辰光缓缓的从拱门的边沿登顶,然后高高地站在最顶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