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养儿不易

      越前木兰睡饱回笼觉的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准确来说是一阵阵饭食的香味把他勾醒的。木兰顶着一头乱发来到饭厅时,餐桌上的四位女性已经吃了差不多了,自己的位子上有一份盖住的食盒,显然留给他的。

      越前木兰走到餐桌边坐下,打开食盒,香气扑鼻,说了句:“我开动了。”就低头吃了起来。

      凡是自己做的,儿子都喜欢,会全都吃了,这让神崎蜜雪儿每次看着儿子吃饭,总是满满的幸福感。等到儿子吃饱了,蜜雪儿才说道:“木兰,你下午有空的话,帮妈妈换一下餐桌,把那储藏室的张大桌子搬进来。”

      越前木兰一愣,蓦然发现时间过得真快,以前感觉超级大的餐桌,现在居然要不够用了。家里将要多三个吃饭的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自己、表姐菜菜子、和胞妹秋菊都长大了。

      在越前木兰的记忆中,家里用这张餐桌很久了,那时爷爷奶奶很健康,姑丈也在世,姑母还是个长发飘飘的大美人,自己坐在桌前吃饭时,虽然感觉对面的爷爷离自己好远,但大家热热闹闹的很温馨,菜菜子和秋菊坐在自己左右,总会不时的给自己夹菜。

      然而,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爷爷在越前木兰六岁的冬天与世长辞,那个总感觉好远的身影空了。

      奶奶也没能熬多久,次年开春雪还未化,便追随爷爷而去,临行前着急地呼喊爷爷的名字。

      又在同年,五名军人突然登门,送来一箱东西。姑母抱着那些东西哭得好伤心,跪倒在玄关久久不起,菜菜子表姐也嗷嗷大哭,把秋菊也带哭了。越前木兰远远地看着,他知道,桌上吃饭的人又少了一个。

      自那以后,或许是因为桌子大了吧,越前家清冷了不少。

      记忆回收,越前木兰看着眼前的餐桌叹了口气。这些不易发觉的羁绊如同一根根细线,经过十六年的缠绕将人勒变了形。他忘了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越前木兰这个名字,也不记得何时起会关心所谓的家人。他只知道,自己再难有抛弃如今亲友的决绝。

      越前木兰发愣的时间很短,餐桌刚被收拾干净时恰好回过神来,只有最敏感的丽美察觉到他的异样。越前木兰对丽美使出摸头杀,微微一笑没说什么,起身将餐桌搬了出去。

      储藏室的这张大餐桌是越前家前几天从二是市场淘回来的,卖方起初开价四万霓虹元,却被丽美从材质、大小、颜色、风格、重量等等方面数落了一遍,迫使卖方不得不同意以一万八的价格出售。

      餐桌是橡木质的,直径一米五,暗棕色,桌面正中有个同心圆形小转盘,桌面下阁出一快不小的储物空间,桌底分出六角支撑,全重一百多公斤。

      要知道,在霓虹国,一百公斤的橡木成交价也就在一万八至两万之间,这意味越前家是用原木的成交价买下了成品的餐桌,可见丽美的杀价水准有多高。

      越前木兰至今记忆犹新,当初买这张桌子的时候,丽美如同小大人一般对店家数着指头,一一分析道:对于国内绝大多数家庭的住房面积来说,一米五直径的餐桌都太大了,普通家庭一定不会买;而有适合住房面积使用这张餐桌的家庭,他们是不会来二手市场的买桌子的;如此大小与造型的餐桌倒是适合某些餐厅,但这张餐桌尽单买且无配套的椅子,所以需要这类餐桌的餐厅也不会买。

      丽美信誓旦旦地给出结论:这张餐桌的价格会随着积存成本的叠加而不断下跌,卖方越早出售亏损越小。

      想想卖家完成交易时一脸懵圈的模样,越前木兰觉得可以经常带丽美去二手市场逛逛,充分发挥这名天才少女的价值。

      身高一米五的越前木兰身形消瘦,体重不到五十公斤,但搬运一张一百多公斤的木桌却显得丝毫不费劲。这被家人称为天生神力,实则是金手指赋予木兰的边角福利。

      越前木兰将餐桌摆好,姑母与菜菜子表姐便上来接手清理餐桌。

      姑母名叫越前夏树,是越前家的长女,曾经是个风风火火很爽朗的大女人,好烈酒、爱摇滚、纹恶鬼,并且从来不做家务。姑丈的突然去世仿若晴天霹雳,让姑母伤心欲绝,若非还有菜菜子表姐在,木兰估计姑母大概率不会独活。

      经此一事,姑母开始改变自己,起初还很微小,只是学做了些家务,简单地扫扫庭院浇浇花什么的。这让木兰的父母都很欣慰,以为姑母走出了阴影。

      渐渐的,姑母的兴趣爱好变得多了起来,不断地然后学绘画、学刺绣、学烧饭、学盆栽、学茶道,怡然一副大和抚子的模样,实则是不让自己闲下来。这点点滴滴让木兰的父母察觉到了不妙,很担心姑母会把自己忙坏,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突然某天,姑母好似经历了什么,毅然决然地剃去了三千烦恼丝,穿上了月白麻衣,扫去房间里的所有装饰,摆上一尊铜制佛像。白日里吃斋念经,晚上织布裁衣,闲暇时扫庭院擦地板,如此清清淡淡的日子姑母一过就是五年。

      也或许是日子过得清淡的原因吧,姑母这五年越活越年轻,刚过四十的她容颜好似没过三十一般,让人感觉姑母的时间定格在姑丈依然在世的时候。

      午饭后,恢复精神的越前木兰本来准备出去撒野的,他两周前撩到一位体质非常特殊的妹子,一想起其中滋味就让木兰兽血沸腾。

      可惜,越前木兰那急切的模样被神崎丽美逮了个正着,在丽美苦(威)口(逼)婆(利)心(诱)地劝说下,木兰只好乖乖地呆在家里。

      若是没有今早那件事,越前木兰是不会如此轻易就范的,无论是兔子不吃窝边草也好,还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罢,家盗这出PLAYED不在他的计划当中。

      尤其是,丽美对他来说非同一般,除了表兄妹这层明面上的关系外,丽美还是他的指挥官,这是那金手指所勾连的特殊关系。

      越前木兰犹记得七岁那年,自己的金手指觉醒,获得《神之苏醒》中艾斯却尔的初始能力,即掌握魔法-蛊惑人心与技能-高等智慧。

      经过一年的独自摸索,越前木兰除了熟练这两种能力的使用方法外,还判定出自己具备招收指挥官与追随者的能力。恰在这个时候,丽美出生了,并被某位无良母亲放到越前家来抚养。

      毛利兰、天道西、工藤新一、新堂功太郎、渡濑麻由美、鲇泽美咲,越来越多看似熟悉的人物逐一登场,让越前木兰越发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奇异,也越发地让越前木兰渴望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比方说当初某只金色绒毛,双眼一篮一褐的小女婴便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当三岁时的神崎丽美骑在十一岁的越前木兰头上,奶声奶气地问:“欧尼桑,追随者是什么?指挥官是什么?蛊惑人心是什么?”的时候,越前木兰才知道,这位天才表妹居然能保留着出生后的所有记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