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草天天干天天射

      姜斌本想唬一下眼前的陈家伟,没想到还真遇到一个“工厂”二代。

      闲聊的过程中,还没等姜斌把自己的“十万进货”找补找补,陈家伟反而提起话头,道,“哥,你这十万的货太多,我们家大部分的货得送到香港,只有少部分会留给我倒腾”。

      “那你这边有多少?”实际上,姜斌也不可能一次性进十万的货,有这心也没那钞能力,他的原先的预计,在京城一年销售个十万的货是没有问题的,要的是长期合作。

      “厂里每个月能富裕个五六百件”,陈家伟有些为难道。

      姜斌考虑了一下,这些量自己还是能吃下的。不过,具体情况,还得现场看一下货怎么样,于是顺势要求希望实地考察一下。

      陈家伟倒是非常高兴,答应的直接干脆,他也没想到刚出门就遇到了大客户。来羊城这几天,大街小巷的跑,卖的太慢了,最好还是这样大宗的更方便。

      一夜过去,姜斌一行人又马不停蹄的往东莞赶,有了陈家伟的领路倒是省心的很。

      薄雾浓罩,汽车穿行在地势起伏的乡野间。

      姜斌一边打量着窗外的景色,一边吃着携带的早点,在陈家伟的指点之下,姜斌一行在小巷民居之间发现了不少当地美味,这才是他印象中的羊城。

      俗话说,“吃在羊城,穿在苏州,玩在杭州,死在柳州”可不是说说而已。羊城的美食那是多不胜数,只是刚来的时候被国营饭点给抹杀了初次见面的好印象,记得上辈子,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穿行于各大酒楼之间,享受人间美味。

      只有在羊城生活过、而又离开过羊城的人,才会明白:在这个城市里,“吃”不仅是一种生存的本能与需要,更升华为一种技巧、一种艺术。

      或许你会说:这不奇怪,因为中华民族本来就是一个最讲究吃的民族,全国各地的人个个会吃、人人善吃。

      但当你看到一个样子普通的羊城人是如何把一天24小时不动声色,而又比例完美地运用在“吃”这个唯一的活动上时,或许你也不得不承认:把中华民族的“吃”文化发扬光大至最高境界的,仍然是羊城人。

      从早茶的虾饺烧卖开始,加一碟排骨或凤爪,再炒一碟牛河,来碗生滚粥,已可从容不迫地过渡到午饭;然后不着痕迹地转入下午茶:甜品店叫一碗汤圆或双皮奶,或在街边要一串鱼蛋或牛杂;再长驱直入到晚饭:鲍参翅肚固然吸引,小炒例汤亦可宜人;一路势如破竹地“直落”至宵夜:炭烧生蚝、白灼猪杂、顺德鱼生……只要你想得出,无不应有尽有。

      姜斌时间有限,这一次有些可怜的紧,只能打包一些早点在车上吃,他还是期待有机会,好好坐下来,慢慢品尝羊城美味。

      不到午时,几人就已经到了东莞虎门镇。

      热闹的景象,有些超出姜斌的预料,街头地摊兴盛,根本不是羊城和京城能比的。姜斌下车以后好奇的很,一路东转西逛,有种进大观园的感觉。

      看到姜斌的样子,陈家伟也是与有荣焉的感觉,虽说东莞是个小地方,但真的是活力四射。

      姜斌仔细的看着,摆摊的货物多为当地亲友从香港带来的日常用品,要说在内地还真是少见的紧。

      陈家伟的家里是典型的南方院子,破破旧旧的外墙,正屋是显眼的南方飞檐,院子看起来特别的大,中间有个小门,门口一棵夏天乘凉的大树,环境是真的好。

      进了院子,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里面有不少人在忙碌,几个妇女正围着平车、打边机、砍车做着活,这是一家典型的手工作坊。

