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超级科技>

      “我知道,你不想独享秘籍,才闯下此等祸事。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可你的做法是危险的。你要记住,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可以肆意破坏规则,任何规则都有它的道理。任信妄为不计后果,是不够成熟的表现。”

      听完了闵兴的叙述,师父表情严肃地说道。

      闵兴低着头,沉默不语。

      师父的批评让他无话可说,这世上也许只有师父和父王能够真正影响到他。如果他将学院的规则放在心上,确实不会闯下此等大祸。

      “念在你好心办错事,师父就帮你这一次。下次再闯祸,我可不再负责替你善后了。”

      师父缓缓地说,闵兴抬起头,嘴角憋不住上扬。

      他的笑容带着几分无耻,有师父这句话,闵兴知道自己得救了。

      事不宜迟,师父很快带着闵兴来到院落中召唤坐骑。

      晴朗的天空飘着几片白云,云层的下方浮现出几条线,线与线交接处一只白鹤忽隐忽现,口中发出犀利的低鸣。

      闵兴的目光随着那只白鹤移动,看着它划过天际,穿透云层,落在了师父的脚尖前。

      “你好啊!”

      闵兴亲热地抚摸它的颈部,妖鹤低着头,一副享受的样子。它似乎已经熟悉了闵兴的气息,显得很顺从。

      师父翻身骑到了妖鹤背上,顺手将闵兴也拉了上去。

      妖鹤扇动翅膀,遁入天空。清爽的风吹在闵兴脸上,他眯起眼睛,感受耳畔呼啸之声。

      正值盛夏,飞得越高越是凉爽。虽然享受,闵兴不免隐隐担心,这样会不会太慢了。

      “师父,我们还来得及救人吧?”闵兴试探地问道。

      “来得及。”师父淡淡地回答,没有一丝恐慌。

      闻言,闵兴稍稍松了一口气。

      妖鹤带着他们,逐渐拔高,途中经过江河几许,宽广的河流从天空中俯视,如同一条墨绿色的绸带。

      闵兴抬起头,望向更远的地方。

      在没有心事困扰的情况下,他真是享受这种肆意飞翔的感觉,他忍不住侧目看了看师父,师父的从容让他更有底气。

      闵兴闭上眼睛,在师父面前,他总是能感到安宁和平静。即便面对如此危机,也能短暂忘记。

      可惜的是,宁静而悠闲的时光总是短暂。妖鹤的速度毋庸置疑,没过多久,二人便到达了目的地。

      闵兴睁开眼睛,缓了一会儿,才看清周围的景象。他们已经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常青藤学院的中庭,天色已晚,庭院中没有人,周围静悄悄一片。

      闵兴跳下鹤背,亲昵地抚摸它,口中告别道:“再见!”

      休憩片刻,师父做了个手势。伴着一声清亮的鹤鸣,妖鹤振翅而飞,消失在宁静的月色中。

      闵兴四处张望,静悄悄的夜晚,妖鹤的振翅声显得有些刺耳,这不得不让他担心会吸引到什么人的注意。

      中庭四周都是教学楼,夜已深沉,出来幽会的情侣都没了踪影,也就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到来了。

      闵兴带着师父,一路蹑手蹑脚地摸回宿舍。那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禁惹得师父无声发笑,闵兴见了,越发不好意思起来。

      “师父,让您也跟着做贼了。”闵兴略显无耻地歪嘴笑道。

      “知道是做贼就好,下次绝不可再犯。”师父装模作样地训了他一句。

      小道上摸索了半天,闵兴总算摸到闵俊的房间。晴儿急忙赶来开门,一见是跛脚师父,顿时傻眼了。

      情况紧急,闵兴见事情瞒不下去,就把晴儿和闵俊拉到角落里,简单地交代了几句。

      陡然间获悉跛脚师父的真实身份,晴儿和闵俊自然是震惊不已。

      不过,眼前的局面显然没有给他们留下时间消化。二人囫囵答应闵兴,对师父的身份严格保密,转身便来拜见这位尊贵的惊蛰族炼花师。

      “师父,您好!”

