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自拍视频在线

      一连几天,李知没有回来。

      时息没收到任何和章初训有关的消息,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男朋友莫名其妙消失的日子,最长的一次有半个月,章初训不回信息,也不接电话。

      姚晶也没再找时息的麻烦,只在送结婚请帖的时候暗暗嘲笑了下仍然单身的时息。

      周三这天,主任一大早在他们办公室溜达,面色不好。

      时息依然踩着点近办公室。

      今天早到的姚晶兴奋说:“时姐,今天这么早就来啦,快来我给你买了奶茶,是你喜欢的呦。”

      时息接过奶茶,注意到主任不悦的眼神,笑了。

      周佳人随后进来,看见主任在,说:“哎呦,好几天没堵车了,今天是怎么了,我早上七点就出门了,开了快两个小时才到。”

      “呀,好辛苦呀,路远的人上班就是辛苦,真羡慕时姐这种家近的,可以踩着点进单位。”

      时息放好外衣给自己接了杯水,靠着桌子,悠哉说:“嗯,我八点才起床。”

      大主任坐在时息的位置上,听着女人们叽喳渣的说话,眉头不自觉皱地更深。

      见人来齐了,他问道:“小时,上周我交给你的文件整理好了没,我告诉你周五前给我,怎么现在还没拿过来。”

      时息愣了下,断断续续说:“上周的文件,我想想,我是不是——”

      她说一半停了,上周的文件,那天好像她刚想去送文件被姚晶恶心到了,顺口回了她两句。

      文件——

      好像放在姚晶办公位的打印机上了。

      时息看着打印机的位置发呆,又看向姚晶,脸色越来越难看。

      姚晶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低头笑了笑,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干活,边干边自言自语:“我年后请了婚假,一定要把工作提前做完,不能给主任添麻烦。”

      “小时?文件呢?”大主任挺宽厚的一人,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东西他不会自己来问,“你可千万别弄丢了,那上面有其他部门主任的签字,万一要丢了,事情可大可小。”

      周姐不说话,极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时息面色更难看了,小声说:“要不我找一找?”

      主任真生气了,站起来回自己办公室,走出门口的时候说了一句:“你们帮她一起找找!”

      时息慌张回到自己位置上翻东西。

      周姐说:“小时,周姐忙不过来,就先不帮你了,晶晶,你帮小时看看。”

      “好吧,哎,真会添乱,本来年底事儿就多!”

      时息没理他,翻了一会儿后,开口说:“算了,别找了,我好像真的犯错了,周姐,如果那文件找不到会怎么办呀?”

      “可能会被开除!”周姐如实说,“那份文件是公司机密文件,连复印都要登记的,复印件在谁手里都要查。”

      姚晶心头一震问:“这么严重吗?如果有人不小心扔了呢?”

      周姐摇头,“我记得几年前有人不伤心粉碎了一份文件,公司一点情面也不留,直接开除,这还是粉碎了,如果是扔了,估计要按泄密处理了吧。”

      “啊,可咱们也不是涉密部门,怎么会这么严重。”

      时息比姚晶更急:“可咱们负责处理公司涉密文件,虽然平时的件儿不多,但还是有的。”

      “那——那可怎么办呀?”姚晶声音有点抖。

      那份文件她收到抽屉后趁着办公室没人的时候直接扔垃圾通了。

      她刚来,不了解公司的工作规范,也没接触过什么重要文件,不太清楚文件的留存和粉碎规则。

      幸亏不是她负责的工作,姚晶安慰自己,这事儿和她无关,是时息自己不小心乱放文件,她又不知道是什么,就算查到她这儿也没什么。

      时息又问:“周姐,我可能扔了,周一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扔了一堆儿废纸,我怀疑是我把文件当废纸扔了。”

      周姐继续摇头:“你去垃圾桶里翻翻吧,咱们部门可没有‘不知者无罪’这种说法。”

      “好,那我赶紧去!”时息慌张跑出去。

      跑出办公室几步,她笑了笑,朝主任办公室走去。

      姚晶慌了,问:“周姐,我周一也收拾东西了,如果是咱们不小心把时息的东西扔了呢?”

      “哎呀,那怎么可能,你我又都不是三岁小孩,谁会扔文件呀!机密件一直是小时处理,我看到了也会放回她桌上。你不会见到了吧?”

      姚晶立刻摆手:“怎么会,我又不认识什么机密件!”

      “那就好,干活吧,她自己闯的祸和咱们没关系。”

      时息进办公室先道歉:“主任,我忘了,那份机密件我给您看过了,那天我还看见您放柜子里呢。”

      “真的,我怎么没找到?”

      时息笑盈盈过去拿文件,“这份!多了个标签,您可能分类的时候就以为是普通文件了。”

      “呀呀呀,真是虚惊一场。”主任脸上的憨厚劲儿重新回来了,“这儿这么多普通文件了,你怎么知道这个放错了?”

      “因为这个是红色的文件夹。”时息从来没和别人说过自己的工作习惯,办公室里有红蓝白黑四种颜色的文件夹,文件夹还分为大中小三个型号。

      她习惯用小号的红色文件夹放机密件。

      “恩,干活挺细致。”

      “主任,我想请半天假,我朋友在咱旁边那栋楼上班,她刚来B市,我想过去看看她。怕她不习惯。”

      “行,去吧。”

      那天时息走到一半想起文件的事情,回去拿的时候正好看见姚晶偷偷摸摸的把文件收到自己的抽屉里。

      姚晶收走的文件根本不是什么涉密件儿,只是一份需要归档的普通文件。

      但借此机会,她故意没通知主任,把一份公司涉密件直接归档,目的就是让主任去质问她。

      如果姚晶把文件还给她,一切可以相安无事,她直接去和主任说明情况就行,可她偏偏不好好做事。

      于是,时息一上午没回办公室。

      姚晶嘀咕了一上午,中途还给时息发了条微信问她找到了没。

      正坐在关晴儿办公室悠哉喝奶茶的时息自然不会回消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