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小姐下载丝袜脚

      众人再次感谢刘虞后,刘虞在府中开宴,载歌载舞的尽显尔雅,但此时的刘和正在长安城中闲逛,身后几个小厮环绕,不远处却有十几凶神恶煞的军士吊着,这些都是刘和从边军中挑出的汉子,都是刀尖上生活,见着血跟疯了似的。

      刘和走着,却是在思考问题,心想“桌椅盛行,自己的紫极阁真可谓是日进斗金,但六成的钱财都流入灵帝内库,一成给了那些宦官张让之流,只剩下三成钱财还得负责紫极阁的运营操作,真正到手的不到一成,这钱真有多难挣啊。

      虽说将制盐之法流传下去,但终究还是掌握在那些大家族,底下的人还是无法生活,看来还得想想办法,扩大范围搞钱。”

      想着想着突然自己撞到一人,紧忙将人扶起,然后作揖而说“小子孟浪,惊扰了,还望海涵。”

      只见那人拍拍衣袖,望着刘和到“无事,无事,小哥不必担心,老夫身骨极好,岂是磕碰出事,小哥尽管忙去,老夫再此休息片刻就好。”

      刘和见此人鹤发松姿,眉目传神,双眸深邃,这样的人不是贤者,想必也是一个德高望重之人,紧忙说道“先生请前往小子府中,定备好酒好菜招待先生,望先生给小子机会,得以赔罪。”

      “那老夫打扰了,今晚恐要留宿于小哥府中了。”

      “无妨,无妨,请先生随我来。”

      然后扶着那人上了马车,刘和夺过马夫鞭子,一马当先为老者赶起来车,老者见此,摸着自己的胡须,缓缓的点了头。

      刘和来到府门口,这才得知父亲刘虞宴请诸人杰,紧忙掺扶老者一同来到屋中,只见得宴席已散,厅内打扫完毕,寻来管家才得知,府中别院住了几人,皆是醉醺醺的。又问道父亲刘虞何在,管家说到已回房中休息,连忙吩咐管家替老者寻一处清净的别院,先准备饭食送于老者院中,最后准备香汤沐浴。

      管家来到老者面前,说道“请先生随我而去”

      老者朝刘和摆了摆手,刘和回礼到“先生且先行休息,小子先行看望家父。”

      老者随管家而去,刘和来到刘虞屋外轻声唤到“父亲,父亲,”

      刘虞听见刘和的声音咳了一声,刘和推门而入见刘虞坐在床边,随手到了一杯茶水递到刘虞身前,刘虞接过水杯一口饮尽,晃晃头后朝椅子坐去。

      等刘虞坐好后,刘和开口说道“父亲今日宴请的诸位可是当日名单之人。”

      刘虞答道“大部分人都来此,只有小部分之人未到。”

      “那父亲,可有看好之人,”

      “哈哈,我儿,明日去看那醉人便知道了,为父也不予透露,不过我儿的酒可是真烈,为父差点喝不下去,宴会中人有一人直接醉倒,就在别院休息。”

      “父亲早点歇息,孩儿告退,”刘和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拜别刘虞

      刘虞见此,只得心中叹息为父只能帮你至此,那些人的确是栋梁之才,匡扶救世之人,也不知道有几人能入你蛊中。

      刘和借着月色回到自己的屋中,自己的婢女香儿已经暖好床,看着睡在床上的香儿,这肤若凝脂,纤纤玉臂,轻巧可爱的脸庞,眼眸似水,不由得咽下口水,想把眼前这人儿一口吃掉,又见香儿起身,绝美的后背暴露无疑,喊道“少爷,香儿暖好了床,少爷快上来吧。”

      随即让出一个空位,刘和心里默念罪孽罪孽,可是身体还是成实的很,爬上了床,缓缓的睡下,闻着旁边的处子芳香,心里直叫痒痒。

      香儿看出刘和的不妥直接环抱着刘和,说道“少爷,要了奴家吧,不要憋着了,再者言奴婢就是你的人,早晚都是公子的,早一会,晚一会不影响,只要少爷不伤身即可。”

      刘和此时的位置极为尴尬,让自己苦不堪言,只好钻出头来说道“香儿,太小,再过一两年少爷再要你,现在不合适。”

      “香儿,不小了,少爷你看啊”说完挺了挺自己的身躯。

      “香儿,别闹了,过几年再要你,现在不可以,要是用这种办法来,我就走开了”说罢,正欲起身,还是被一双玉臂抱住,“少爷,香儿不闹了,那少爷抱着香儿就好。”

      刘和听完这句话后,只好抱着香儿随后慢慢的睡去。

      日到响午时分,刘和这才起身,身旁的香儿早已经去准备吃食,刘和自己穿戴好衣物后来到大厅,见到自己的父亲与昨天那位老者相谈甚欢,过去直接拜见。

      “父亲”

      “和儿,这是为父好友,司马德操快来拜见司马伯父?”刘和心想这老者“司马?这是河内司马家?司马懿长辈?”

      “拜见司马伯父,小子这厢有礼。”不过一拜之后,突然惊醒,司马德操不就是司马徽吗?人称水镜先生,向刘备推荐了“卧龙,凤雏”,并言二人得一可安天下的那位东汉末年名士。

      我去我这是走狗屎运了,还是中彩票了,居然还是老爹好友,那么是不是可以拜他为师,说不定以后会有“卧龙,凤雏”当师弟。

      司马徽见刘和依然是礼信,颇为欣赏,也想过收取老友之子为弟子,但是觉得还是欠缺点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

      “贤侄快快起身,不必多礼。”司马徽说道

      这时外边传来些许嘈杂之声,刘和招来管家问道何事,管家回话是昨日那些客人醒了。刘和顿了一句说道“快快有请,再准备酒食,今日便一起吃过。”

      只见得五人齐来,刘和一个都不认识,只好一一作揖问到众人,

      颖川颖阴,荀攸,字公达”

      “广平,沮授,字则注”

      “辽东襄平,徐荣,字则林”

      “南阳,黄忠,字汉升”

      “巨鹿,田丰,字元皓”

      见过公子,刘和心态崩了,这几位都是大佬啊,“荀攸,沮授,田丰,黄忠,徐荣”都是一流人才啊,嘴里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