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爱夜蒲无删减

      “冲突就冲突,怕个鸟甚!”

      张横对张忠呵斥道:“既然是在咱们四方城,那就得硬气起来!如果在自己家门口都不能直起腰来,那就是主动让人家欺负到头上来!你敢后退一步,他们就能前进一步,一旦第一次做出让步,就很难在第二次不让步,最后就会锐气全失,成为被人骑在头上拉屎撒尿的孬种!”

      他对张忠道:“大丈夫行事,第一步一定不能走错,千万不可低头,有第一次认输,就有以后无数个认输!”

      张忠心中凛然:“是!少爷教训的是!”

      他是张横父亲留下的老人,对张横忠心耿耿,一直担心自家少爷做事太过嚣张而得罪人,觉得退一步才能海阔天空。

      今天被张横训斥了一番之后,心中豁然明白:“少爷是个宁折不弯的脾气,一向强横惯了,岂能向别人低头?如今又是在四方城内,自己家里,确实没有向别人示弱的道理!”

      他不再多想,退后之后,让家中仆人都散了开去,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张横用过早饭,有仆人前来汇报:“老爷,乡下的生猪送来了,您还要不要前去杀上一头?”

      张横为了保持心中杀气,基本上每天都会亲自宰杀一口猪,杀猪杀的多了,见血不晕,胆气自然也就壮大起来。

      在他的民团里,几乎每天都要来几个士兵到杀猪场里去宰杀生猪,一是肉铺生意大,整个四方城的生猪交易市场都被张横买断,而杀猪的人手不太够,只能从民团里调遣兵士前来协助,二是为了让兵士多多见血,培养杀生之气。

      这些士兵也不让他们白来,杀一次猪就可以有带走一副猪下水,对于民团的士兵们来说,这是一桩美差,不少人争抢着要前来帮忙。

      如今的殷朝已经到了日暮西山的地步,旱涝不断,蝗灾四起,不少灾民都扯旗子造反,就为了混口饭吃。

      就算是连云洲也不能幸免,每过三五年都得生出一场祸乱来,各地灾民聚集到一起,吃大户,杀贪官,抢抢粮食,强奸民女,这些饥民比土匪都要狠辣,饿急眼了,连人都吃。

      就连四方城也受过几次冲击,都是张横率领民团子弟以一敌百,八百精兵冲散几万饥民,诛杀饥民头领,这才让这些饥民散去。

      至于这些灾民去攻打别的城市,张横则有心无力,难以救援。

      他能保四方城一地平安,就已经尽了极大力量,别的城市自然有别的办法,这是朝廷需要操心的事情,与他一个民团教头没有半点关系。

      在此等情形下,四方城的百姓过的也不富裕,但总的来说,却要比别的州府要好的多,至不济没有饿死之人。

      灾荒之年,贫者愈贫,而富者愈富。

      即便是四方城的几个豪门世家吃的脑满肠肥,但在张横的压制下,就算是再不情愿,也得让出一部分利润来,给四方城百姓一条活路。

      但百姓也只是勉强能活而已,家里甚少荤腥,一两年也未必舍得吃上一口肉食。

      民团士兵都是从附近招揽而来,这些士兵如能参与屠宰生猪,那将会获得一副猪下水,另有赏钱一吊,足够这些贫家子弟一家人改善一次伙食了。

      军营之中伙食极好,基本上每天都保证有荤腥,这些士兵不缺肉食,可是家中贫寒之辈,却想着给家里带点吃的,是以每次屠宰场杀猪,都有兵士踊跃报名。

      后来为了公平起见,轮号排队杀猪,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屠宰场走一遭,有那家境好的自然不稀罕这个,便将名额让给家境差的。

      而这些参与杀猪的兵士,杀完猪之后,张横会给他们三天假期,提前发饷银,让他们与家人好好热闹一番。

      “生猪到了?”

      张横从屋内起身出门,哈哈笑道:“准备好一百吊钱,随我去杀猪见血!”

      他这屠宰场极大,一天能杀一百口猪,用来供应全城吃食,这点数量其实远远不够城内二十来万人的用度。

      是以城内还有别的屠户杀猪卖肉,但要每月交给张横一份例钱,张横称之为“检验费”和“摊位费”,只有检验猪肉合格了才让他们来卖。

      且说他来到南城西边空旷场地,只见场中已经有二十名兵士肃然站立,静静等待。

      在这二十名士兵身边则是十多名赤着上身的大汉,这些人是真正的屠夫,负责照料这些兵士,防止士兵杀猪杀不好,他们好前去补刀。

      在这些人的不远处,正有一口口黑猪被拴在板车上,发出震天价的嚎叫,有些猪吓得屎尿齐流,挣扎不休。

      “取我的围裙来!”

      张横来到场中,系上染血的围裙,习惯性的向腰间摸刀,却摸了一个空,这才想到,自己的牛耳尖刀已经送到了金铁匠那里,让他重新打造熔炼。

      当下随便从刀架上拿了一把杀猪刀,来到一口大黑猪旁边,随着他的靠近,那口大猪发出了一声闷哼,屎尿流出,软倒在地,竟而吓死了。

      “……”

      张横大为郁闷,伸手掐住这大猪的脖颈,将大猪拎起到旁边案板上:“这猪刚死,须得赶快放血,否则猪血凝滞体内,猪肉味道大坏,只能低价卖出了。”

      他将这猪放血吹气之后,扔给现场众人:“行了,都开始吧。老牛,记得把赏钱和饷银一会儿发给他们。”

      按照惯例,他杀猪之后,定会解下围裙,洗手走人,但此时虽然已经杀完猪,却并未洗手,而是径直向场外走去:“是哪位朋友在树林里?”

      在这屠宰场外有一片树林,那是杀猪场的一帮屠户和兵士在夏日乘凉之地,平日里玩耍切磋,也都在这林子里进行。

      见张横看向这树林,屠宰场内众人一愣,齐刷刷扭头,全都向林内看去。

      片刻之后,林内传来一声长笑:“都说四方城张横张元伯只是一个杀猪卖肉的屠夫,却没有想到五感六识这般敏锐,我只是呼吸稍微粗了一点,竟然就被你发现。嘿嘿,咱们相隔三十多丈,这点小动静都瞒不过你,果然是大隐隐于市,谁又会知道一个民团教头会有如此本领。”

      一名白衣青年从林中缓缓走出,手中折扇一挥,“唰”的一声打开,露出一个绘着美女与骷髅相依的扇面:“魔天宗石云义,见过张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