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直播在现观看

      下半学期开学班主任还是用的成绩选座法,我的成绩已经掉到中下游去了,当轮到我选座位时虽然我靠谢晓梅的位置并没有人占,但我还是选择走到最后一排跟艳彬一起坐去了。但班主任又要我回到去年的位置上。

      我不知道他这是要干嘛?我也不敢反抗,只能继续难受继续煎熬。

      不久我十五岁生日。

      没有电视小说里的那种大家给我欢庆的场面,甚至我长这么大没见过生日蛋糕,也从来不会在生日这天许什么生日愿望,只是知道自己又长大一岁了,我其实好想快点熬过这最后不到半年的中学时光,然后好继续去实现我觉得我有能力实现的成为有钱人的梦想,尽管那个梦想已经破灭过一次。

      和往年生日不同的是,我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一本毕业记念册,一支钢笔和一瓶老板牌的香水型黑色墨水。我不知道什么东西是谁给的,但不重要,我会相信我会记住现在陪着我的这三个朋友的,一辈子不忘记他们!

      除了阿莲和林海以外还有建军,建军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同村孩子,他从小就没了母亲,而且他们家族这个时候没落了,我们村他家最穷,我家倒数第二,所以我和他回村后玩的最好,不过到了初三他和我的想法不一样,她相信知识能够改变命运,所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去了,而我选择放弃。

      放学后我和他们三个在外面的小餐馆里小聚了一餐,算是过生日了,最后还是林海去买的单。

      从餐馆出来建军就回学校复习去了,剩下我们三个在街上逛,林海跑去小卖部买了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塞我口袋里,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要给自己女朋友买话梅瓜子。

      我对他买烟很大意见,有钱买烟不如买几个铜板去游戏厅玩。

      “今天过生日,你都15岁了不能再只知道玩游戏了,你应该把兴趣爱好改成谈恋爱了,对了,你和谢晓梅两个发展的怎么样了?”

      我狠狠踩了他一脚,林海没有躲,强忍着,阿莲没有救,我最讨厌他拿我和谢晓梅开玩笑了。

      我们走过学校大门直接向学校的后山走去,语文老师给那坐小山取名为“情人坡”。老师们经常在后山里抓到不少“约会”的快毕业的初三同学们,今年轮到我们成为被抓的对象。

      我回头看了一眼,后面没有同学跟着我们拐进后山,便把烟折开了,我和林海一人一支,装成大人的模样点了起来。

      “我也要。”阿莲把没吃完的瓜子干脆撒地上,抢过我手里的香烟拿了一支要林海也给她点上。

      阿莲只是轻轻地抽了一口,然后像只泰迪犬一样把舌头能有多长伸多长,然后开始用手在那里扇舌头,看上去很是滑稽,阿莲其实一直很腼腆的,虽然他们是情侣,但我还没看见过他们牵过手,至少在我面前没有,这样子不顾女孩形象是个特例。

      “苦死我了,也不知道班主任怎么那么喜欢抽烟。”

      班主任是烟不离手的,讲课入神时经常拿粉笔当烟抽或者烟头当烟屁股抽烫到自己嘴巴我们已经是见怪不怪了。班主任讲几何认证因为所以能讲到忘我的程度。

      但班主任的婚姻在我们这些孩子看来并不幸福,因为我们经常看到他脸上脖子上留的有他老婆的手抓印,有时更是旧的没去新的就来了,他曾向我们坦言女人打架只会扯发头挠人。

      我们班里打水的水桶反正经常让他拿回去打水,基本上都没有再还回来,最后发现在垃圾堆里,班长又只好拿班费钱买,最后大家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买铁的,变型总比破了好。

      我和林海抽烟的表情没有比阿莲好到哪里去,看上去都很搞笑,我们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是可以看到别人的。

      香烟和我们稚嫩的年纪以及幼稚的心很不成正比,我们三个很多时候都显得与别的孩子格格不入。但我们也都不在乎别人是怎么看我们的。我们不知道什么是風雨文学。

      其实我们坏孩子也有我们坏孩子自己的乐趣。我们很清楚自己是别人眼里的坏孩子,但是我们只是祸害自己,从来不祸害其它同学。

      “阿莲,你和我们在一起迟早要变坏的。”我说。

      其实阿莲早就“变坏”了,她的成绩也是一落千丈。

      “没事,你要是没人要了嫁不出去我娶你。”林海说,这是我记得林海最早承诺阿莲的话。

      “嗯,毕业了你就娶我,拉勾。”阿莲倒是爽快。

      我相信他们两个是真心彼此喜欢对方的,但愿岁月会眷恋他们。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把我当电灯泡,尽管我一直是个电灯泡。”

