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女教师中出笼城明里

      李炫君你一个打了这么多年职业的上单选手,打我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居然好意思摇人?摇人也就算了,还摇两次?你不讲武德,卑鄙无耻,胜之不武,哔哔哔哔哔。

      杜康看着自己变成黑白的屏幕有点难受。第一波的时候船长放了一个桶子,然后凯南躲进了草丛里,船长跟上前往草丛里放了第二个桶子,引爆了第一个桶子。好家伙,草丛里炸出来个盲僧,一Jio就踢了上来,逼掉了船长的闪现。

      然后这盲僧回了自己野区,又从塔后绕了回来躲在草丛里,蹭经验到了6级,等到一波船长往前走要用Q偷钱的时机,一个摸眼R闪把船长踹了回来,凯南跟上大招和技能控制,活活把船长电死。

      “盲僧没闪盲僧没闪!”虽然自己死了一次,但还是要理直气壮地在语音里大声说话。

      船长这波被杀还是很伤的,亏了两波兵线不说,还被吃了一层镀层,杜康虽然买出了布甲鞋,但是对面凯南回家已经有了比尔吉沃特弯刀和反曲之弓。

      好在队友也在中路抓到了机会,先是皇子EQ二连接大招逼出了吸血鬼的血池和闪现,随后小明的牛头赶来中路支援,没有技能的吸血鬼再次遭到了击杀。

      “虎哥牛逼!虎哥威武!”杜康化身李元浩忠诚的啦啦队。

      “说了叫你不要亮标不要亮标,你看被对面打野针对了吧。”两个人头在手,李元浩终于有机会摆出老大哥的气势说说这个小老弟了。

      “虎哥,我吸引了对方打野火力,你这两个人头,我至少有四分之一功劳。”杜康恬不知耻地开始了RNG抢功环节。

      “两波都是我来GANK,这两个人头我有一半...”卡萨听到这个可就不困了,一开口就是一半功劳。

      “停停停别吹牛逼了,说到最后我又没有功劳了,这把接下来看谁C你们心里没有数吗?”李元浩必不可能让倒欠功劳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

      “船长现在有点难受了,面对一个装备领先又不怕消耗的凯南有点难以处理,这个凯南会一直推线来压制船长的发育以及偷点镀层,而且盲僧也可以借此机会开始动峡谷先锋了。”姿态心里有些着急,上路的局势发展果然和他预料的方向一样。

      “前期船长的对线做的是很不错的,和凯南打的旗鼓相当,可惜SofM的一波灵性二连GANK改变了局面,现在要看RNG怎么来应对了。”王多多也觉得有点可惜,不过这就是SofM的魅力。

      “欸下路,这个做视野的布隆迷路了,被小明牛头逮到,Q起来W撞了回来,皇子和佐伊也跟了上来,哇,佐伊收下了第三个人头,RNG顺势可以拿下第一条小龙了。”RNG的野辅非常活跃,抓住一个机会继续扩大了中路的优势。

      “这样一来下路的防御塔也不能守了,uzi可以爽吃一波镀层。不过蛇队也在上路发起了攻势,SofM直接把峡谷先锋放在了上路,船长也只能撒下一个大招往回退,双方要抢一血塔了。”一血塔的竞争非常激烈,姿态的声音也跟着激动了起来。

      “RNG的反应动作更快一些,VN在下路率先拿到了一血塔,而上路的防御塔也宣布告破,双方都把各自的战术思路执行地非常到位啊。”

      “船长被换到了下路,VN和牛头换到了上路继续做推进,SS的下路双人组不敢守塔啊,视野看到了皇子和佐伊正在附近,SofM在干什么呢?啊,他又来到了下路,要和凯南一起越塔杀船长吗?船长这波是有闪现的!”姿态有些震惊,真就硬帮上路呗?

      “伤害太高了,盲僧直接摸眼RQQ把船长踢到墙上,凯南也E技能冲上来释放大招,AQAW控住接破败,血量下降得太快了,船长再次被凯南击杀。”

      “那这样凯南也有机会和盲僧一起拆掉RNG的下路一塔,可是这样感觉不赚啊,交换经济的是VN和一个AD凯南,这到了中期,凯南在团战中的作用可能不会很大。”

      ...

      局面的进展确实倒向了向RNG更有利的一方,李炫君的凯南追着船长打确实非常过瘾,但是正面的其他几人根本无法和RNG作战,在拥有皇子和牛头强开的情况下,蛇队连守塔都很困难。

      RNG集结了兵力在中路推进,很快将对方的中路一塔拔除,失去中路一塔之后,蛇队的视野变得非常难做,李元浩的佐伊成为一个野区中的杀手,布隆必须要有人陪同才能一起做视野。

      18分钟的时候RNG拿下了第二条小龙,随后再次集结逼近中路二塔,蛇队无奈之下只能让圣枪哥回来尝试开一波团战,可团战还没开起来,佐伊就在野区睡到了塔下防守的卡莎,一个飞星将他打成残血。

      失去重要输出点之后蛇队只能放弃二塔,二塔失守之后,蛇队对大龙视野的布控就更加艰难了。22分钟RNG找到一个机会开了大龙,等到蛇队发现姗姗来迟的时候大龙已经被打完,船长一个大招阻断了蛇队撤退的后路,皇子和牛头一马当先开了进去,团战RNG大获全胜。

      “哥哥们,下把让我也爽一下呗,我这把被圣枪哥撵着揍,毫无游戏体验。”推平对面的基地之后回到备战间,杜康连忙跟大家申请变更战术,刚刚这局游戏让他想起了明凯的圣经,你是想做一个压人输比赛的兰博,还是被压赢比赛的大树。

      我当然是想做一个压人还能赢比赛的卢仙啦。

      “现在这战术不是赢的挺顺利的吗,那你想玩啥?”大家都笑着看着杜康,相处久了大家都知道杜康其实才是队里最分奴的人,只要能赢游戏,别说玩船长抗压,玩肉石头人挨揍都行。

      “我想玩卢锡安!我要是拿卢锡安把圣枪哥打爆,以后出去我自称是小圣枪哥想必应该没有人反对吧?不对啊,我都打爆他了,应该他是小圣枪哥,我以后就是圣枪哥了。”杜康想要整活的心思昭然若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