      闵俊向跛脚师父行了一个标准的大礼,晴儿也跟着躬身。

      “好久不见。”师父淡淡地点了点头。

      闵俊和晴儿虽然没有拜他为师,他们之间的缘分却可以追溯到童年。一直以来,闵俊和晴儿都很尊敬闵兴的跛脚师父。

      “常自成和苏辙呢?”闵兴轻声转向闵俊道。

      “在宿舍等着呢。”闵俊回答。

      师父的眼睛扫视一周,走到伤势最重的烈金族新生身旁,凝神望了望他的脸色。感受到对方的脉象,师父的面容似乎不像来时那样从容。

      闵兴顿时紧张起来,和闵俊迅速交换了眼色。

      师父渐渐松开手,再次低头确认了一下伤者的气色,便往别的伤员那儿去了。

      这样一圈走下来,师父基本摸清了屋里所有伤者的状况,才把闵兴三人拉到角落,郑重地说:“来的时候没有想到,现在看起来,事情有些麻烦了。”

      有些麻烦了,师父说的是有些麻烦了,而不是没救了。闵兴揣摩着师父的用词,心里七上八下,忽冷忽热。

      “师父,您的意思是他们还有救,就是有些麻烦?”闵俊试探地望着师父,吞吞吐吐地开口道。

      “您还是实话实话吧,他们是不是没救了。”

      没等师父回答,苏辙突然沉不住气,绝望地插嘴道。闵兴咂了咂嘴,狠狠瞪了他一眼。

      原来,下午的时候,闵俊和苏辙闲不住,偷偷扶着一名伤得不算太重的学生跑到院外的医馆看过了。

      医馆的医师刚一摸脉就停住了,把他们俩叫来,直言不讳地让他们快去准备后事,说这个学生已经没救了。

      当时的情况,二人完全懵了。苏辙不甘心,又辗转跑了几家别的医馆,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结论。

      这样一来,俩人便彻底绝望了。

      所以,闵兴的师父摸脉时的凝重表情,在闵俊和苏辙眼中没有一丝意外。

      “不,当然有办法救,只是有些麻烦,师父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晴儿抢在师父之前回答,似乎害怕他老人家更改口吻,仅有的一线希望也落了空。

      于是,所有人的眼睛都聚集在师父身上,师父莞尔一笑,肯定地点了点头。

      “有办法救,但是确实有些麻烦。”

      师父再次卖了个关子,没有说清楚到底麻烦在哪里。闵兴已经急得快要喊出声了,他以极大的毅力控制着自己的音量,强装镇定地问道:“师父,到底麻烦在哪里,您倒是快说呀。”

      师父收回了笑容,严肃地说:“他们伤得太重,而且是因为修炼了错误的功法造成的,这种伤尤其难治。光靠我带来的花丹无法起作用,要想让他们好起来,必须重新炼制。”

      原来如此,师父要重新炼制具有针对性的花丹。

      闵兴长舒一口气,耳边传来闵俊和苏辙不可思议的嗟叹。比起闵兴,他们二人显得更加激动。

      炼制花丹,什么时候开始呢?师父这么专业,这种事情,岂不是信手拈来?不过这样的话,他可不敢说出口。

      “炼制这样的花丹,过程十分复杂,你们会慢慢明白的。现在的首要问题是,到哪里去弄到炼丹的材料。”师父缓缓地说。

      炼丹的材料师父没有带在身上,这就怪了,师父炼制花丹的材料似乎都是种植在那座小岛上。师父如此缜密,怎么会没有随身携带?

      师父都没有的材料,我们能到哪里去弄呢?这时,闵兴才体会到了师父所说的有点麻烦的意思。

      “炼制这样的花丹需要的主材是三株上百年的碧血红,一粒冷凝果,四株黑焰芝,和一株龙涎花。”顿了一顿,师父开口罗列道。

      “这些材料都是西域地带的魔花异果,常青藤学院正好处于西域边境地带,所以这些材料是可以买得到的。”

      闻言,闵兴、闵俊、晴儿和苏辙终于笑了。这么看来,这件事情没有那么难办。

      师父说的这些材料,闵兴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但是他相信,有了师父,没有什么能难倒自己。

      “师父,我们明天一早就去买!”闵兴兴高采烈地说。

      “先别高兴得太早,你可知道这些材料需要多少钱吗?”

      师父不露声色,掰开手指头算起一笔账来。

      “上百年的碧血红每株要一千个四季币,冷凝果的存储条件十分苛刻,至少五百个四季币一粒,黑焰芝最贵,一千五百个四季币一株,就算是最不值钱的龙涎花也要八百个币。我说的这些还只是炼制一人份的花丹,最终的材料价钱还要乘以十多份,现在告诉我,你明天还要去买吗?”

      闵兴完全懵了,这一人份的材料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一万个四季币。全部搞定,需要的钱将近二十万。如此匪夷所思的天文数字,他哪里拿得出来呢?

      他直愣地看了看闵俊,闵俊又看了看晴儿,苏辙更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看了满屋的伤员,傻傻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完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