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重逢时

      王不死吃得很快,鸡骨头啃的也很干净,然后丢给了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旺财,。

      老不死一边吃着鸡,一边喝着酒,当然这酒的来历就不用多说,一直以来,老不死和王不死都把李保国家当成自己的家,有什么需要,尽可去拿,都是乡里乡亲的,也不用打招呼。

      一口鸡,一口酒。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王不死见状,不由得猜测,难道老不死又想上梁山当一回好汉,

      王不死劝道:“外公,你喝慢一点,这么快,会醉的”。

      “胡说,你啥时候见我喝醉过”老不死说道。

      酒是穿肠毒药,酒后乱性,酒后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但酒却又是疗伤的圣药,失恋的男女,被生活压迫的百姓,一醉可以解千愁。

      “我也没见你喝过几次酒啊”王不死嘟囔道,

      看着老不死,王不死接着好奇的问道:“外公,难道你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或者是你被甩了,失恋的,说是谁干的,我去为你报仇”。王不死的猜测是有依据的,这已经是一种常识,只有失恋的人才会大口喝酒,就像是喝白开水似的,就像把自己灌醉,然后博同情,而且最好还是边喝嘴角边往外冒,这样的效果更佳,也能骗取一些人的眼泪。至于这种意识的来源,自然是李小国家的电脑,情情爱爱,都是这样的。因此王不死怀疑老不死被人抛弃了,不用担心老不死的年纪,爱情不分国界,也不分年龄。

      “滚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子这么大的岁数了,哪还会玩谈恋爱那种游戏”老不死踢了一脚,再一次举起来酒瓶。

      “外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爱情是不分年纪的,只要你想,我绝对的支持你”王不死很是凝重的说道。

      老不死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那是一个乱世,人命如草芥,民不聊生,老不死本是江南望族,然而战乱四起,老不死也自己拉起来一支队伍,只是实力太低,没什么收获,于是就投到了当时朱熹洛手下大将王守义的麾下,因为老不死作战勇猛,很快就受到王守义的赏识,成了王守义的亲兵队长,而老不死也一生未娶,自己未曾见面的母亲,是老不死同袍的女儿,同袍再一次战役中牺牲,老不死不忍这孩子变成孤儿,就自己抚养,自己也就没有再娶妻生子,因此王不死很希望老不死能够给自己找一位外婆,让老不死尝一尝做男人的滋味,当然外婆的年纪也不能太大,老不死已经体力不行了,生活上只能是靠外婆。

      “去去去,越说越离谱”,老不死放下酒瓶,脸上已经泛红,估计也是害羞的,毕竟自己的初吻都还在呢,在篝火的映照之下,老不死的脸色更红了,不太恰当的比喻,真的跟猴屁股一样。

      看了看王不死,说道:“不死,明天我要下山,离开几天”。

      王不死一听很是开心,自己长这么大,下上的次数屈指可数,一听下山,王不死自然是喜出望外。

      “好嘞,整天呆在五户村,我早就想出去玩几天了,”王不死高兴道。

      “额,好吧,是自己没说清楚”老不死打断了王不死,解释道:“是我自己下山,你还要留在山上”。

      “啥,啥,啥”王不死不敢置信,虽不说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但老不死的自主能力还是很差的,十几年以来,没做过饭,洗过衣服,打扫卫生,就连上厕所也是经常性的忘记拿厕纸。这样的人离开自己能行嘛。

      “我说我自己下山”,老不死再一次重复道。

      “没有我你能行嘛,你可啥都不会”王不死很是担心的问道。

      “有舍不会的,”老不死说道。

      “你会啥?”王不死鄙视的看着老不死:“想吃鸡可没人帮你做”。

      老不死笑了,“我可以花钱买,小子你可不知道山下还有一种风流鸡的美食吧”。

      顾名思义,这鸡一定挺风流。

      “不行,我也要下山”王不死说道,风流鸡自己也想尝一尝。

      “不行,我是去办正事,少则三五月就回去”老不死劝道。

      “那多了呢”王不死担心的问道。

      老不死考虑一番说道,“嗯,多了我可能就回不来了”。

      “老头,你这是在逗我玩呢”。王不死满不乐意。

      “我说的是真的,只要下山,事情办成,我保证你以后可以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嗯,吃香的就行,喝辣的就算了,喝酒容易早,泄”。王不死正然的说道。

      老不死满头黑线,:“好,吃香的也成,想吃啥鸡有啥鸡,吃一只丢一只都成”。

      “汪汪”听到自家主子这么土豪,旺财也不满了,丢了干啥,给自己吃不行嘛。

      老不死把吃完的鸡骨头丢给旺财,笑呵呵的说道:“好好,少不了你的。”

      旺财听完,屁颠屁颠的含着鸡骨头跑进了自己的狗窝。

      “那我也要去,”王不死第一次这么坚持,自己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人家是会害怕的。

