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婷婷人人澡人人爽人人爱

      “别废话,你知道我要找谁”白珩不耐的撇了她一眼。

      老鸠当然知道,这两天的八卦她都听说过,眼前这位的也不例外。

      “呀,不会是做将军吧,啧,那您可就来晚了,云将军叫了我们这的头牌姑娘,早就上楼去了,估计啊,现在都已经……哎?你上去干什么?可别贸然进去啊,打扰人家云将军好事,那可是有你受得了”老鸠捂唇一笑,却故意没有阻拦。

      白珩一听更加气愤,加快了上楼的脚步。

      走着却突然想起来,云苏在哪个房间?不对,他为什么要管云苏?为什么要生气?

      白珩慢慢停住了脚步,沉思着,忽然耳边似乎传来云苏的声音,寻着声音找了过去,却站在门口没敢敲门。

      ……以云苏的功力,白珩上楼的时候就知晓了。

      现在更知道白珩就站在门外。

      她对那个女子对了对眼色,示意人来了。

      那女子眼神闪过嫉妒,却立马进入了状态。

      “呀,公子,别这样,才见面没多久呢”女子嗲声嗲气的。

      云苏:……这么刺激的吗?

      “咳咳那好,说正事,王姑娘,赎身这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可是等了好久了”云苏连忙挽救。

      只希望白珩不要很在意吧,其实白珩这些天一直来找她,她早就不生气了,毕竟是自家的任务目标,能忍就忍忍吧。

      但是怎么和好呢?

      云苏这个单身了九万年的老女人是不明白的,只好照着小三给的攻略指南做了,最快捷最省事的就是现在这个方法,具体名称好像叫“吃醋”。

      “别这样”?“赎身”?听着他们聊得越来越好,白珩攥了攥拳头,再也忍不住了,在他们快要拍板决定的时候,冲了进去。

      云苏正感慨着呢,毅力真好,在门外站了这么长时间,就听见门“哐”的一声被打开,再然后就是白珩眼睛通红的倔强模样。

      白珩一言不发,拉着云苏就走了,回到了自己的戏楼,一路上到自己的屋子里。

      他不说话,云苏也不知道说啥。

      直到白珩走进屋里坐下,云苏打着哈哈道:“那啥,你昨天没来看我,我就过来了”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贱?人家在门外守着得时候不搭理他,现在人家不来了又过来找人。

      云苏也不知道该咋说,于是讪讪的闭上了嘴。

      白珩冷笑一声:“来找我?来找我怎么跑到对面去了?”

      云苏下意识的想否认。

      可还没等到她开口,白珩就紧接着说“云将军,我自知是个戏子,不该惹您生气,可我若是有白珩这个名字,那我便是有尊严的”

      “这几天,我日日去您府门前受冷落,您可知这旁人是怎么说我的?”白珩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慢慢逼近云苏。

      “我回去便差遣下人去洗清谣言”云苏也慢步向后撤去。

      可不怪她怂,她飘荡了九万年,可真没见过气场这么强的女孩子。

      更没遇上过现在这种情况。

      “云将军,是我惹您生气不对,可我冒着他人辱毁的风险去求见您,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心软吧?”白珩仍不好说话。

      “那那你想怎么样?”云苏没办法了,她也没想到白珩会揪着一个地方不放啊。

      “接我回府”白珩顿了顿,补充道“你的府上”

      只顾着惊讶的云苏没看见白珩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和不带恶意的算计。

      其实,在云苏主动很他说话的时候,他心底的不爽就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只不过还有些郁闷。

      毕竟才开始是他惹云苏生气了,此后连见一面都是妄想。

      有什么资格管云苏的生活呢?

      更何况他疯的及时,云苏跟那个妓女还没有什么关系,她还主动同他说话了。

      这还有什么理由生气呢?刚才不过是因为云苏小心翼翼的样子很有趣,才忍不住逗逗她的。

      到现在还在撑着,早已撑不下去了,与其到时候当面笑出来,惹云苏不高兴,还不如趁早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