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鼠硕是地渊出生的妖魔两族混血, 甫一出生就被丢弃在野外。

      像他这样一出世就被丢弃的,大多逃不过沦为他兽盘中餐的下场。

      但他足够幸运,所以他活了下来, 而且混得还不错。

      地渊处处杀机,弱小的妖魔走出去, 一个不慎就是被猎杀的下场。

      强大厉害的生灵譬如沈长渊, 一兽独享一大片领地。

      不过随时被杀的风险,譬如死在沈长渊爪下的其他领主。

      然弱小者有弱小者的生存之道, 一些妖兽们团结在一起,一同守着一片生存之地。

      魔鼠硕便是在的这么一个小部落。

      他的同伴们大都是没多少自保能力的妖魔,体型皆较小, 身手灵活,在这地界他们的消息是最灵通的。

      这也是他们的保命手段。

      地渊界域庞大,划分了很多个势力, 有些妖兽走出自己的地盘, 对于外面两眼一抹黑。

      魔鼠擅长打洞, 隐秘,魔鼠的天赋正是降低自身存在感, 十分有利于穿梭在各个地界。

      然而他引以为傲的隐匿天赋在‘暴君‘面前毫无作用。

      他明明为了躲开这位,特地把出去的洞口搬到这么远这么隐蔽的地方了,和他的地盘相隔十万八千里, 为什么还会被找到?

      魔鼠根本不想再见这头可怕的兽, 因为他把很多有宝物的兽的消息全都告诉他了。

      那段时间听说他掀了哪个领主的老窝, 跟哪些领主打架, 他小心脏一抽一抽的。

      生怕被那些还活着的兽知道,消息都是他传出去的。

      他再一次被逮住。

      抓他的理由却是,暴君养的幼崽想听他讲故事?

      魔鼠被惊得精神恍惚, 半天才确定这是事实。

      魔鼠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带着沈长渊和陆夭夭回营地上方。

      他的同伴大多跟他一样昼伏夜出,这会儿营地兽人并不多。

      他们看到魔鼠带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妖兽回来,十分警惕,并未靠前。

      陆夭夭这次看到了更多的兽人,她的目光落在一个脸上有着黑『色』纹路的小男孩身上,他一双血红的眼睛警惕而冷漠。

      陆夭夭友好等朝他笑笑,不过可能是没看出来,小男孩更加警惕了。

      陆夭夭发现,这些兽人大都瘦弱,身体灵活矮小。

      这里并没有让她十分讨厌的气息。

      陆夭夭觉得自己可以理解沈长渊所说的,人妖魔混血。

      留下来的兽人中,陆夭夭就看到人妖混血,妖魔混血,人魔混血……

      陆夭夭后来才知道,红『色』眼睛是堕魔的特征。魔界的所有魔族,不管是先天的还是后天堕魔的,都会有一双血红的眼,只是区别在于,修为强大的魔,会把自己的红『色』眼睛隐藏,只有在情绪波动剧烈的时候才无法隐藏。

      沈长渊为了重新修炼,加之被信任的亲人背叛,已经执念成魔,所以一旦他开始杀戮,就容易失去理智。他已经脱胎换骨,变成神兽,虽然血脉并不纯,但从本体上,神兽就比妖兽天然高等。

      陆夭夭往营地逡巡一圈,条件很简陋,从外表看不出来这里是一个部落的聚居地,他们的家都挖在地下,下面四通八达,一旦遭遇危险,可以利用地形迅速逃走。

      魔鼠有些拘谨,他看向陆夭夭:“你们想听什么故事?”

      陆夭夭从沈长渊的头顶跳下来,一本正经的坐在另一个石凳上面。

      她眨眨眼,仰着小脑袋看向魔鼠,“地渊有什么有趣的传说?”她歪歪头,“或者有哪些地方特别不一般?”

      魔鼠硕想了想,说道:“地渊的东部尽头,有一处零兽无法靠近的区域,但凡经过那里,都会绕道走……”

      陆夭夭好奇的问道,“你去过这么多地方,见过地渊的尽头吗?”

      魔鼠摇头,“传闻地渊的尽头是蛇君蛰的居处,只不过我们从没见过,这个传闻是不是真的也不确定。”

      蛇君蛰?就是圆圆哥哥打不过的那个吗?她眨眨眼,“你对蛇君了解吗?”

      “我对那位了解不多,那位已经有两百年没有出现过了,他的地盘没有谁敢靠近。”魔鼠的年纪还没两百岁,他对蛇君的了解亦是从他人口中得知。

      魔鼠知无不言,将自己所知的情况都告诉陆夭夭。

      不知不觉,时至深夜。

      陆夭夭已经打起瞌睡,她还想再继续听,但是意识『迷』『迷』糊糊。

      沈长渊将小崽子弄上头顶,驮着她离开。

      魔鼠松口气,他擦擦汗,总算走了。

      没多久,一直警惕的待在营地附近的半妖魔回来,将魔鼠围起来。

      “硕,你为什么要把他们带回来?”

