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t∨青柠下载

      当前故事线介入,将会产生0.1%的世界干涉值,是否介入?

      一段无比熟悉地电子播报声,在萧逸的脑中炸响。可他麻木的双目并不为此所动,而是低下头来,从地上的纸盒里又拿出一瓶啤酒,一边喝着一边走回到垃圾桶旁边躺下。

      而那还爬在7楼墙壁上的侦查电子蜘蛛,很快爬回到萧毅的身边,收回了6只触角,变成了一颗有拇指大小的黑色金属球,缩回到了萧逸的袖口里。

      此时楼上7楼包间里,白诗雅跟段羽的火药味儿越来越浓。

      房间里那几个飞车党,也是浑身难受,说实话,这两个神他们这些小人物都惹不起。

      但奈何他们几个是段家的人,如果把段少爷丢在这里回去,金爷绝对饶不了他们哥几个!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打破了这种可怕的僵局。

      “您好,您点的酒”

      “进来”,白诗雅双眸狠狠的瞪着段羽,头也不回地说。

      “撕——”,酒吧里负责送酒的包间服务员,一进来就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缓过神来定眼一看,白总经理在这里,于是赶忙调整状态,把酒放到了玻璃桌上,微微鞠躬点头道:“白总”。

      “嗯,你出去吧”,白诗雅收回瞪着段羽的眸光,微微侧头对着服务员吩咐说。

      “给你一个消息,这事就这么结了”

      等到服务员刚刚关上门时,白诗雅就把目光转回到段羽的身上,冷冷地道。

      “什么消息?”,坐在沙发上,双手展开翘着二郎腿的段羽,不由的眉头皱了皱,反问道。

      “哼,燕京秦家”,白诗雅双手抱胸,撇了一眼那几个飞车党,皮笑肉不笑的回答说。

      “…………”,段羽沉默的与白诗雅对视了片刻。就转头对着几个飞车党吩咐道:“出去”。

      顿时这几个飞车党如临大赦,一溜烟的全跑了。

      “说吧”,见那几个手下都出去了,段羽端起桌上的红酒摇了摇,看着杯中的红色液体淡淡地道。

      “非绿宾奎松城监狱”,白诗雅想都没想的直接回答道。

      “……”,段羽放下手中的红酒杯死死地盯着白诗雅的双眸。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的对抗。

      两人都出生于名门望族,有些事情不需要细说,庞大的信息量就会在他们的脑子里汇聚,所以对于他们俩这种背景的人来说,消息远大于金钱。

      燕京秦家,华朝十大家族排行第三,祖上是靠畜牧业发家的,据说已有300年历史,后来加入了太祖,负责后勤这一块。

      本来已经是身居高位,结果遇到了闻革,遭了重大牵连,不得已跑到了西北地区重操旧业,直到很久之后,伟人的出现才活出了点苗头。

      奎松城监狱,世界五大臭名昭著的监狱之一,原定是关押8000人,后因为天降狠人非王的出现,直接超载关了几十万人

      这都还不是这个监狱臭名昭著的原因,真正让这个监狱臭名昭著的关键是,只要被关进这个监狱等同于死刑。

      因为这个监狱,几乎是一座孤岛,外面的狱警也好还是其他警察也好,根本不会管里面的事情,连最起码的供水供电供食物一点都不给,全部切断,让里面的犯人自生自灭。

      如果你敢跑出来,5公里的地雷区让你明白什么叫仙人跳!

      当然你认为跑出这5公里就安全了,就大错特错了

      外圈还有数十公里的警戒圈,拥有178支重机枪,1000名武装到牙齿的职业军人,两架轻型侦察机,一架阿帕奇武装重型直升机,六具12.8口径的防空炮,十辆轻型六轮装甲车,5辆重型履带式装甲车,哦,对了,还有两辆米国淘汰下来的M1早期型号的坦克。

      就这配置,还属于tmd日常配置,另外一个配置是应急化配置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一倍,并且凡是遇到或者发现逃跑的犯人,格杀勿论。