      “不行,我不是去玩,是去办正事”果真酒不是什么好东西,老不死现在就有些大舌头了,

      “办什么正事”。

      老不死眼神迷离,看着王不死,王不死不由得身体后退了一步,看眼神很不友善,王不死很担心老不死会酒后乱性。

      好在,老不死还有些意识,说道:“不死,你可知道,你也是有爹娘的”。

      “废话”王不死满头黑线,这是常识好不好,石头缝是生不出孩子的。

      “我这一次下山就是去你爹家”老不死闭上了眼睛,摸了摸脑袋,酒劲上头了。

      王不死一听很是惊喜,没想到自己未曾见面的老爹还有家,这样挺好,子承父业,自己也算是有宅子的人了。只是不知道自己老爹的房子多大,是三进三出,还是五进五出的,最好是那种三室两厅,还带两厕所的那种,当然不要太小了,不然儿媳妇不好找。

      “我爹呢”王不死问道。

      “你妈她死了”说完,老不死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说的是我爹”,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对孩子的疼爱是无私的,而子不嫌母丑,对待母亲,孩子的感情也是最真的,听到自己的母亲已经不在人世,王不死心中还是有些感触的,只是仅仅是一点,对一个没有见过面,从来没有一起生活过的人,能有多少感情,难道自己还要嗷嗷大哭,装出悲惨心痛的模样,这样的人会很假。

      “你爹,他,你爹他,,,”老不死的大舌头又开始了,

      突然老不死睁开眼睛,瞪着王不死说道:“记得多给我带几只烤鸡,多加一点盐,耐放”。

      “我说我爹呢,”王不死不得不大一点声音问道。

      “你爹,你爹,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妈”扑通,老不死倒地了。

      王不死满是嫌弃的看着老不死,嘴中喃喃道:“不会喝酒,还学人家喝酒”。

      见老不死躺在地上,王不死也问不出什么,不过从老不死的话中,自己的爹应该还是健在的。最不好的结果,也就是走丢了而已。

      喝多了的老不死并没有放出豪言壮语,:“我,我还要喝”。

      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王不死见状只能是把老不死抱起,丢到了床上,为老不死擦干净嘴上的油渍。

      出了门,把火浇灭,山里杂草树木比较多,会引起火灾的。

      王不死打了一个嗝,嘴中自言自语道:“又是吃了一个半饱”。

      然后王不死就出了门,老不死明天要走,烤鸡是必须多带几只的,不然,王不死很担心,自己的老爹还没有找到,老不死就饿死了,

      旺财见状,嘴中含着鸡骨头也跟着王不死出了门,果真有了家的狗,也是知道顾着家的,哪怕自己在山上吃着鸡骨头,还是会想着山下的大黄狗和那几个狗崽子。自己吃肉,总不能让自己的家人天天吃素。

      王不死走得很快,毕竟昨天晚上还来过一次,因为这一次王不死需要的鸡比较多,所以还带了麻袋。

      来到院墙前,仔细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嗯,这个点,李保国应该还在忙着,于是王不死一个起身,越到墙头,随后旺财跟上,就跑到大黄狗的身边,把鸡骨头丢给了那帮狗崽子,汪汪几声,仿佛是在说:“老子有的吃,自然少不了你们的”,大黄狗满是崇拜,俩狗眼放着光。自己主子家也是不常吃鸡的,只有上面有领导下来考察时,李保国才舍得杀只鸡,对于这么有能力的丈夫,大黄狗还能说些什么,自然是死心塌地。

      王不死也没有犹豫。小心的跑到楼后,今天赶时间,也就没去爬楼,走进鸡窝。

      又见到杀神,鸡们胆寒了,身体一个劲的往后缩,王不死笑呵呵的看着这群傻鸡,说道:“不要躲了,你们今天谁也逃不了”。

      能活一秒是一秒,虽知是死,但鸡们还是一个劲的往墙角缩,为了防止夜长梦多,王不死的速度很快,一手一个,迅速掐断了鸡的脖子。

      有过抓鸡经历的人,都知道,鸡多的时候很好抓,但是鸡窝里只有两三只鸡,抓起来就麻烦不少。不过在王不死身上,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毕竟人家是专业的,专业吃鸡,也专业抓鸡。

      很快一窝鸡,就变成了一窝死鸡。

      李家大宅还是灯火通明,屋里传出的声音,我们可以猜测,今晚的里正还是会很辛苦,因为里面至少有两位女人的声音。

      王不死招呼旺财,只见旺财幽怨的看着王不死,因为王不死抓鸡的速度很快,旺财还没开始呢,毕竟下山不容易,旺财也不想就这么离开。

      王不死很懂旺财此时此刻的心情,于是说道:“我先回去,你也快点”。然后背着鸡,翻过院墙,向着山上跑去。

      同样的程序,拔毛剥皮。把鸡洗净,然后用盐水浸泡,王不死开始生火,烤鸡。

      又回到屋里把老不死的衣服都洗了洗,好在现在的天气很热,一夜衣服也能晒干。忙完之后,王不死靠着火堆假寐。

      待鸡烤熟,然后用树叶包起。用一包裹包起来。

      接着就是收拾衣服,还在大家都挺穷的,外面的东西都挺贵的,能省则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