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一的视频聊天app是什么套路

      回到现实的历羽睁开双眼,下意识看了一眼历魁,小姑娘正挽着他的手环顾着四周,那副“我很凶”的表情无论在任何人眼里都是可爱到爆!

      看到自家哥哥醒了,历魁立刻收回了那个表情,转而变成了一个乖巧可爱的微笑,“哥哥你醒了?”

      从小看多了影视剧的孩子会拥有怎样的性格?

      历羽不知道,但是历羽知道自己的小孩被那些三无影视(演员无演技,编剧无能力,后期无资金。)给祸害成了会变脸的小孩子了……

      虽然会隐藏自己情绪这一点,对于跟在历羽身边的历魁来说是一件不错的事,但是历羽本人似乎很不想这样,因为会隐藏就代表不好骗…呸!不好教育了。

      “那个,小魁啊。以后千万不要再看一些不好的电视剧了,好吗?”

      历羽这唯唯诺诺,扭扭咧咧的语气,搞得阿撒托斯都有点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事实上他的确掉了一地。

      “うるさい!あなたのこのおばあさん。(吵死了!你这老太婆)。”

      可爱的童音说着刻进DNA里的话,说着历魁还把腿伸到桌子上,“まったく。私はこりごり。(真是的!我受够了。)”

      历魁说完这两句话,历羽整个人都懵了,‘这个台词,这个语气,这嚣张的动作……’

      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了,把腿放下,整个人扑进历羽怀里,“哥哥,刚才那两句话小魁学的像不像?从电视学的。那个电视还挺好看的。”

      ‘不行啊!早晚有一天小魁会拿着我的灵魂去赌博,然后去杀死会暂停时间的吸血鬼的!不行!我得掐灭这个苗头!’

      历羽平复一下心情,双手捧着历魁的脸说到,“小魁要是再学电视里面的人,自己的脸也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好可怕!小魁不要那样,太丑了!”

      对于爱美又不懂世事的小姑娘用这招对付一定有效,不过JOJO里面也有不少好看的,比如丽莎丽莎,那可是女神!

      正在历羽教育孩子时,这场列车上的考验也正是开始了。正在历羽教育孩子时,这场列车上的考验也正是开始了。

      此时一个长的不错的家伙走到历羽对座,一开口就是浓浓的道士味道,“这位道友,你觉得这场考试的本质是什么?”

      “什么考试啊?咱就是一本分的老百姓,想去帝都碰碰运气。”历羽不承认。

      “这样吗?在下唐突了。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请二位小心了。实在是遇到什么可怕的玩意记得找我们。在下叫陈涛。”

      说着陈涛道士还指着车厢最尾的三人,历羽看向那三人时,对方还点头示意。

      “好的,我明白了。”

      这句话说完,历羽又低头开始了教育,小姑娘倒是有些好奇地看来道士一眼,这种衣服她还没见过,不过好像有点熟悉。

      陈涛回到座位上,刚一坐下,三个同伴就问道,“怎么样?”

      显然刚才的对话只是个小小的试探,陈涛笑着回道,“只不过是个想去帝都的凡人而已,不需要担心。”

      说完陈涛有些惆怅,“就是不知道,我们的考试需不需要保护普通人,要是需要的话就比较难办了。”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他们对这场考试的要求一无所知……

      高铁驾驶室中,之前那个在车祸爆炸现场出现过的高大男人正悠闲地坐在驾驶座上,身旁是已经被断头的驾驶员和瑟瑟发抖的乘务人员。

      高大男人随意按着座位前的按钮,过了一会像是玩腻了,转头看着乘务员小姐姐笑道,“你觉得这辆车上有多少人可以到帝都呢?”

      恶魔!危险强大而迷人的恶魔!双腿已经发软的乘务员在平时可能会好好欣赏这个男人的笑容,不过现在她的内心只有恐惧,对未知,对力量的恐惧。

      本来就没想着可以得到答案的男人转过头去,“古往今来,有本事的人不少,不懂装懂的废物也不少,我的职责就是挑选有本事的,杀掉无能的。

      因此我总喜欢做些游戏!看着废物们在游戏里挣扎的样子,那总能使我心情愉悦那么一会。当然只有那么一会。”

      男人的手指一下又一下地敲击在椅子上,声音也是平静得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在和你一样大的年纪,可能比你还要小一点,那个时候,我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天才,直到我遇见了三个姓历的。他们使我相信天才这东西是真实存在的。”

      男人看了一眼手表,点点头道,“好吧!一不小心就说的多了一点,这辆车有几节车厢来着?”

      “十,十五节。”乘务员颤颤巍巍的说。

      “哦!”

      男人手指敲下,鲜血喷溅至整个驾驶室,完好的头颅和脖子一下被扭成麻花一样的身体形成对比,男人依旧一脸平静,“加上司机一共十五个人!刚刚好每一个车厢都有一个。”

      说完男人嘴里念着听不懂的语言,那语言不是人类可以发出的声音,那是一种共鸣,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共鸣。

      晦涩,扭曲的声音回荡在驾驶室中,声音可以扭曲吗?不知道,但我想那种声音只能用扭曲来形容,可能是我疯了吧!

      尸体在这扭曲的声音中开始变化。

      尸体在死亡后二十四小时内都有可能出现诈尸的情况,但这种绝对不是因为诈尸。

      你有见过在死亡后不到十分钟左右就已经巨人观的尸体吗?你有见过畸变出三只手,四条腿,重新站起来的尸体吗?你有见过扭成一团的肉块长出几根手指到处爬的玩意吗?

      这副场面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精神病人,可怕,疯狂,惊奇的怪物们几乎是在拥有行动能力的一瞬间就冲出驾驶室,就算和之前不同了,对杀死他们的男人的恐惧依旧没有消失,深深刻在灵魂里。

      随着最后一只长着八条长腿怪物爬出了驾驶室,男人停下口中不明的语言,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游戏开始了,给我点惊喜吧!”

      此时

      “小魁,你记住以后不能随便学电视里的动作,也不要学里面人说的话,还有就是…”

      正在教育小孩子的历羽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将一把匕首放到历魁的手里,“小魁,记得保护好自己!”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历羽站起身来,不止他一个人感知到了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这节车厢里和他同一时间站起来的人起码有三个!

      ‘这是【临渊者】专列吗?有能力的不少啊!’

      抛下心里的疑问,历羽拿着匕首对着车厢门,‘还没来吗?可是刚刚察觉到的时候已经很近了。’

      车厢里出现一种诡异的宁静,不知不觉恐惧已经蔓延上了车厢里每个人的内心……

      冷汗沿着历羽的脸颊流下,恐惧可不是看多了恐怖的电影和东西就会有抗性的。

      更何况现在是有个未知的东西在未知的地方准备对他们这些人发起攻击。

      最可怕的不是死亡和鬼神,而是对那些我们所不了解的未知力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