      再加上非绿宾这个国家有先杀人后报告的老传统,这个监狱简直比地狱还地狱,所以才位列世界五大最臭名昭著的监狱之一。

      特别是前不久,非王还加强了这个监狱,加装了地层测绘仪器24小时开机

      已经相当丧心病狂了。

      哈哈

      “有点意思!”,段羽想了很久,终于露出笑容,笑了笑。

      接着他从沙发上起身,整理了一下西装,捋了捋领带,拿起旁边的夹包,抽出一张支票签上名字放在了玻璃桌上。

      临走前,在白诗雅侧边停顿了下来,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诗雅,冒犯了,不好意思,这钱就当我挂个名”,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白思雅转身,看着包间的出口,神情阴晴不定。

      段羽刚才那番话,也代表着赛马场那件事结束了,同时也是为了大家面子上好看一点,段羽就在这家酒吧挂个名字。

      也就是说,以后这家酒吧在这条街上,更是无人敢动了。

      要知道段羽这个人,睚眦必报,从不过夜,同时也有一个优点,说到做到。

      想到这些,白诗雅松了一口气。微微摇头,不再想今晚这件事情,走到玻璃桌旁,拿起支票看了看,直接愣住!

      憋了很长时间才开口道:“好大的口气!一千万只挂个名而已,他爹不会是被架空了吧?这段羽平时不怎么露头,今日接触下来……搞不好以后也是个人物喽!”

      噗嗤

      咯咯咯

      白诗雅忍不住掩嘴轻笑了起来。而后拿着支票当成扇子,扇了扇,一边扇着一边想。

      楼下大厅里,段羽双手插在裤兜里,走路之间尽显霸气,再加上身旁两侧那几个飞车党

      活脱脱一副跨少模样儿。

      可正当段羽要上车的时候,他突然有了一个久违的感觉,于是他又从车子里钻了出来,眉头紧锁。

      微微抬手示意了一下司机不要过来,他就循着这感觉绕到了这酒吧的后面。

      那几个飞车党和司机也是你看我我看你有些不明少爷是怎么了?于是也只好跟上前去。

      此时几个飞车党跟司机,就见少爷站在一个垃圾桶的前面,垃圾桶的旁边还半躺着,一个流浪汉,一边喝着酒,也同样抬着头望着少爷。

      飞车党和司机一起跑了过去。

      “你们,滚!!!”,段羽头也不回的举起一只手指向司机和飞车党们,蕴含无尽怒气的吼道。

      “这……”

      “我说了让你们滚——”

      “可是……少爷!”

      “还要让我重复一遍吗?!”

      “好好好,少爷我们这就走”,司机见情况有些不对劲,赶忙拉着几个飞车党一边点头一边撤。

      “萧逸,你这个杂碎!!!”,段羽咆哮着伸手揪住萧逸的衣领将其拎了起来,几乎两人的脸都要贴在一起了。

      此时萧逸绝望中透露着微笑,而段羽已经愤怒的眼中充满了血丝。

      酒吧有几个大胆的保安,也偷偷摸摸的在不远处厨房的窗户缝里偷看这边。

      令这几个保安最为诧异的是,这个战斗力爆表的流浪汉,竟然被这个斯斯文文的西装男打的不还手。

      接下来更恐怖的是,这个西装男竟然能一拳把墙都打出一个洞!

      这是什么恐怖的力道?这他妈简直是反人类好吧!要知道那可是钢筋混凝土,竟然一拳就被这个斯文男给直接击穿!!

      而且被击穿的洞组有一个汽车轮胎大小,连里面的钢筋都被裸露出来弯曲振飞!!

      “萧逸你个杂碎!回答我!!你为什么要杀死宁?!!!”,段羽一边挥下拳头,一边咆哮着质问道。

      听到这最后一句话,萧逸早已涣散的眼瞳又聚焦了起来,瞬间变得非常的惊恐:“不!我没有!!不是……”话还没说完。

      警告!

      警告!

      检测到位面使徒交战,导致干涉值增长50%,现已启动位面自我保护机制

      数道不断的电子播报声在两人的脑中炸响,两人的动作顿时戛然而止。

      仿佛就像时空静止了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