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speakingathome学生

      玉元震现在很狼狈。

      龙悔崖的深渊中有着狂暴的罡风,这种罡风就连封号斗罗也无法抵挡。

      蓝电霸王龙武魂的封号斗罗,拥有几乎大路上最强横的肉身,却挡不住这小小的罡风。

      武魂真身?

      玉元震在考虑要不要施展武魂真身,毕竟武魂真身虽然强大,后遗症却很严重。

      片刻后他就不再犹豫,就算是施展武魂真身,我也要到龙悔崖崖涧下面去!

      因为,玉天心失踪了!

      原本囚禁玉天心的法坛被破坏,锁链也尽数断裂,再加上之前的龙吟声。搞不好,土龙王又出来了!

      玉元震很后悔,当初他就该剥离玉天心的魂骨,这样玉天心就不会不受控制的暴走了!等以后他魂力等级高了,再将这块魂骨还给他便是。

      就在玉元震准备不计一切代价使用武魂真身时,横跨在崖涧中的罡风,消失了。

      “宗主,罡风消失了!”

      “宗主,我等一起下去一探究竟?”

      “元震,我们下去!”

      “宗主!好像有什么东西上来了!”

      “速度好快,有东西上来了!”

      在场之人最差也是魂斗罗级别,更是拥有顶级兽武魂,可以说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法威胁到他们。可现在不同啊,崖涧之下之前爆发了无比恐怖的龙吟,即便他们是魂斗罗,即便他们置身尚远,他们也无法平静心中的悸动。

      嗖的一声,一抹蓝光从崖涧深处划来,径直掠过蓝电霸王宗等人,蓝光速度惊人,直冲云霄。就在蓝光抵达高处时,它停了下来,众人才得以看清它的模样。

      英俊洒脱的脸庞微微下垂,直视蓝电霸王宗等人,眼睑和面庞都布满了蓝色的龙鳞,破破烂烂的衣服如同布条般挂在他的身上,一双手已大部分特化成龙爪,手臂和大腿处也密密麻麻的重叠着鳞片。

      他的瞳孔已像龙一般竖起,眼中也是满天的杀机,龙族的暴戾与杀意一齐在其周围环绕,更可怕的是,一对无比巨大的龙翼在其身后,翼展近四米。龙翼呈晶莹的玉白色,其所蕴含的能量毫不掩饰的朝着周围的空气中扩散。

      两个黄色的魂环在其周围上下律动着,但那股压力绝不是一名大魂师所能带来的。

      玉元震张了张嘴,惊道:“天心?”

      玉天心被关在这里的五年,蓝电霸王宗的大部分早已忘记了他,但其中绝不包括两个人,就是彩儿和玉元震。

      彩儿日日前来送餐,玉元震又何尝不是,每到晚上寒至深处,玉元震总是来检查玉天心身体的情况,用魂力替他疏通经脉,这老爷子可是将玉天心疼到了骨子里。

      “什么?他是玉天心?”

      “对了,就是玉天心,五年前在三龙街暴走,致使三龙街覆灭过半,许多商贾到现在都不相信我蓝电霸王宗。”

      “快将这小子抓起来!重新封印到法坛之中!”

      无数的数落声传来,这些声音也尽数飘到玉天心的耳中,系统也不断在提示威望值下降。

      “哼,这小子好像又获得了一块魂骨!大长老,下令剥离他的魂骨吧,龙类魂骨只有保存在蓝电霸王宗才像话!”

      “竟然又获得了一块魂骨!”

      “一定是在山崖下得到的,这是祖宗留给我们的东西!”

      这群人,似乎忘记了玉天心也是蓝电霸王宗的人,更是宗亲本宗的长子!

      “我玉天心,自此脱离蓝电霸王宗,从今以后,我玉天心与蓝电霸王宗再无瓜葛!”

      “小子!蓝电霸王宗岂是你想走就走的!要走可以,留下魂骨与蓝电霸王龙武魂!”