      看着姜斌一行人进来,也不紧张,好像已经司空见惯。姜斌从大家的反应来看,这一带的作坊肯定不少,而且是真的没人打击,大家才这么的处之泰然。

      看着这么多忙碌的身影,姜斌很是感慨,他多么希望,政策再松快些,能让更多的人富起来,国人真的是穷的太久了,与这个世界脱离的太远。

      正在姜斌三人参观的空间,陈家伟领着他的父亲过来了,一个普通的南方汉子,浓重的本地粤语需要姜斌认真的听,才能辨认清楚他叫陈志强。

      听到陈家伟介绍姜斌一行,陈志强分外的热情,就这一点姜斌还是很佩服南方人的,无论生意是否能谈成,那必须都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买卖不成仁义在。

      正式的交流是从餐桌上开始的,一桌丰富的本地菜令姜斌食指大动:盐焗乌头鱼、莞乡鱼丸、塘厦碌鹅、虎门寨石钵蟹……都是姜斌上辈子爱吃的菜式。

      在陈家人的招呼之下,三人也没客气,大口大口的要把这几天遭受的罪给补回来。

      看着几人吃的痛快,陈家人反而更高兴了,陪酒的父子四人不停招呼。

      一顿酒足饭饱,姜斌与陈家人沟通起了生意上的事情,陈父作为当仁不让的一家之主,显然已经听过陈家伟的汇报,第一个开了腔,“货还有六百多件,你们要多少?”

      姜斌当然现在就想要,最后回到京城立马就能出手,但是最关心的还是价钱,而且,他有自己的想法,这批货他最想要的是女性服装。

      要知道无论在哪个年代,女人的钱是最好挣得,要是全进了男人的服装,姜斌可是得心里打鼓。

      另一方面,姜斌身上只带了5000块左右,不一定能把货都吃下,最终还等看价格,“价钱怎么给?”

      “裤子12块,衣服14块,你要是要全给你们”,正式到了生意场上,就没那么温和了,陈父给了一个明显不能接受的价格。

      陈家伟那小子在羊城零售裤子14块,衣服16块,跑了大老远,到了地头上就降了两块,这不是玩人了嘛。

      姜斌当然懂得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道理,直接砍了三分之一多,给了裤子七块,衣服九块的价格。

      当然不可能一下子谈妥,一番唇枪舌战过后,以裤子一条八块,衣服一件十块的价格成交。

      话说这都不是姜斌心里满意的价格,要知道后世衣服批发都是论斤来的,那压价才狠呢。不过,现在还没到供大于求的地步,只好依着眼下的价格了。

      定下价格以后,陈父还是不停摇头,“亏了亏了,这个价真的亏了”。

      姜斌也算是老江湖,心里只想说一句:信了你的鬼。

      价格谈妥,也只是到第一步,姜斌要做的是长期生意,把想法与陈家人说完,倒是惹得陈家人很感兴趣,现场就拍了板,毕竟大宗的还是比较省心的,他们只要安心生产就行。

      姜斌顺势也提了自己的要求,希望陈家人能安排一位随行,负责每次的送货结账。要知道姜斌还得上学,平时可出不来。

      这个要求倒是令陈家人有些不愿意,毕竟京城远隔几千里的路程,发生什么都不好说,风险太高。

      姜斌祭出一年最低保证买货十万,也没有打动陈家人。

      也许初次相交,确实双方的信任度不高,姜斌只好把自己的证明文件掏出来,交给陈家人以作确认,直到他们看到清大的学生证,才稍有意动。

      不过,他们还有香港的大客户,内地并不是他们的主要方向,陈父、长子、次子,都不愿走这一趟。

      倒是老三陈家伟,出人意表的富有冒险精神,主动请缨,愿意去一趟京城,令姜斌非常的高兴。

      一切谈妥,姜斌非常的开心,随即与姜满和李龙几人开始清点衣服,在姜斌的要求下,他们八成都是选的女款衣服,在姜斌的心里这些才是挣钱的东西。

      至于剩下的百十件,姜斌也想拿着,但是奈何钱款不够,还是照着利润最大化操作的较好。

      钱货两清,兴许是初步的交情的建立,陈父居然愿意把剩下的百十件衣服赊给姜斌,让陈家伟从京城带回货款即可。

      姜斌遇到这样的好事,当然乐意,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