      “你违反了规则。”

      互相之间并不怎么信任的同伴,部落的规则自然很多,其中一条便是不能带危险回来。

      而魔鼠犯了这个规矩。

      面对同伴不善的目光,魔鼠摊开爪子,『露』出一颗果子。

      “这是报酬。”

      他们的眼睛瞬间亮了,还十分狂热,吞咽的声音接连响起。

      魔鼠老神在在,“幼崽说了,谁给她讲新奇的故事,她给一颗果子做报酬。”

      他其实对他们不信任,但是在暴君面前,他只能选择信任,如今,他的『性』命无忧,报酬也拿到手了。

      在地渊之中,一颗果子的价值谁人不知?

      陆夭夭醒过来时,她躺在沈长渊的腹部,温热的尾巴轻轻覆盖着她,他们躺在背风的山坡处。

      沈长渊一直未睡,他警惕着四周。

      在陆夭夭睡觉期间,不知路过多少危险,他守着陆夭夭,毫不遮掩自己暴戾的气息,令他们忌惮不敢靠近。

      沈长渊能感知到,他们四周无处不在潜伏着危险,只要他稍有松懈,就会毫不犹豫等扑上来。

      陆夭夭抱着沈长渊的尾巴,『迷』『迷』瞪瞪的道:“圆圆哥哥早。”

      沈长渊低低应道:“早。”

      陆夭夭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她看看四周陌生的环境,“圆圆哥哥我们继续去听故事吧!”她还有好多没听呢!

      “你先吃东西。”沈长渊凝神看她,幼崽还没辟谷,要多吃东西才能成长。

      “好!”

      陆夭夭的荷包作用可大,可以生火烤肉后,他们会留下一小部分放她的小荷包里,等陆夭夭饿了的时候吃。

      陆夭夭『摸』『摸』还剩下的七颗果子,十分珍惜的只吃了一个。

      其他的她还要留着作为报酬。

      没多久他们再次出现在魔鼠部落的地盘。

      这一次,迎接他们的不是警惕的视线,而是隐隐灼热等目光。

      陆夭夭:“?”

      没等她继续疑『惑』,一个半妖人大着胆子走出来,“大人想听故事吗?我有很多故事,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一块肉就好……”

      “啊?”

      陆夭夭还没回答,魔鼠就急急忙跑出来,“大人你们来了!久等了,请跟小的来,我们接着昨晚的继续讲……”

      说着的同时,魔鼠隐晦的瞪了企图抢走他生意的同伴。

      陆夭夭一头雾水的跟着魔鼠离开。

      营地里人妖魔的数量明显比昨晚多了很多,他们消息灵通,很快就知道有幼崽用珍贵食物换故事。

      这么简单的获取食物方式,哪怕危机重重充满陷阱,他们也会不顾一切的抓住。

      陆夭夭不知道他们的心理,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明明之前对他们这么不善,她就睡了一觉而已,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莫非她还在做梦?

      “我们接着继续讲……”可能是觉得自己的饭碗可能随时会丢,魔鼠讲得更加用心。

      陆夭夭认真听。

      很快她就知道他们态度转变的原因。

      陆夭夭心想,不管怎么说这事对她有利,结果是她不用花更大的代价,就能知道很多消息。

      而且他们只要求要吃的,如果是肉就更好了。

      这些半妖魔,战斗力都不强,想捕捉猎物很难。

      沈长渊打一只猎物作为报酬,半妖魔人们欣喜若狂。

      陆夭夭和沈长渊在部落里待半个月,每个兽都绞尽脑汁的跟陆夭夭说他们所知的稀奇古怪的事。

      比如地渊的地势分布,比如地渊的历史,比如他们听过的遇见的奇奇怪怪的事。

      不管有用没用,他们想到就说,陆夭夭全都记录下来。

      她的学习课程里有练习写字,所以她的荷包里有纸笔。

      她将每一条传说都记录下来,有一些重复的,就归纳汇总一起。

      直到半个月后,部落里所有半妖魔将他们所知都能想到的全都说出来了。

      陆夭夭也记录下一大叠信息。

      他们才离开这里。

      接下来,他们就根据这些信息,去寻找发生过奇怪事情的地方。

      陆夭夭的手里有一张粗略的地图,这是整个部落的半妖魔一起绘成的。

      他们常年到处窜,对势力的分布,地形结构知道得一清二楚。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则一片空白。

      陆夭夭看着地形图,“圆圆哥哥,我们先把附近的探索完吧?”

      “嗯。”

      根据一些不一定是真的传闻去寻找发生过不寻常事迹的地方,并没有多大用处,但这是个笨办法。

      陆夭夭和沈长渊去了几处,一边完善地图,一边四处探索,但都没有异常。

      陆夭夭不由气馁。

      这样找下去得何年何月?

      陆夭夭看向沈长渊,心中庆幸还好有圆圆哥哥陪着她,不然她一个妖,更加难找了。

      这一路上,遇到不知多少危险,大多数被沈长渊直接解决,陆夭夭也去帮忙。

      她的实战经验突飞猛进,现在最擅长用小身板去砸兽。

      他们刚从一个地方离开,陆夭夭在地图上划掉一处,“圆圆哥哥,这样何时能找到出路啊?”

      “终有一日,我们会找到的。”

      说话间,一群兽突然从四周冒出来,慢慢朝他们靠近,将他们围圈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