      “小子好胆,竟然叛宗!”

      玉天心冷视着这些所谓的宗亲,他们纷纷露出小人神色,哪还有半分龙威。只有玉元震和玉东璃站在远处一言不发。

      “看看你们这群老东西!一脸小人模样,哪还有半分龙威!”

      说着玉天心一声咆哮,血脉中土龙王与风龙王的威压顷刻间朝着长老宗亲们压了过去。

      长老宗亲纷纷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玉天心,心中已然惊起滔天骇浪。

      “想要我的魂骨,就你们也配,龙族脊梁传到你们这一代也是够了!”

      玉元震手掌一挥,抹去了施加在长老宗亲身上的威压,缓缓的说道:“够了,虽然宗门的确对你不起,但你毁坏三龙街,给宗门带来的损失却是事实。五年酷刑已过,你与宗门也算两清了,你走吧!”

      玉天心看着玉元震,他又何尝不知道玉元震是在替他解围,自来到这个世界后,又有几人真正的关心他呢?

      玉天心龙翼微抖,顷刻间就来到了玉元震身前,他缓缓跪下,朝着玉元震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就震翼离去。

      “他日蓝电霸王宗有难,我玉天心绝不坐视。”

      ——

      彩儿原本在收拾屋子,现在却愁昏了头。原因无他,分家玉林又来了。

      “哈哈哈,彩儿,好哥哥又来咯。猜猜今儿好哥哥给你带了啥呀?”

      玉林今年二十岁了,这在斗罗大陆已经算很大的年龄了,普通人家这个年龄孩子都会走路了。

      玉林背了个蓝电霸王宗的名头,眼光更是高的不像话,偏偏自己没啥本事,二十岁才俩魂环。

      自打那次看到了洗衣服的彩儿后,玉林惊为天人,魂儿都被勾走了,他发誓,无论使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娶彩儿过门。

      玉林隔三差五就得来彩儿这儿献殷勤,所谓好女怕缠郎,至少玉林是这样理解的?

      “你赶快走,别打扰我做事情!”彩儿的语气有些不善,毕竟这玉林实在是太烦人了,彩儿的耐心已经被他磨光了。

      “叫声好哥哥我就走,你要是嫁给了我,哪还需要做什么佣仆啊,有的是人伺候你!”

      “你!”

      “彩儿你还不知道吧?刚才的龙吟声你听到了吧?后山龙悔崖传来的,想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儿吗?”

      玉林一脸得意的看着彩儿,他心里知道,只要提到后山龙悔崖,彩儿绝对有兴趣。虽然他是胡诌的,他根本不知道这事儿,甚至不知道龙吟声是后山龙悔崖传来的。

      “怎么回事儿,你说说?”

      “那你得叫我一声好哥哥!”玉林嘿嘿一笑,搓了搓手。

      彩儿白了玉林一眼,“那不行,你得先告诉我,不然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行,咱们坐下来慢慢说,彩儿你看,这是天斗城的宫廷糕点。”

      玉林拿出了一个锦盒,里面是晶莹的软糕,糕点上镌刻着花里胡哨的纹路,还别说,看起来真像那么回事。

      彩儿拿起一块儿糕点,小嘴微张,咬了一口。

      好吃的话以后做给少爷吃。

      “行了,你赶快说说后山怎么了,我之前也看到宗主大人和长老们去后山了”

      玉林嘿嘿一笑,“彩儿啊,你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啊?”

      彩儿的脑袋突然晕了起来,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你!你在糕点里加了什么?”

      “嘿嘿嘿,彩儿你猜我加了什么!嘿嘿嘿……”

      彩儿的双眼变得迷离了起来,她感觉浑身温度正在极速升高,整个脸蛋儿也变得酡红一片。

      看着这样的彩儿,玉林当场了就有了反应。

      “哇哦,小六子这东西真管用,对不起了彩儿,我实在是太想你了!”

      玉林飞快关上了院门,插上了门闩,抱起彩儿就往厢房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