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婆婆

      廊道拐角另一边,又是一阵沉默。

      半晌过后,还是那个严肃的声音开口了:“殿下,您虽然习武,但是也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刘福制服,您手中一定有武器吧。”

      李承乾笑道:“没错,孤的刀子现在就抵在刘福的脖子上,你们但凡敢上前一步,孤就弄死他!”

      “好吧,看样子不管我们说什么,您都不会相信了。既然如此,刘福,为了联盟,你自裁吧!”

      “哈?”

      李承乾真想掏掏耳朵确认自己是不是耵聍太多了,自裁?什么意思?

      就在他震惊的时候,原本被他制住的刘福,忽然长舒一口气,本来自然下垂怕引起误会的双手顿时抬了起来,抓住李承乾的军刀,朝自己的脖子狠狠的扎了进去!

      滋!

      看着眼前窜出的血箭,李承乾惊呆了!

      谁能想到,被制服的时候还在尿裤子的人,在自杀的时候,居然如此的果断?

      看着趴倒在地,仍旧在不断抽搐的刘福,李承乾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满是血的双手。

      杀人了....

      虽然军刀是刘福自己捅进去的,但是....

      那一刀,甚至插断了颈部的大动脉,就算是在后世,不及时送医都会没命,更何况这是古代了。

      廊道拐角处,五个宦官紧靠外圈的墙壁,一小步一小步的走了过来,似乎是怕引起太子的误会。

      这个时候,李承乾居然没有心情去拔出刘福脖子上的军刀,用来拼命。

      一条鲜活的生命消逝在眼前,他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一个瘦高、年老的宦官,缓步走到刘福的面前,叹息一声,将军刀拔出来,推滑到了李承乾的脚下,然后又退了回去。

      每一步,他都尽可能的放慢动作,生怕引起误会,惊退太子。

      军刀插着,只会让刘福受更多的罪,如今军刀拔出来,殷红的血液顿时流了一地。本来还在抽搐的刘福,在又涌出几股血后,彻底没了生气。

      闻到那股血腥味,纵然是两世为人,李承乾依旧觉得自己的胃在不断的蠕动着,想要把中午吃下去的东西都吐出来。

      杀鸡杀鸭跟杀人的感觉,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那个拔出军刀的宦官,拜服于地:“太子殿下,老奴王晟,就职于掖庭宫,今日来东宫,确实有要事跟殿下商量,请殿下不要误会。”

      颤抖的手,指指已经不再抽搐的刘福,李承乾沙哑道:“这就是你们过来商量事的方式?就算孤一时不相信你们,你们就能主宰一个人的生死?他妈的,你们有没有想过刘福他愿不愿意死啊!”

      刚刚制住刘福的时候,从他尿裤子了来看,他必定是一个怕死的人。可就是这么个怕死的人,在王晟的命令下,硬是忘记了恐惧,自杀的没有一点犹豫。

      王晟叹息一声,站起身前行两步,双膝跪倒在地,对着刘福三叩首。

      每一下,都是郑重其事,额头磕在地上砰砰作响,没有一点掺假。

      随行在后面的几个宦官,也跟随着跪倒在地,一样郑重的叩首。

      抬起头后,王晟苦涩道:“看来方胜等人所说的不错,太子殿下是少有的、肯关心我等性命的皇族。没错,刘福是不愿意死,但是,在我们共同的联盟目标下,他又怎么会怜惜自己的命呢。莫说刘福,就算是老奴,该死的时候,也会毫不犹豫。殿下若是不信,大可将您的刀送过来,看看老奴自裁的时候,是否会眨眨眼睛!”

      看着王晟认真的没有一丝虚假的神色,李承乾居然发现自己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他自认不软不硬,如今遇到这么一群不要命的人,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后世的传销组织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洗脑倒是挺厉害,可是洗脑到让人不怕死,还是有点难的。

      且不说这群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单他们这副视死如归的精神,就足以让李承乾恐惧了。

      “起来吧,说说你们的目的,你们混进东宫,甚至不惜用人命证明清白,想必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吧!机会只有一次,怎么把握,那就是你们的事儿了。”

      见太子终于肯相信他们,王晟等人眉开眼笑。

      悲哀的看了刘福一眼,王晟挥挥手,那四个宦官点点头,就开始处理刘福的尸体。

      从怀里掏出一袋碎银子丢给动手的宦官,李承乾叹息道:“上午从宫女卯七的口中,孤得知,好多宫女宦官的下场跟奴隶一样,只能是乱葬岗。说到底他是因为孤而死,你们给他准备一副棺木吧,替孤多给他烧点纸钱。”

      捧着银子,宦官们排队跪倒在地,匍匐在地上亲吻了太子的鞋子,借此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刘福的尸体被抬走没多久,又有几个宦官拎着水桶抹布急匆匆的跑来,开始处理地面上的血迹。

      很明显,东宫里有不少宦官是那个什么联盟里面的人。

      迎向王晟期盼的目光,李承乾叹了一口气:“跟孤过来吧,宜春宫现在空闲着,是个谈话的好去处。”

      带着王晟,李承乾先是到厨房通知他们晚餐准备的丰盛点,随后才进了宜春宫。

      现在太子只有八岁,好多宫殿都是空闲着的,只有等他成年、大婚过后,这些空闲的宫殿才会被人住满。

      没人住的地方,就没有守卫。

      坐在宜春宫前的台阶上,李承乾指指旁边,淡然道:“坐吧。”

      虽然刘福的死,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是王晟等人的真诚,他也感受到了。

      只是,用一条人命换来的真诚,实在是重了些!

      王晟点点头,但是并没有跟李承乾坐在一起,而是刻意的坐到了李承乾脚下第二块的台阶上。

      几千年的封建规矩,不是他敢随便逾越的,哪怕当下只有他跟太子两个人,他也不敢跟太子坐在一个高度。

      这样说话,王晟还要扭着头,格外的别扭,但李承乾也不打算管了。

      “说说吧,你们的什么联盟到底是什么?你们来找孤,究竟是为了什么?还有,刘福明明那么怕死,为什么自杀的没有一点犹豫?难不成你们是什么宗教?”

      面对李承乾这一连串的问题,王晟耐心回答道:“禀告殿下,我等的联盟,名为卑贱者联盟,不是宗教,加入联盟中的,都是宫女、宦官。”

      “刘福之所以自杀的没有一点犹豫,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死是值得的。刚刚,就算您没有给钱,我们也会联系宫外的宫女宦官,将他风光大葬。”

      “至于我们来找您的目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