      “其实我觉得晓梅也挺喜欢你的,你为什么总是躲着她?”阿莲问我。

      與论结束了,但我和晓梅没有恢复联系,她没有再跟我说话。

      我懒得理他们的,便调头往学校走,他们说什么都好,我就是很讨厌他们在我面前提这个女孩的名字。

      林海追回来说他很久没有逃课了,今天晚上去一起看录相不去上晚自己了。我表示无所谓,去学校上晚自习也是帮其它同学抄什么流行歌词或者写小纸条什么之类的,今天是我生日,那就玩的开心一些。

      阿莲说她不敢去,因为她离家近又是一个女孩子,她家里人要是知道她不上晚自习又不在家她就别想再留宿了。

      我们也没有打算带她去,即使录像厅里的录像是正规的武打片,可是我们还是看到亲吻都会脸红的年纪。

      我把我的生日礼物交给阿莲要她帮我带回学校,我和林海又跨过校门向大街上窜。录像厅晚场还没有放映,我们只好去游戏厅里玩。

      当晚自习的铃声响起时,我的心里还是慌了。现在的天气很冷,我们不能在外面过夜,就算能翻墙进学校也进不了寝室。

      回到坐位上我看到我的生日礼物阿莲已经帮我放到书桌里了。

      刚坐下来不久,我右手边的谢晓梅趁班主任在黑板上立算式悄悄地把一张小纸条放到我桌子上。

      [生日快乐!可你为什么要骗人?你不是跟我说过你生日是在过年的时候的吗?还有,你刚才是不是抽烟了?我以前只是觉得你有点调皮,没想到你是真的坏。]

      我万万没有想到晓梅竟然还顶风作案给我传纸条,她难道还嫌我和她的與论不够大吗?

      还有她纸条的信息量太大了,我一下消化不过来,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抽过烟的,我们抽烟的时候明明后面没有人看到。我惊慌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明明香烟是放左边口袋的,她不可能看到。

      我没有给她传纸条,只是对她笑了笑,用眼神乞求着她千万别告发我抽烟的事。

      但梅子跟本没有看我,还是那幅冷冰冰的脸,认真的听班主任讲课。

      另外梅子竟然还记得我曾骗过她说我的生日是过年放寒假的时候。

      这是我整个初三最认真听课的一个晚自习,一个晚上都提心吊胆,害怕谢晓梅这个学习委员告发我抽烟的事,她要报复我这是她最好的机会。

      但她没有,还是像面对與论那样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到下晚自习她依然没有告发我。抱着课本回家了!

      我一个晚上也没想明白她是怎么知道我抽烟的。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教室的时候,谢晓梅像往常一样依然是第一个到教室的,虽然她不是留宿生,但她比我们任何一个留宿生任何一天都到的早,然后坐在自己的坐位上看书。

      我已经把烟丢了,所以我也不用怕她告发我了。

      我打开书桌,里面趟着一份生日礼物,像我在她生日那天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差不多。打开一看,也是在日记本的最后一页这样写着:

      [生日快乐,希望你能考上理想的学校,梅子!]

      我看了她一眼,她还是像生日礼物不是她送的一样对我面无表情,甚至都没有看下我,依然专心地在看她的书。

      我从作业本里撕了一张纸,在上面写着:

      [谢谢你送的生日礼物,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也谢谢你没有告发我,可是你的字还是写的很丑,都一个寒假过去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你为什么不再拿我的课间笔记去练习了?]

      写好后我揉成一团,最后选择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也若无其事的走出教室去走廊上看初升的太阳。

      上课后我把那本日记压在书本最低下,我还是决定继续和梅子保持没有任何关系的关系!

      我不明白她故意躲着我又为什么要给我送生日礼物,为什么不像其它同学那样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渐渐我也想通了,她本来就欠我一份人情,仅此而已,现在扯平了!

      中午阿莲翻我书桌时看到了那本日记。

      “我说过梅子其实也挺喜欢你的。”阿莲说。

      “你再拿我开玩笑我就和你绝交。”

      “为什么一说到她你就要发火?所以你就是喜欢她,你为什么还不愿意承认?”

      阿莲知道我和她绝交不了,如果是林海,他那样说我打不过也要咬他一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