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教练职业资格证

      玄衣卫寒荒分殿,符宝阁四楼。

      自回来见过楚沉风复命后,方北就第一时间来到这里。

      在进入邪金秘境之前,他得尽可能做好周全的准备,顺带寻找熔炼符纹所需的基础符纹。

      其实,自从有了林朝明给的三个金纹晶后,方北就不缺小钱了。

      至少买血华丹和符箭这些消耗品的钱不缺。

      他缺的是大钱!

      想要一境双符,就得想办法买一颗天价的造化丹!

      如今,方北手中共有三种符纹配方。

      小李飞刀符和龙象般若玉骨符熔炼所需的基础符纹,都固定了下来。

      分别是断刺符加不离符,象山符加刚玉龙脊符。

      两者相较,自然是龙象般若玉骨符的价值更大,而且是大得多。

      归根结底,小李飞刀符的作用,更多体现在辅助战斗方面。

      作为本命符纹烙印在符灵上时,对肉身的强化效果,与龙象波若玉骨符的差距太明显。

      毫不夸张地说,只要龙象符被公之于众,进入纹血境符纹天榜是板上钉钉的事,并且排名会非常靠前。

      毕竟,一重大境界一龙之力的提升,实在太恐怖。

      光论力量,就连拔山象或玉骨真龙都远不是对手。

      以前人族不是没有能大幅强化力量的符纹,但却没有一种能与龙象般若玉骨符相提并论。

      方北甚至自信,龙象波若玉骨符绝对有资格去争一争纹血境第一力量符纹。

      如此,若能再熔炼出一枚龙象本源符,绝对不愁卖不上一个好价钱。

      只不过方北也面临着两个问题。

      其一,象山符好找,符宝阁里就有不只一枚,距离寒荒分殿不远的长留山深处,便有一个拔山象妖族群。

      但玉骨龙脊符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恐怕整个第一重天都没有第二枚,因为玉骨真龙的领地在第六重天之上!

      其二,就算卖,方北也不是什么人都卖。

      因为龙象符是他自己的本命符纹,他想要保持自己在力量方面的绝对优势,拥有这枚符纹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再者,万一有符纹落入敌人之手,他岂不是资敌了?

      “龙骨符暂时没办法,那就只能从金刚不坏神符这里想办法了……”

      方北一边在摆放着本源符纹的木架前搜寻,一边在心中暗自沉吟。

      相比而言,金刚不坏符对基础符纹的要求,没有龙象般若符那么高。

      一枚金属异化类的符纹加一枚强化皮肤类的符纹,肯定比龙骨符容易得到。

      事实上,方北在符宝阁就找到了不止一种皮肤强化类的符纹。

      最终他在其中选中了一种枚,名为望月犀皮符。

      这种符纹诞生于妖兽望月犀牛的皮上,符纹能扩散到全身。

      而后,凡是有符纹覆盖的皮肤,都会变得极其坚韧,刀剑难伤。

      甚至对灵力法术都有一定抵抗能力,这个特殊属性的存在,使得其价格相当高。

      足足五十个银纹晶,是断刺符的十倍。

      可惜,方北没能在符宝阁找到金属异化类的符纹。

      不过这个问题解决只是时间问题,邪金秘境内的化金神符就是现成的!

      在符宝阁滞留了近一个时辰,方北最终挑选了两枚断刺源符、三枚不离源符和一枚望月犀皮符。

      总价六十六个银纹晶。

      收钱的还是上次那个胖掌柜,意外的是他竟然还记得方北。

      “年轻人,你上次不是说你未婚妻喜欢你的手指么,我这有个非常好看的温玉琅琊指套符兵,物美价廉……”

      胖掌柜悄悄掏出一个表面烙印着符纹的白玉指套,嘿笑:“只要三十个银纹晶,怎么样,便宜吧?”

      这是他赚外快的方式,凭借自己身在符宝阁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为玄衣卫们收集需要或感兴趣的符宝。

      有时候就算别人没提,他也会主动为其“分忧”。

      “便不便宜我不知道。”

      方北先将买符纹的六十六个银纹晶放在柜台上,而后眨了眨眼:“我想问的是,你这指套正经么?”

      胖掌柜:“???”

      …………

      片刻后,当方北走出符宝阁时,最终还是带上了琅琊指套。

      三十个银纹晶他自然不会要,最后这个可以让人手指力量增加一倍,而且至坚至硬的指套,被方北勉为其难用十个银纹晶买下。

      权当是和胖掌柜交了个朋友。

      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却意外看到王丘山站在门口,明显是在等他。

      面对方北询问的目光,王丘山主动笑道:“你还不知道吧,三天后邪金秘境的任务,我也被指任了。”

      “楚长老安排的?”

      “应该是的。”

      方北眼前一亮:“师师姐也一起去吗?”

      王丘山摇了摇头,无奈笑道:“她早就离开寒荒分殿了,现在可能都已经不在第一重天,此生都未必还有再见的时候。”

      方北闻言如遭雷击,露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神情无比惆怅,幽幽叹息:

      “再见了,我最纯真的初恋,还未来得及开始,就已经结束。”

      “不过也好,人生有遗憾,就会有收获。”

      “就比如我,虽然失去了师师姐,但我收获的是整个修行界的仙子。

      “从此以后,我将和我父一样,做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奇男子。”

      王丘山:“……”

      一直紧绷的神经,如果有机会,就要适当放松,否则迟早会出问题。

      谁也不可能真的一直像石头一样坚韧。

      王丘山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对方北有些奇葩的言论并没有太在意,很快就言归正传。

      “我过来,主要是有些事来提前告诉你,让你好心中有数。”

      “这次邪金秘境之行,除了我们还有两个人,玄衣使张城,和诛邪使韩栋。”

      方北闻言眉头不由自主地拧了一下,韩栋是韩长老的族亲,还是方北曾经的顶头上司。

      这次又一起进入秘境,由不得方北不多想。

      王丘山沉声道:“你和韩长老的纠葛,我也有所耳闻。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张城师兄是楚长老的亲信,有他在,谅韩栋也不敢耍小动作。”

      听到这个解释,方北这才放心。

      苍琉宗玄衣卫的分殿体系内,正式成员最低级的为诛邪卫,其上为诛邪使,再其上为玄衣使,接着就是执事长老、分殿殿主。

      不过还有两种特殊的成员——玄衣判官和玄衣监察官。

      前者负责定点处理那些凶名昭著、实力强悍、危险程度极高的妖邪,后者则负责玄衣卫内部成员的监察整肃。

      不过这两者都是凭借强悍的战力晋升,行事隐秘,神龙见首不见尾,大多并不参与具体事务管理,直接听命于分殿殿主。

      对方北而言,玄衣使张城是这次任务的最高指挥者,而且是“自己人”,有他压制,就不必担心韩栋给自己使绊子了。

      “另外,在邪金秘境内,还有两名先期进入探察的诛邪卫,他们负责接应。”

      方北点了点头,这两人的存在,能让他们进入秘境后迅速展开计划,而不是还要两眼一抹黑的调查、摸索情况。

      王丘山又说了几句话便告辞离开。

      接下来,方北除了熔炼符纹就是服用血化珠淬血。

      三天后,当他走出小院出发前往幽泉时,除了修为增加了一丝外,身上还多了两枚刚刚熔炼出来的小李飞刀源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