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阪保奈美

      “你这一次,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

      方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

      能够破开他的杀阵,前后不够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对方的身法可想而知。

      “就是那个萧天,他现在握有唐家一半的股份。”

      “看来这个人必须得死!”

      ……

      萧天从里面逃了出来,但是也受了伤,如果不是他当机立断,直接舍掉臂膀上的一块肉,可能整个人都要搭在那里。

      比起狠,这个世界上没有认识他的对手。

      为了不让血流出去,他只能扯下衣服上的布,将整个手臂给包裹起来。

      奔牛在外面等他,迟迟不见人影,不免有些心急如焚,也顾不得他的交代,抬腿就走了上去。

      刚好在山坡上的岔路口遇见了他。

      看见他手上的伤,都没来得及询问,萧天低声说了一句,“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再说。”

      “好!”

      两个人下山之后上了车子,行驶到半路的时候,萧天才缓缓开口。

      “山上的那个老秃驴,是个厉害的角色,恐怕这几天的太平日子,已经到头了。”

      也是怪他自己大意,才会着了对方的道。

      不过如此深厚的内力,还是他碰到的人物之中,迄今为止最强大的一个。

      “晚上我就带着兄弟包抄过去,非得将他这寺庙掀翻不可。”

      奔牛见他伤势不轻,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

      “不必,那和尚跟唐家的利益牵扯甚深,只要我手中握着唐家的股份,这件事情就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

      萧天笑着说道。

      他手臂上的伤口,面积不是很大,就是刺穿的有点深,差一点就碰到了骨头。

      这一点疼痛,他能够忍受,就是回去之后,不知道该怎么跟姐姐交代。

      特别是姬染,如果让她知道,他这辈子可能都别想着出门了。

      萧天没有回家,来到了附近的酒店,开了一个房间。

      晚上的时候,宋陌颜打电话过来询问。

      “你现在在哪里?”

      “我有点事情,在外面。”

      萧天谎言张口就来。

      “今天晚上还回来吗?”

      “暂且不回来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萧天挂断电话之后,直接躺在了舒适的大床上。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势,他并没有去医院里面,免得打草惊蛇。

      等到第二天大中午的时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的伤口已经结疤,比常人愈合的速度更快。

      这多亏了小时候,偶然间的一次吃亏,倒是让他身体有了一个特殊的体质。

      在酒店里住了三天,他的身上已经闻不到血腥味,在当天下午就回了家。

      宋陌颜依旧很忙,除了开封公司之外,还拿到了一个大的项目,这几天也是不着家的。

      反倒是姬染,为了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索性直接从那个世外桃源,搬到了别墅里。

      每天给他们做营养粥,并且给他们吃熬好的药膳,营养价值虽然高,但是味道是真不敢恭维。

      “三姐,我不想吃这个粘不拉几的东西。”

      萧天看着桌子黑乎乎的东西,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抗拒。

      天知道吃下这玩意,他还有没有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不行,赶紧吃了,一会该凉了。”

      姬染给他盛了三大碗,眼睁睁的看他喝下,这才满意的开始打扫厨房。

      何晓笙身体里有伤,只要按照平常调养就行,不用过度的补,二姐常年不在家,最苦逼的就是他。

      “你这身体,虚弱的很,得多补一补。”

      姬染给他弄好了水果。

      “那药的味道虽然苦了一点,可是是补气血的,一点副作用都没有,平常人我还舍不得给呢。”

      姬染不是一个大气的人,除非是她格外在意的人,否则都不愿意搭理。

      萧天无奈的叹叹一口气。

      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他的饭量随着三姐的到来,硬生生的扩大了一倍。

      下午的阳光格外的好,萧天坐在院子里面晒太阳,一道急刹车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紧接着银白色的铁门外边,就出现了几个探头探脑的人。

      “去看看怎么回事?”

      “好。”

      奔牛点了点头,朝着铁门走去。

      双方交涉了一下之后,奔牛再次回来。

      “他们说谁来找姬染小姐的!”

      “找我三姐?”

      萧天狐疑的看了眼外面,没有把人放进来,而是去找了姬染。

      姬染只是瞅了一眼,快速的转身离开。

      “别放他们进来!”

      进门之前,她留下了一句话。

      萧天能够察觉到,三姐原本不错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极其敏感和愤怒。

      偏偏门外的那几个人,还不知好歹的敲响着大门。

      “请让我见一见姬染小姐。”

      萧天大跨步的走过去。

      “你们赶紧走,听到没有?”

      “你是谁?”

      敲门的那个帅气男子,见到他之后,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这里是我家,你说我是谁?”

      萧天双手环抱于胸,看着对方这小白脸的样子,以及身后那几个老者,肯定是过来纠缠三姐的。

      “我要见姬染,你赶紧给我让开。”

      他不用手拍门,直接改用脚踹。

      “奔牛把门打开。”

      萧天淡淡的说了一句。

      铁门打开的那一刹那,那年轻小伙子歪着头就往里面闯。

      奔牛抬手就是一拳,直接将他整个人甩飞了出去。

      出手的力道太大,导致他两颗门牙都不翼而飞,等到身边的人,将他搀扶起来的时候,嘴巴立马就肿了起来。

      不仅如此,说话还漏风,“我可是白家的少爷,你竟然敢打我,你想跟整个白家作对吗?”

      “打!”

      萧天掏了掏耳朵,不想再听他叫下去。

      奔牛只听他命令行事。

      一会儿的功夫,大门口瞬间安静了下来。

      那些人被打跑之后,连带过来的礼品都忘记拿。

      萧天拎起地上的礼品,朝他们的车上扔了过去。

      打发完这些人之后,萧天回到了客厅,就看见三姐坐在沙发上面,低着头也不说话。

      良久之后,姬染缓缓的说道:“那个人跟我有娃娃亲,是师傅跟他父亲定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