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爱春娇(种田)

      “然后我还去了沉雨的房间,找到了一个已经擦拭过的匕首。在床底下还找到了一张带血的帕子,所以我怀疑沉雨,她应该是对玉掌柜动手了。在她房中还有一张卖身契,上面落款是玉掌柜,我很想知道,玉掌柜买你回来是为了什么?”田灵儿将矛头指向沉雨。

      沉雨轻声道:“我本是京城第一花旦,后来得玉掌柜赏识,才有幸进入玉楼,他只想让我攀附上权贵,可以帮助他平步青云。”

      田灵儿哼了一声,“事情应该不是这么简单吧,我还在你房中翻到一些纸张,上面都写的玉掌柜的名字,每个都画上了大大的叉,你和玉掌柜应该有仇吧?在你书中还翻到一张画像,上面是一个中年女子,名为曼娘,她和你有什么关系?”

      “曼娘是我的养母,我所有的才能都是她教授给我的,她从前也是京城第一花旦。至于与掌柜,我是和他有仇,当年曼娘就是被他给毒死的,因为他想要得到曼娘手中的人脉,然后就想方设法的给曼娘施压,最后杀害了她!”沉雨的语气带着满满的恨意,声音还有些许的颤抖。

      田灵儿说完后,李文跟着开口道:“我去了萧墨的府上,他与玉掌柜也有些渊源,原来玉掌柜以前是宫里的太监,后来不知犯了什么事,被赶出宫,而后就开始了古董生意。而且萧墨还在调查他,我就想问问玉掌柜身上到底有什么?”

      “几年前,虎符失踪,我受皇上之命调查,前几日发现是在玉掌柜身上。”

      听后李文继续发问:“那你准备怎么拿回来?”

      “昨日酒局上我就问了他,没想到他装糊涂,概不承认。当时我也没想好,反正我也不急,他又跑不了。”

      李文:“然后我又去了药房,掌柜的说昨日有两个人来买过毒药,一种叫血止,此毒毒性甚强,另一种是雪落,吸入一小时毒发,燃烧时必须保证房间封闭,不然没有效果。我又问了掌柜,昨日来买毒药的是配着玉剑的男子,和一位拿着鞭子的姑娘。我猜测分别是莫剑和田灵儿。昨晚拍卖结束到八点,我、萧墨都和玉掌柜在一起,那个时候他还没死,所以他的死亡时间应该在八点以后。”

      沉雨想起了莫剑房中的那瓶药,点头补充道:“对,我去了莫剑的房间,他那里确实有血止,不过还没用。”

      “然后我还在他房中找到了昨日他那皱巴巴的衣服,上面还有一些青灰,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莫剑回答道:“昨天晚上去了玉楼,衣服应该是在翻墙的时候弄上的。”

      “那你此番去玉楼是要找什么东西吧?找到了吗?还有你昨日去找玉掌柜了吗?”沉雨对他的疑惑还挺大的,因为莫剑不是京城人,却来这里参加拍卖会,肯定是有什么企图。还有他那瓶毒,怎么想都觉得可疑。

      “昨日拍卖的东西中有莫家堡之物,所以昨晚会来打探一下是否完好无损。但是昨晚我并没有去找玉掌柜,因为我确实已经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最后一个证据。”沉雨朝满玉那边看了一眼,见她正含笑看着萧墨,沉雨有些疑惑,“你与满玉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在你衣服上找到属于女子的头发,还闻到一股玉楼独有的香脂味道。”

      莫剑见这件事瞒不下去了,就只好坦白道:“我喜欢满玉。昨天香味是不小心蹭上去的。”

      “莫家主一片情深却错付于人。”听到此处,田灵儿嗤笑道:“我还去了满玉房间,却发现她早已对萧王爷情根深种。不仅画着他的画像,还写了许许多多的情诗。所以满玉到底喜欢的是?”她将视线转到一旁。

      满玉淡淡笑道:“我心中还是喜欢萧王爷。”她转过头含情脉脉的看着萧墨,后者下意识的看了沉雨一眼,然后向旁边挪了挪,解释道:“我不知道她喜欢我。”

      沉雨有些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可解释的?知道也没什么啊。她没回萧墨的话,只是静静地听他们分析,这脸色放在萧墨眼里,就是生气了,他伸出手,扣了扣沉雨的手心,温声道:“我们真的没关系.....”

      ???什么情况?沉雨更觉得这人不正常了,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而且怎么还扣她的手心?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要是想跟她道歉,扣手心是最好的办法,这人好奇怪啊。

      “我没生气,你认真听分析吧。”沉雨轻声道,萧墨听后就将心放下了。

      “在夜市上,我们还听到一些消息,田家和莫家庄应该都和玉掌柜有仇吧,莫老庄主和田家之宝,其中渊源究竟为何?”

      莫剑:“当年我父亲中过一种毒药,不久后就驾鹤西去了,后来查清楚才知道那毒药就是从宫中流出的。朝廷想掌握莫家的财力,所以才用了这样卑劣的手段。父亲走后,莫家堡就一蹶不振,后来知道玉掌柜就是当年办此事的太监,我才想来问个清楚。结果还没问就死了。”

      田灵儿:“世人皆知田家有一宝物,名为火衣,穿上可以防刀剑刺杀,关键时刻可以保人性命。没想到此物竟然被人盗了,这几年一直都在查,也是这几日才知道藏在玉楼中。”

      所以现在莫剑的杀机就是为自己的父亲报仇,那他是真的没有动手吗?这样的话玉掌柜房中两种毒药又怎么解释呢?

      田灵儿的杀机就是找到火衣,并且她手上也有一种毒药,现在就看她是什么时候用的了。

      “雪落是你买的吧?你什么时候去的?”

      “我现在很确定我不是凶手,我昨天八点半来了玉楼,正好看见玉掌柜在和满玉说话,我就朝库房那边去了,正好就看见了莫剑,然后我们打了一架。回来之后就刚好看到满玉出来,玉掌柜也准备休息了。我大概等了半个小时,感觉他差不多睡熟了,我才进去放的毒烟。”

      说到这,田灵儿升高了音量,“雪落必须要封闭才会有效果,我很确定那个时候玉掌柜还没有受伤,但是尸体上却遍体鳞伤,这说明后面又有人进去了,要是通了空气,雪落也只能当做一种安眠药,毒不死人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