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屋app

      “不凡哥哥...要不...我和宁次兄长对抗一场吧?”

      似乎并不想看到叶凡为难,雏田忽地拉了拉他的衣角,俩人细微的小动作立刻被红豆察觉到了,立刻拿起组别表扫了一眼,

      “好,就由日向雏田和你比试,其他人等退到场外。”

      无奈之下,叶凡携着小李退到了场外,只留有雏田和宁次在场地中央...在红豆宣布开始之后,双方皆是退开了一步,身形微屈、手掌撑在身前,谁都没有率先动手的意思...

      “怎么,不开启白眼么?还是说,你觉得对上我,还不需要白眼?”

      “白眼!宁次兄长,请...”

      面对宁次的出言挑衅,雏田忽地双鬓眼脉紧绷,气势瞬变的同时,给宁次让出了一个攻击的空挡...这或许是雏田的一种谦逊,但在日向宁次眼里则是脱脱的轻蔑之意,毫不犹豫地闪身冲了上前,

      “你可别太小瞧我了!”

      短暂地近身交锋,宁次已然数十掌挥出,雏田则只是静默地将近身的掌法推开,不住地往后退着,眼看着就退到了限定的对抗范围之外,而宁次却依旧在进行着强劲地攻势,似乎并不想给雏田喘息的空隙...

      哼,这就是你小瞧我的后果!

      宁次的嘴角浮现一抹笑意,从雏田应接不暇的应对来看,他有十成的把握在猛烈的攻势之下将雏田逼出对抗范围,这么一思索,他挥掌的速度愈发地快速,就在雏田即将被逼出场外之际,其身形忽地消失在了眼前...

      他太想赢了,也太想证明自己了,以至于他忽略了很多关键问题,或许雏田一直在后退,但每次他的攻击都被其回避或是抵消了,与其说是压制住了,不如说全都招架住了更为贴切,所以...她只是不想伤我而已吗?

      “宁次兄长,对不起了...”

      在宁次惊愕地目光之中,浮现在他身后的雏田忽地一掌拍出,将他给拍出了场外,就那么朴实无法的一掌,竟是让他败下阵来,他有点不可置信,明明一切都在他在主导,怎么就这么输了?

      或许...有的时候,太急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看着蹦过来相安无事的小公主,叶凡心中莫名松了口气,他本以为小公主会吃亏的,没想到小公主彻底利用了宁次急于获胜的心理,可谓赢得了上层,不费一兵一卒而屈人之兵...

      “老师,我不服!她都没有和我打,我不承认这样的失败!”

      “哦?那你要如何才能承认你的失败呢?”

      看着日向宁次不服的模样,红豆似乎也来了兴致,一切看起来还有回旋余地...叶凡却明显的察觉到,这只是红豆这代课老师自己还没觉得乐呵罢了...

      “我要求她和我堂堂正正地打上一场。”

      “愿赌服输,你都已经输了,还有什么资格去挑战她?”

      猜到宁次举动的叶凡立刻站了出来,他能看到出来小公主要比宁次强上几分,只是不想伤人,他相信红豆自然也能够看的出来,

      “红豆老师,我愿意代替雏田和他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场。”

      “好,既然你们都这么想打,我同意你们。”

      似乎正戳到了红豆的点儿,立刻愉快地答应了俩人的对抗,她本来就犯愁没能见识一下叶凡的实力,现在正巧送上门来的,哪有不批的道理?

      “旋涡不凡,这一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希望你不要后悔刚才的举动。”

      “我想,我应该不会后悔。”

      叶凡和日向宁次在场内站定,日向宁次的气势立刻令叶凡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与雏田对抗时的状态明显相差甚大,甚至身形摆出的架势也不一样,双腿拉开、一手在前手掌呈正、一手在后手掌呈负...

      难道...他真的还有后手?

      这样的架势,叶凡还是第一次见,疑惑归疑惑,他也双腿拉开,双手呈掌呈在了身前,什么样的招式,领教一下自然就知道...

      “八卦掌·两仪动!”

      一声低喝响起,宁次的身形忽地往前踏出,一手正对着叶凡身前拍了过来,看起来很寻常的一掌,叶凡终究是放弃了对掌,身子朝一侧闪开,但这似乎都是日向宁次计算好了的,几乎是瞬间,只见其身形一转,其撑开在后的一手忽地一掌朝他打来...

      后背忽地袭来的一掌,叶凡只得弯腰躲过,然后不等他喘息的空挡,正面又是一掌朝他拍了过来,躲闪不及的情况之下,他只得硬接了对碰了一掌,却只觉打在棉花之上一般无力,在他攻击的空挡,忽地感觉胸口受痛、被击倒在地...

      “不凡哥哥...”

      “我没事,你不要过来。”

      见到叶凡被击倒在地,雏田小脸涌现一抹担忧,叶凡立刻阻止了其上前搀扶的举动,这是男人之间的战斗,旁人的帮助无异于承认失败,至少现在他还不想输...

      经过简短的交手,叶凡也大概明白这套掌法为何配合白眼使用,因为这套掌法是需要旋转身体借力打力的掌法,而白眼的360度视野正好为这个这套掌法纠正旋转角度的同时、提供攻击精准的保障...

      “如何?现在认输还来得急,否则输太难看可不要怪我。”

      “嗯。”

      宁次的嘴角挂着笑意,叶凡知道,那不是最初的自大,而是对实力的自信,现在他正觉得宁次的天赋确实出类拔萃,至少以他目前的年纪自创一套如此棘手八卦衍生掌法,确实是值得夸赞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