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高校女神30强

      朱元鹏看到眼前的美女身体前倾手臂下垂后,感觉自己的双腿终于着了地,紧接着双手也自然地接触到地板,呈现出四肢着地的状态。

      朱元鹏一直盯着美女直至她转身走出他的视线范围,他刚才的那种无力感才慢慢好转。

      “太没出息了吧!怎么还趴下了。”朱元鹏暗骂自己一句,想站起来。他双手用力一撑站了起来,还没支撑多久,在身体前部的重压下又失去了平衡。他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怎么回事?怎么站不起来了?”他感到现在的身体极度别扭,心里充满疑问与恐惧。

      朱元鹏下意识地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两只猪蹄,他一惊之下继续低头往后看,又是两只猪蹄。

      “啊!猪啊!”他大叫道。一种杀猪般的嚎叫声钻进他的耳朵。

      “别叫!大清早的,扰民知不知道!”美女捂着耳朵从厨房出来向他训斥道。她觉得这头猪今天好反常,自从买来它还从没这么大声地叫过。

      朱元鹏停止惊叫,猪叫声也随之消失。

      “难道猪叫声是我发出来的?我变成一头猪了?不可能!不可能!”他无法相信在科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情节会真实发生,而且就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还是不死心,想再次验证一下。他把自己的右手拿到眼前仔细端详。很明显这就是一个大猪蹄子。他又放下右手拿起左手,还是一个大猪蹄子。

      “啊!不!这不可能!不可能!这肯定是个噩梦,我要结束它!”朱元鹏歇斯底里地叫着。

      在一串猪的嚎叫声中,朱元鹏控制着双腿向墙边走去。他还没习惯四驱的装备,一头栽在地板上。

      “猪是吧!四肢是吧!好!我承认你这个设定。”朱元鹏赌气般地说着。

      他不协调地控制着四肢,踉踉跄跄地走向墙边。他本来想一头撞在墙上使自己从梦中醒来,但是还不习惯的行走方式没有让他加起速度。这样走到墙边再去撞就有点不痛不痒了。

      只见他侧转身子靠在墙边,把头伸离墙壁。“这样子还不醒?”他喃喃怒道。然后一个猛甩头,砰的一声砸在墙壁上。

      这一幕正好被出来查看情况的美女看到了。“哎呀!妈呀!”她吓了一跳,手中的锅铲也掉到了地上。

      “猪这是要自杀?!”她很诧异。

      懵了片刻,反应过来,她赶紧上前抱起奄奄一息的小猪‘天蓬’去动物医院。它满头鲜血,眼珠都迸了出来。她不忍细看,加快了脚步。

      忠诚动物医院的值班医生孙淼正坐在前台悠闲地看着报纸,医院冷冷清清,现在这个时候是很少有人带宠物过来看病的。

      “孙医生,孙医生,帮下忙,接我一下!”

      孙淼抬起头,循声望去,一个女子怀里抱着个东西正蹲在路边。定睛一看是吴渝!她之前来过几次给猪打疫苗。他急忙站起身跑过去。

      “怎么了,吴渝?”语气中透露着关心。

      “快!救这头猪!”吴渝喘着粗气往自己怀里一指。猪虽然很小,但也好几公斤,抱着跑一路也是够呛。

      孙淼赶忙接过来,抱进医院进行紧急急救。

      吴渝蹲在地上喘了会气,小声骂道:“这死猪,沉死我了。”缓过来后,直起身,走进医院坐了下来。

      她还没休息多大会,就听孙淼劈头问道:“谁干的?下这么重手,连猪都不放过!”

      吴渝没有回答他,无奈地笑着问:“怎么样?可还行?”

      “救是救过来了,可能会有些后遗症,脑袋伤得不轻,这回可能真成猪脑子了。”

      “它本来不就是猪脑子吗?”吴渝笑着说,她感觉这孙医生还是挺有趣的。

      “那不一样,猪很聪明的,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笨。在动物界怎么也能排个前十吧。”孙淼解释道,又想起刚才的问题,“到底是谁打的?”

      吴渝叹了口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它是自己撞的。”看孙淼一副不相信的神情,又补充道:“别说你不信,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也不会相信。”

      孙淼点点头:“也难说。虽说活着是所有生物的本能,但也有一些动物会为了自身安全选择同归于尽,就像蜜蜂刺针;也有一些会为了种族的延续而甘愿献出宝贵的生命,像螳螂;还有一些就有些迷了,至今尚无定论,反正是乌央乌央地一起去自杀,像什么鲸鱼啊、羚羊啊还有什么鸟之类的。”

      吴渝很惊讶,她以为只有人才会自杀。人是高等生物,有意识,有感情,当心里承担压力过重无法承受才会选择轻生。其他动物嘛都是严格执行着造物主的既定脚本本能地活着。果然是越有知识越反动。

      “倒是没听过猪自杀的,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孙淼自嘲式地一笑,“但是狗自杀殉情的不少,主人死后狗不吃不喝绝食而亡,所以说嘛动物也不乏忠诚之辈,比有些人都强。”

      吴渝不知道说些什么,陷入沉思。

      孙淼看她不说话,以为聊的话题过于沉重,于是开玩笑说:“也许你的猪太聪明了,跟人似的一时想不开。”又看吴渝一身都是血,关切地说道:“是不是太累了?要不你先回去洗洗,休息一下。猪,叫天蓬是吧,就先放这里吧,还要观察几天。”

      吴渝回过神来:“那好吧,谢谢你了,孙医生。”

      孙淼看着吴渝离去的背影,感觉她有什么心事似的。“一个人在外都不容易啊!也不知道她有怎样的心事。”他心里想着,不觉摇头叹息。

      朱元鹏缓缓醒了过来,恢复了意识。他能意识到现在的处境,他现在是个猪型人,而且这是真的,不是梦。

      “老天,你在给我开什么玩笑!”他不禁在心底呐喊。

      也许是头受到了猛烈撞击伤到了猪脑,或许是猪脑容量有限装不下以前的那么多记忆,他现在对以前的事有些模糊,不是那么清晰了。

      但是他总能感觉到心里有一个人,一个女人,时不时出现在脑海,挥之不去。她的样子有些模糊,也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但她一直都在。

      “你是谁?你在哪?你还好吗?”他不禁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